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手,所以说也不是太太。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极东主吃耀菊,不拆。

喜欢瑞金和雷安。

极端的cp洁癖。

头像截自sm27908677

【米英】当标题君死了吧

#cp/米英


 

 

我发觉有两个学生最近有些不对劲。

  

 

啊啊,如你所见,就是那个粗眉毛绿眼睛的家伙还有旁边那个金发蓝眼只会傻笑的英雄。他们俩,最近可谓是反常至极。理应来说我仅仅只作为一个代课老师不用管他们那么多,但是他们的行为动作太引人注目了。

 

 

一年前我来到这儿代课,亚瑟和阿尔自然是给我印象最深的两个学生,姑且先不说外貌,亚瑟的彬彬有礼和为人处事都难以让我对于他学生的身份信服,偏偏是这样一个成熟得堪比老年人的小伙子,每次都忍不住涨红着脸对阿尔弗雷德炸毛,至于原因?无非是什么“别吃那么多垃圾食品!”“你不要说出那么不切实际的话!”“笨蛋英雄不要干那么危险的事!”

 

 

你让我该怎么吐槽?再说说阿尔弗雷德,特别典型的美国年轻人,热爱超级英雄,热爱漫画和游戏,热爱垃圾食品,热爱运动,他简直就是美国人的缩影。聪明是聪明,就是情商低了点,完全看不懂气氛说话,特别是看见亚瑟和其他人在一起的时候,他总会走上去笑嘻嘻地插上几句无关紧要的话,不论事情严肃与否,他似乎致力于把气氛带入高潮或是零度,然后随便找个事情把炸毛的亚瑟带走。

 

 

偏偏是这两个日常打闹的人,最近一句话都不说,在走廊里看到对方也只是擦身而过,甚至明显地连眼神交流都要避免。

 

 

 

更可疑的是他们俩最近经常找我问些莫名其妙的问题,举几个例子。

 

 

有一次下课,亚瑟没去食堂吃饭,也没有去他的学生会办公室工作,而是来到我面前,很随意地问了一句,“杰奎琳女士,请问如果一个人和你一起聊天走在路上,突然在你脸上亲了一下,他想表达些什么?”

 

 

青、青春期吧…不,每天沉迷于学习和工作的柯克兰会长居然会问这种问题,这可不怎么正常啊。

 

 

亚瑟虽然表面看上去很冷静,一脸的正义凛然,但他不敢长时间和我对视,不停地在拨弄手中的签字笔,他似乎是见我长时间没有作答,还笑笑解释了下,“不,额,那个,别误会,我只是帮我一个朋友问的,他,不,她觉得家里人和其他老师不好说,而我觉得杰奎琳女士你比较年轻和我们的代沟应该会小很多所以说才来问问你的。”

 

 

呵呵,笨蛋才信咧!一向说话严谨的柯克兰居然会犯把“她”说成“他”的低级错误?就算那个亚瑟的朋友是个女孩,那也只可能是伊丽莎白,但是你觉得基尔伯特那孩子有胆量做这种事情?可惜我那个时候就是笨蛋,傻乎乎地非常认真严肃地回答了亚瑟,“那么一定是喜欢吧,啊,真好啊,年轻人的爱情,我也想再体会一次呢。”

 

 

亚瑟还在故作镇定,在绅士地向我鞠了一躬说了谢谢之后,若无其事地走出教室门我就听到了奔跑的声音。

 

 

再是阿尔弗雷德,如果说亚瑟的撒谎技能为零的话,那么他撒谎的技能大概是,额,或许这样不太好,但实话实说,是负数。

 

 

昨天是星期五,放学后所有学生都兴致勃勃地谈论起第二天该要怎么玩。

 

 

你猜对了,阿尔弗雷德偏偏要独出心裁。

 

 

“杰奎琳女士,明天要一起出去玩吗?”阿尔弗雷德趴在讲台上,蓝色的眼睛闪着光。

 

 

“嘿,琼斯,你们要考试了。”他看上去有些失望, “不过,如果你愿意承担我的费用的话那倒是没什么问题,我可以和你们在明天的时候出去疯一下。”

 

 

“那真是太好了!”他打了个响指,咧嘴笑了起来。

 

 

“和谁一起?”

 

 

“亚蒂。”他眨了眨眼睛,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又立即补充了两个人,“弗朗西斯和基尔伯特!”

 

 

我也意识到了什么不对,这个搭配,还真是奇特。

 

 

“唉?那你们四个去就可以了啊,为什么要邀请我?”

 

 

他应该是没想到我会问这种问题,于是低下头扶额思考了一会儿,在空气安静了几十秒之后才开了口,“弗朗西斯喜欢基尔伯特怕尴尬所以说要老师你去缓解一下气氛!”

 

 

哦,伊丽莎白还没有把弗朗西斯打死啊。阿尔弗雷德说得很快,这么长的一句话他大概只用了几秒钟结束,他红着脸,瞳孔放大,我敢对天发誓那个答案是阿尔弗雷德用尽了所有的脑细胞想出来的,我准备逗逗他,“你和亚瑟在那里不就缓和气氛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杰奎琳女士你在说什么啊,我和亚蒂是男人啦,起不了那么大的作用的。”

 

 

“嗯,好吧,我会在思考一会儿过后给你打电话的。”

 

 

才怪,等到阿尔弗雷德狂奔出去后,我朝正在和一个短发女生谈笑风生的弗朗西斯挥挥手,他看见了我的手势,对着那女生露出十分抱歉和可惜的神情后走到我面前。

 

 

“美丽的杰奎琳女士,您来得真不是时候,我们刚刚好讲到正关键的地方。而且我好不容易才向丽萨小姐要到电话号码,整整花了我一个月。”噢,好吧,看来他这次撩妹大概是认真的了,不过那些都无关紧要。

 

 

“你要和阿尔弗雷德他们在明天出去玩?”

 

 

“啊?啊,对。怎么了?”弗朗西斯愣了几秒才回答,那看来一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了。

 

 

“据阿尔弗雷德说,”我把音量放低,“你喜欢基尔伯特?”

 

 

“……那我活到现在还真是个奇迹。”

 

 

 

 

那么让我看看,现在是早上十点钟,想让老师我把基尔伯特和弗朗西斯支开你们两个单独过二人世界?我才不会那么做呢(笑。

 

 

所以说为什么我要被两个学生秀恩爱啊。

 

【END】

评论(8)
热度(56)

© 露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