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手,所以说也不是太太。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极东主吃耀菊,不拆。

喜欢瑞金和雷安。

极端的cp洁癖。

头像截自sm27908677

【米英】奖励

#cp/米英



“琼斯,我说句不好听的话,你脸上的星星和头发上的紫色挑染让本就愚蠢的你变得更加傻逼了。”


“你这样说超过分的。”


“如果你还能把你身上那件把你显得特别老成的黑色大衣换掉的话你可能会看起来好一点,嗯,也就一点。”


纽约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窗外的亮光刺得阿尔弗雷德的眼睛直发疼,噢,好吧,他承认自己眼睛发疼的原因是面前的电脑和粗眉毛的男人。上帝啊,他是多么可怜啊,他现在本可以在家里再把那些游戏玩上一整晚的,老琼斯总是那么刻板无情,冷漠至极,老琼斯派来的柯克兰和他差不了多少。你猜怎么着?自己的老爸居然派人来监督自己工作!天哪,阿尔弗雷德才只有19岁而已,这是多么美好的年华,他应该喝可乐,吃汉堡,玩游戏,看漫画,再研究一下大学的物理数学。


“不,琼斯少爷,可能这样说会打击你的自尊心。但实际上我在你这个年纪正在泡妞,喝酒,打架。或许这才是你的同龄人们做的事情。”


哦,好吧。


看呐!老爸,你口中的柯克兰并不是那么好!他以前是一个混小子!


就算阿尔弗雷德这么说出来了,他也相信自己老爸绝对不会信。亚瑟·柯克兰这个名字从两年前就经常出现在阿尔弗雷德的耳畔。“阿尔弗,我的儿子,你绝对不会相信,今天公司里来的新小伙子有多能干!”“阿尔,听老爸说,柯克兰真是又年轻又有才华!”“天哪,儿子,你都不敢相信,亚瑟只比你大四岁而已!”


哦,你也听过这些话?那真是太巧了!明显的,老琼斯话里的意思就是让阿尔弗雷德好好学习那个柯克兰,为公司做贡献。


那颗星星不过是阿尔弗雷德为了证明自己是个[叛逆的小子]纹在脸上的。虽然每次他上街别人的视线让他觉得有点怪怪的。


“亚蒂,放我回家吧,我想睡觉了。”


亚瑟把书卷成棒子的样子往阿尔弗雷德的头上锤了一下,“别痴人说梦了琼斯少爷,我求你赶紧工作吧,监督你工作也是我的工作。作为一个敬业的人,我绝对不会偷懒。”大概是看见阿尔弗雷德可怜兮兮地趴在桌子上,一副委屈得马上要哭出来的样子,亚瑟有些于心不忍,这还是个孩子啊!


是个鬼。


亚瑟转过身背对着阿尔弗雷德,“嗯……听好了阿尔弗雷德,”他难得叫了阿尔的名字,“我很同情你在这个年龄就在办公室里坐着熬夜加班,但你要知道未来的人生路上像这样迫不得已的事情还有不少,你得学会面……”


怎么有咔嚓咔嚓的声音?


亚瑟回头却看见阿尔弗雷德手上的饼干,“嗯?亚蒂你在说什么?”


“啊啊啊啊啊!琼斯你个魂淡!把饼干给我收起来!!我再也不安慰你了!赶紧给我工作完我好走人!”


“唉??!!英雄我做了什么啊?”


不得不说,阿尔弗雷德是个聪明的人,只要他愿意,干什么都能又快又好。前提是要他愿意,现在问题就出在这里。


“亚蒂,这个怎么做?”“亚蒂?”“亚蒂?”


“我他妈这哪是监督你工作,分明是在教你怎么工作。”


“因为这实在是太无聊了,就算是英雄也完全提不上来一点兴趣啊。”


亚瑟推了推眼镜,说实话他有点着急了,时间越来越晚,他家离公司的距离可不近。但他还是俯下身来,用手握住鼠标,为阿尔弗雷德一点一点地详细讲解内容。


但是阿尔弗雷德没那个心思听。亚瑟靠得太近了!他甚至连动都不用动一下就能看见亚瑟性感的锁骨和白嫩的手腕,这是犯规啊。亚瑟身上的清香味道也充斥着阿尔弗雷德的鼻腔,并不是茶的怪味,总之,就是,嗯,非常好闻的味道。公司里现在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亚瑟因此没有和平日一样穿得那么拘谨,他把灰色条纹的西装外套脱掉,里面的衬衫也解开了最上面的两颗纽扣。阿尔弗雷德忍不住自己该死的眼睛往亚瑟看去,他会无意识地经常抿嘴唇,粗眉毛一直都皱着,这可不怎么好,他的眼睛很好看,虽然是很常见的绿色,但亚瑟的就像是碧绿的深潭,看不见底,还有种随时会被深陷进去的感觉。


“…听懂了?”亚瑟一转头没想到就对上了阿尔弗雷德的脸,“不是吧,你难道没听,一直都在看我吗?”


“额,亚瑟先生,麻烦您再讲一遍!我定会洗耳恭听!”


你知道在亚瑟眼里如果光从外貌上看现在的阿尔弗雷德是什么样的吗?一个街头的混混,酒吧的公子哥,黑帮的只会泡妞打架的老大,一脸正经地说自己是个好学生要好好学习。


这违和感让亚瑟扶额笑出了声。


“噗嗤,我的妈呀阿尔弗雷德,我求你明天就去把头发染回来再把纹身给去了好不好,你这样我没办法看着你工作,太有喜感了,哈哈哈。”


“亚蒂你就没有纹过身?”


“纹过啊,怎么了?”


“你有把它消除吗?它在哪里。”


亚瑟下意识地把手揣进了裤子的兜里,“为什么我要告诉你啊。赶紧我给你讲怎么做过后你工作。”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还真是个厉害的地方,那真是太有趣了,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着,随后转动椅子,使自己的大脑又一次为了这该死的工作快速转动起来,但这是有回报的,比如说:


“亚蒂,如果我好好地完成工作你会给我看你的纹身吗?”


“嗯,我会的。”简短的回答,但实际上亚瑟根本没有听清阿尔弗雷德在说什么,那就跟夏天的苍蝇一样,亚瑟并没有注意,他只是专心致志地想该怎么讲阿尔弗雷德才能听懂接着完成他的和自己的工作,然后他好赶紧回家美美地睡上一觉。


“我的老天,你没告诉我你这么能干。看吧,阿尔弗雷德,你要是早一些这么听话我们俩早就能走了。”亚瑟的眉毛终于舒展了,他甚至有了一个笑容,噢,不不不,不是嘲笑,也不是商业微笑,那看上去诱人极了,那简直就像是在刻意指引着阿尔弗雷德在往另一个方面想。


真过分。


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着,把手机从裤兜里掏了出来,屏幕上的美队此时此刻只让他觉得昏昏欲睡,“亚蒂,现在我们要走了吗?”


“废话,笨蛋,你难道不知道现在有多晚了吗?”


“我现在只想睡在这里。”


亚瑟穿上外套,用力把阿尔弗雷德拉起来,“别说蠢话了,你现在应该回家好好睡觉明天好好地完成工作,”亚瑟吸了一口气,“然后明天没准我们能早走好几个小时!”


“给我一个拥抱?庆祝我第一次完成工作!”阿尔弗雷德伸出双臂,像是在期末中取得好成绩向大人索要奖励的孩子。


“呼,好吧,阿尔弗雷德。”亚瑟慢慢走上前,阿尔弗雷德却开始轻声说话,用除自己之外谁也听不见的音量,“好吧…会在哪里呢,腰?大腿根部?大腿内部?或者是更加隐#*&@$#&*”


亚瑟用手掐住了阿尔弗雷德的脸颊,“哼哼,小屁孩,想跟我调情你还早着呢。”


“#&¥*$@”


“你说什么?噢,抱歉。”亚瑟有点不情愿地松了手,因为那让阿尔弗雷德看上去既愚蠢又可爱,那个形容词或许用得不对,不必在意它。


阿尔弗雷德揉揉他的脸,他真没想到亚瑟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力气,他觉得自己的脸一定都红了。“你答应我了的,你说过我好好完成工作你会给我看你的纹身的。”阿尔弗雷德紧跟着亚瑟,他是怎么做到走那么快的?


“小伙子,你害我现在不得不打车回去。”


“亚蒂,我觉得如果我没有相对应的奖励的话我是不能好好工作的。所以现在一方面不让你破费另一方面让我有动力好好工作,你可以去我的公寓给现在饿得要昏过去的我做一顿饭吃,然后在我的客房里好好睡一觉。明天我能在早上的时候听见你让我起床的声音。怎么样?”


“阿尔弗雷德,你他妈不会是一直在想这个吧?这么多东西全让你想完了。”


“我发誓我没有。”这是诚实的回答,“我觉得这个方案可以一直持续到我完全学会如何工作。”


“那我就接受这个愚蠢的方案。”能多睡一会儿,少花钱,何乐而不为呢?


———————————————

“噢!!那真是太麻烦你了,亚瑟,那么你把你以前住的房子退了吧,在阿尔弗有能力胜任总经理这个位置之前,你就住阿尔弗那里就可以了。”


……什么鬼啊这父子俩!


亚瑟一走出办公室的门就看见了正在等他的阿尔弗雷德,他真的把头发染回去了,衣服也换成了正常的西装。没人认为他有多帅啊,绝对没有。


“看吧看吧,亚蒂,我说老爸不会反对的。”


“自家儿子和陌生男人住在一起,琼斯先生怎么想的啊?”


在亚瑟想这个问题想到出神的时候,他觉得有什么靠在他身上了,是阿尔弗雷德。


“喂…你在做什么呢?”


“奖励,今天好好工作完的奖励。”


“辛苦了辛苦了,”还真是跟孩子一样,亚瑟拍拍阿尔的背,“我还以为你要的奖励是汉堡之类的东西。”


“才不是物质…我只是想感受到亚瑟和我的距离在渐渐变近。”


“嗯?你在说什么?”


阿尔弗雷德松开抱着亚瑟的手,“我是说,你以后的饭菜都不要给别人吃了,我发誓这个世界上能吃下去的除了我没第二个人。”


“笨蛋,谁要你说啊!”亚瑟涨红着脸,看上去生气极了,但是阿尔弗雷德永远都不会知道亚瑟红脸的原因其实是听清了那句话。笨蛋谈恋爱总是让人着急,虽然他们都还没有准备告白。


差不多一年的同居时间,亚瑟对于阿尔弗雷德的变化无话可说,只是外表而已,没有星星,没有挑染,没有老成的外套,甚至还戴起了眼镜,虽然是平光的。奖励?无非就是牵牵手,抱一抱,偶尔会亲一下脸颊,唯一一次有点“过分”的是阿尔弗雷德看恐怖电影被吓得睡不着觉缠着亚瑟和他一起睡觉。


“他们怎么还没结婚?”公司的海德薇莉女士如是问道。“男人婆,他们还没有谈恋爱。”她的男朋友如是回答。“哦。”


这天下班得很早,阿尔弗雷德一直走在亚瑟前面,这很反常,他甚至没有要奖励。事实上阿尔弗雷德只是在想该怎么告白显得不那么突兀,而且能让亚瑟接受,不会成为未来他们调侃的一个梗。


“阿尔弗雷德,”亚瑟叫住了阿尔弗雷德,他觉得是时候该说些什么了,“额,我是说,虽然你已经二十岁了,但仍然是一个小屁孩。”


“你确定你要说的是这个?”


“是,不也全是,红皮黄皮红皮黄皮…※好吧,阿尔弗雷德,我得告诉你,我觉得可能我爱上你了。或许这有点突兀,但其实还好,毕竟我们一起生活了一年多。当然你也可以拒绝,我才不会觉得伤心什么的。”


“所以亚蒂,今天的奖励会是一个吻吗?”


“嗯,我想是的。”


————————————

当第二天他们准备给老琼斯说这个事情的时候,刚好阿尔弗雷德多年未见的母亲也在,真是有够凑巧的。


“所以说亚瑟和阿尔弗你们什么时候准备结婚?”


好吧,这一家子都一个性子,完全不听人说话啊喂!


【END】

※绕口令,原文“Red leather yellow leather…”

评论
热度(69)

© 露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