不是写手,所以说也不是太太。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极东主吃耀菊,不拆。

喜欢瑞金和雷安。

极端的cp洁癖。

头像截自sm27908677

【米英】大雨

cp/米英



这该死的雨。


亚瑟把公文包举在头顶上,踩着水凼,停在了公交车站的雨棚下,他的裤脚上多了不少泥印,在黑色中显得格外起眼。


旁边的人开始叽叽喳喳地讨论起这场雨,与其说是讨论,不如说是咒骂。突如其来的大雨似乎是想要吞没这座城市,一颗一颗的雨滴打在地面上,溅起的水花让亚瑟不得不往后退了退。他看上去镇静极了,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心里却是用尽嘲讽的语言问候了这场雨的所有亲戚朋友。


这雨来得真不是时候,身边的人的大嗓门让他感到烦躁,他也痛恨着自己薄弱的身子,毫不夸张地说,这场大雨足以让他在床上毫无知觉地躺一个星期。


你对一个不喜人际交往的作家的身体素质还能抱什么希望?


亚瑟往手心呼了一口气,再跺了跺脚,以此加快血液循环,这样的动作一直以来在他心目中都是愚蠢的,好在他现在看见了一个更加白痴的行为,一个年轻人正在对着这场雨笑。亚瑟小心翼翼地往他的方向瞄了几眼,灿金色的头发在一片黑暗和白光中有些刺眼,身上穿的黑色大衣应该价值不菲,似乎还哼着什么歌,亚瑟不自觉地往他的方向挪了挪,那人似乎是有什么魔力一般,散发出了一点点的热量。


“这雨还没有他们口中的那么糟糕。”


是美国口音,亚瑟在意识到那是对他说的后才停停顿顿地嗯哼了几声,和陌生人搭话,那不在他的预料范围内。


“看来你也没有带伞。”


亚瑟低着头下意识地答应了一声,但对方却是不依不饶起来,亚瑟猜测他想要打开一个话匣子,没准自己如果显示出不耐烦的表情对方就会放弃,亚瑟这么做了。他故意拿出手机不停地刷推特,或者是皱着眉搔搔头,更加明显的是他会翻白眼或者直接用手把耳朵捂上。


再怎么不会察言观色的人也能明白他的心情了吧?亚瑟错了,而且错得离谱,那个美国人几乎完全无视了这场雨,越讲越起劲,他的声音压住了雨和人群的声音。亚瑟实在是有些忍无可忍,干脆直接用冻得通红的双手拍在了他的脸上,“先生,如果您可以闭一会儿嘴的话我会非常荣幸的。”他发觉自己的嗓子变得有些沙哑,那么他的行为也可以用感冒给他带来的不舒服来解释。


“你的手可真冰,我是阿尔弗雷德·琼斯。”阿尔弗雷德强制性地握着他的手揣进了衣服的兜里。阿尔弗雷德的怪力让亚瑟瞠目结舌,虽然很暖和,可是这姿势有些太别扭了吧。


“琼斯先生,您可别指望我会把自己的姓名说给一个陌生人听。”亚瑟带着满满的怨念没好气地说,“我可不是笨蛋。”


雨一点儿也没有变小,现在的情况可以说雨滴都是砸下来的,亚瑟几乎有些绝望,一是这雨没有停止的打算,二是他使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没能从阿尔弗雷德的手里挣脱出来。


车站的人在逐渐消失,离家近些的直接冒着大雨冲出去,其他人也就直接打了出租车,亚瑟则被阿尔弗雷德活活地拴在了这里。安静了些,亚瑟也就没那么多怨念了,阿尔弗雷德确确实实地给了他些许安心,但他也没打算就在这儿一直躲着。


“好吧,上帝,饶了我吧,我还得回家码字。”亚瑟认为既然自己无法拿出自己的手,那就直接这样把阿尔弗雷德给拖走吧。啊哦,可惜,亚瑟的如意算盘又被阿尔弗雷德的不可思议给掀翻了,亚瑟是个男人,而且是个有不少力气的男人,而现在他甚至不能让阿尔弗雷德动一下,“我的上帝,琼斯你他妈平时都吃了些什么?”亚瑟不喜欢在陌生人面前说脏话,不过就现在而言,或许是感冒病毒在作祟,也可能是他对阿尔弗雷德的愤怒和无可奈何,总之这条原则被打破了。


“汉堡、薯条、可乐、冰…不,我不应该说话的,你的嗓子现在一定很痛。”


“嗯…好,好吧,不过我现在必须得回去,”亚瑟现在才注意到自己的嗓子不光是沙哑得像信号不良的收音机的声音,更是像有千万根针在扎和蚂蚁在爬一样难受,他有点怀疑自己能不能好好地把一句话说明白,“我,我还有,咳,工作。”


阿尔弗雷德说不上来理由,反正他就是对面前这个有着杂乱头发和绿眼睛的人有好感,而现在他震惊于对方固执又古怪的性格,那简直就像是一个老头子,“…嗯,我发誓如果你现在冲出去,你一定会生一场大病。”


“那恭喜你说对了。”身体不好且怕冷一直以来都是会让亚瑟感到自卑的事情。


总之,现在的局面是公交车迟迟不来,亚瑟和阿尔弗雷德尴尬地站在公交车站,抱歉错了,尴尬的人只有亚瑟,饱含热情与希望的小伙子心情一直不错。


“亚瑟·柯克兰。”


“嗯?”


“我是说我的名字。”亚瑟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反正他都要和阿尔弗雷德站在这里等雨停,“别,别误会,既然你都告诉了我你的名字,如果我不告诉你的话那不是显得我很没有礼貌。”


“我很开心。”


“我看你一直都,挺开心的。”


“现在更开心了。”


“那你能让我走了吗。”


阿尔弗雷德侧过脸好让他能与亚瑟的眼睛进行对视,“英雄是不会让你生病的。”


亚瑟不自然地别过脸,阿尔弗雷德认真过头的神情让他有些懵,“喂…不,不要这么严肃嘛。”


“这样是为了让你意识到身体健康的重要性。”


雨似乎是小了一些,阿尔弗雷德看了看手表,嘀嗒嘀嗒的声音渐渐能被听清楚,亚瑟凑了过来,他手机没电了,手表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摔坏了,还听说公司的总裁要换成一个刚刚大学毕业四年的小鬼,真是倒霉的一天。


“看样子公交车是来不成了。”阿尔弗雷德的语气听上去像是可惜,而亚瑟却觉得里面参杂了一丝高兴。


“那我还是跑回去算了。”趁着阿尔弗雷德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亚瑟用力往前走,可还是被阿尔弗雷德拽了回去。


“妈的琼斯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能放我走。”


“我有司机来接我,一起吧。”


“不…额…那个,麻烦你还是不好,我还是走回去吧。”


“柯克兰作家,难道你要违背上级的命令吗?”不知道亚瑟从哪里听说过长期戴眼镜的人都太过于精明,现在他怕是体会到了这一点,“是呀,我就是你们公司新上任的总裁,多多指教。”


从那以后,亚瑟上班时的工作量莫名减少,阿尔弗雷德常常用各种各样的理由跑来缠着他,办公桌上出现的可能会是一张画了笑脸的便签,也可能是一份便当,巧克力,懒人毯,总之是各种各样的东西,你能想到的,你不能想到的,越到后面东西越是奇怪,一开始还只是咖啡红茶什么的,后来就变成了玫瑰花,怀表。


“眉…眉毛,你最近犯桃花了?”公司里的中国人走过来趴在亚瑟办公桌的一边。


“哈哈…好吧,该死的阿尔弗雷德,让我看看这次你送的是什么。”


“亚——瑟!!亚瑟亚瑟亚瑟!”阿尔弗雷德急匆匆地从电梯里跑出来,额前的刘海散落着,唯一不变的那撮直立着的头发,“等等等等等...我是说,等等...”


从脖子一直红到耳朵,亚瑟整个人都不停颤抖着,这个东西该说是惊喜呢还是惊吓呢。


戒指什么的。


最终还是王耀的笑声打破了这冒着粉红泡泡的气氛,“噗哈哈,阿尔弗雷德,你真是厉害,居然打算直接结婚吗。不行了,哈哈哈哈哈!”王耀捂住嘴巴,笑声却是完全没有被挡住,“天哪哈哈哈!现在真是搞不懂你们年轻人!得得得,你们聊着,我走了。”


“不不不不不亚蒂,你听我解释好吧,你你你你你先听,先听我解释。”阿尔弗雷德低着头不停地抓着头发,不时地咬一下唇。


“啊啊啊啊!阿尔弗雷德你在崩溃什么啊!!我我我我我都还没有崩溃!”亚瑟站起来撑着桌子,他承认自己挺喜欢阿尔弗雷德的,挺喜欢的,挺喜欢的!?“你你你你你让我思思思思思考一下…”


阿尔弗雷德本来是想解释那枚戒指是下个月送他的时候顺便告白的,不过既然亚瑟现在在考虑,那就忐忑着准备接受亚瑟的回应吧。


一秒一秒一秒,就连一秒都那么漫长。


“好了好了,亚瑟,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好了,要么先和我谈恋爱过后再结婚,要么等会儿就决定一个日子结婚,其余的反对意见一律不接受!”


“笨笨笨笨蛋!那那那那就先谈恋爱吧!”


爱情就像是突如其来的大雨,鬼都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就来了。


【END】

评论(12)
热度(57)
  1. 推荐了此文字
  2. .nosdn.127.net/avaimg/沉迷有伙 <粒0957695s= 3:1
  • .nosdn.127.net/avaimg/沉迷有伙 <粒0957695s= 3:1 沉迷有伙 <粒om/" ass="avatar" src="http://imgsize.ph.126.net/?imgurl=http://avaimg.nosdn.127.net/avaimg/OUl1eHNQb0lhTTF5TnRoSjRWeTyZWhyZWhiv>.nosdn.127.net/avaimg/沉迷有伙 <粒0957695s= 3:1 a href="http://baisehuashu.lofter.com/" title="∑喝杯红茶冷eugest106.lofter.c0PgEQuAVUSYvxCBAK1ivW谔家3102d> 37/11
  • .nosdn.127.net/avaimg/沉迷有伙 <粒0957695s= 3:1 沉迷有伙 <粒om/" 3:22"> ∑喝杯红茶冷eWRtS0Z5ZXRUeXYzNi9VSzNdl!!window.notes_inserted) { notes_inserted(); }
  • moli9617pBCoWG34T00G-UZ-vmSpAャスミbr 茉br 0957695s=2JR5 ジャスミbr 茉br om/" ass="avatar" src="http://imgsize.ph.126.net/?imgurl=http://avaimg.nosdn.127.net/avaimg/OUl1eHNQb0lhTTF5TnRoSjRWeTomega1027pBCoWG34T00G-UZ-vmSpA銀鈴OmegaΩ0957695s=27:0lndWh2K3h1dz09.jpg_16x16x0.jpg"> euges活的猫...uprkQS_zkWdkX7rEnTGJ_ nameim22 372555/26_144欢此文字
  • =htonuqix.nosdn.127.net/avaimg/痙请女七/" 0957695s=20:a href="http://xing0929.lofter.com/" title="希望研可以早点领euges活的猫...OHRkzDo_uBIWVEAEp40Fc nameim21991img1">58354欢此文字
  • =htonuqix.nosdn.127.net/avaimg/痙请女七/" 0957695s=20:a hr痙请女七/" om/" title="soko陌阿7D斛aolassss="act7D斛a2gke"3p he095769509.pngss="action">
  • 36.ndiu猫1412 推荐了此文字
    gramuimiWhymgly6x16x0.jpg"> ∑喝杯红茶冷WFloSXJZTVppNzhXSGF5R1RFajfol
  • ∑喝杯红茶冷le=RWUZFaXJEQ0JCR1VSUFB1dGlBZ此文字
  • 582欢此文字
  • 2st<52=981459864797703.jpg_沵095769509.1:5lndWh2K3h1dz09.jpg_16x16x0.jpg"> 29 23:22">∑喝杯红茶冷VzhuV2NhakNnZ0FFZE9WQnlacUtkQ!win
  • lass>你095769509.1:36s="action"> ∑喝杯红茶冷SGtr- 0sRGtLRTZ4NjFXbDN3Z2I3Q!winjp>花生月落 很喜欢此文字
    lass>你095769509.1:36s=诸吘呀lass>你om/" title="soko陌阿7D斛aolassss="act7D斛a2gke"3p ∑喝杯红茶冷VC9COGhJNiv dE5BQkQ3T0RLMWM(!!win
  • ymgl191=981459864797703.jpg_蒲
  • 希望NEJSNjM2Ykh6RTBhSkFiUmtLRDh0Z
  • 希望Tnd3Z0dlK1JQcnpPSVVBV3drekta!!window.notes_inserted) { notes_inserted(); }
      eug/U1VRNUVmbWt5dm9iQzVtd1hoUm4zIQjRCL2QyYWtVRXlMc0VYM25XWmtsdEVIRXVYTGVRPT0推_16x16x0推荐了此文字
      1g.n7118631981459864797703.jpg_b 9576952emht5 hrb om/" title="soko陌阿7D斛aolassss="act7D斛a2gke"3p ∑喝杯eug/U1VRNUVmbWt5dm9iQzVtd1hoUm4zIQjRCL2QyYWtVRXlMc0VYM25XWmtsdEVIRXVYTGVRPT0推_16x16x0推荐了此文字
      1g.n7118631981459864797703.jpg_b 9576952emht5 hrb om/" ass="avatar" src="http://imgsize.ph.126.net/?imgurl=http://avaimg.nosdn.127.net/avaimg/OUl1eHNQb0lhTTF5TnRoSjRWeT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981459864797703.jpg_柒幼白“ 9576952emht48s="action">
      ∑喝杯29 23:/M3lBVUYyM01XNFZvK2JUMGZXckZD光替你疗伤 很喜欢此文字
    1. ∑喝杯红茶冷M0dVMXFycEtOY0lzQVF2cjNINXlv 23:50">花生月落 很喜欢此文字
    2. ∑喝杯29 23:/eWErZmlzY2owazNqUU5obDhhWFR4Q!win
    3. ∑喝杯29 23:/MFlSeVJmZzhUZjYrRU1RazkxNis1Q!win
    4. ∑喝杯29 23:/Ym8yZklKOC9mYUI1ZUNmWnhqaFlXl
    5. 加轀ass - 10/0月src="http://ist/1ument.getEllul mt" hret Ac-borgn:casser;"_inserteemov="boxquest(); _="coainer } 查乎阿om/"月src="htt
      1. LOFTERom/",要sravatarsravatarsnotes= typ t Ac/j29 notes= } MLHt> Ta
        585212345.js" "notes=mor t; media='noteen' typ 't Ac/css'e; l='n _e sheet'么re_notes_.bstq.s6nd();rsc/css/thcla/r/n:8ppbacg_16&lmin.css?0.nd'/>tnotes= typ 't Ac/j29 notes=' s%B3re_notes_.bstq.s6nd();rsc/js/thcla/r/n:8ppbacg_16&lmin.js?0.15'"notes=mtnotes= typ 't Ac/j29 notes='>P('9814.w.g').z09tifraPbacgS16&(} else { body,{});notes=mortnotes= typ 't Ac/j29 notes='>Microson:8p">MicrosoThcla {'ImfraPrmovc ': :'© ve-usuk.l'};notes=m tnotes= s%B3%E8%8B%Bl.bstq.s6nd();rsc/js/thcla on.js?0.> typ t Ac/j29 notes= "notes=m tnotes= s%B3%E8%8B%Banalytics.1im. /lass.js" typ t Ac/j29 notes= notes=mtnotes=>_lass_nacc '9814er';try{neteanewrackere_n}catch(e){}notes=m tnotes=>MLHt_gaq _gaq r=2[];_gaq.push(['_aaaAccount morUA-31007899-1'],['_aaaLocalGifPath mor/UA-31007899-1/__utm.gif'],['_aaaLocalRaditeSerngrM=4)']);_gaq.push(['_aaaDomainName mor9814598647']);_gaq.push(['_trackifraview']);(yId('notes { MLHtga } else { ote v class('notiptaultga.typ 't Ac/j29 notes='ltga.asy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