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手,所以说也不是太太。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极东主吃耀菊,不拆。

喜欢瑞金和雷安。

极端的cp洁癖。

头像截自sm27908677

【普洪】 本大爷怀疑我是个同性恋

cp/普洪
#有米英和亲子分,注意避雷。

 

[如果我的未来伴侣是个男的,那么我希望他和我在一起时他会怀疑自己是个同性恋,如果是个女的,我希望她和我在一起时她会怀疑自己是个异性恋。]第一次知道自己真正的性别的伊丽莎白在自己生日蛋糕的面前许愿道。

 

海德薇莉夫人皱着眉头,小心翼翼地问:“亲爱的,你许的愿望是?”好吧,她实在是有些担心自己的宝贝女儿知道自己是女孩子后会不会许下类似于[我想要变成男的]这样的可怕愿望。

 

“抱歉,妈妈,”伊丽莎白摇摇头,“但是愿望说出来就没用了。”

 

蜡烛的光照在伊丽莎白的脸上,她把齐肩的微卷头发扎成马尾,从眼里迸发出来的坚毅和激情使她看上去像个帅气的小伙子。虽然在这一天之前她一直都这么认为。

 

[我是个帅气的男孩。]这是她对自己的评价,[他是个有担当的帅小伙。]这是邻居对她的评价,[娘娘腔。]还是基尔伯特的最简明扼要。不不,别怀疑他俩之间的关系,他们确实好朋友、好哥们儿,在大家知道伊丽莎白是个女孩儿之前。纯粹、干净的友谊,令人赞美,如果他们能少打点架的话,他们几乎不斗嘴,因为[只有打架才是男人之间友谊的证明!],在这一点上两人少有的相同。不过自那之后,有些什么开始变味儿了。

 

“基尔,我妈告诉我我是个女的。”

“我就知道…”基尔伯特小声嘀咕着。

“啥?”

“哦哦哦,我说,噢,老天,那真是…额,太令人,惊喜,不不,可惜了。”

伊丽莎白撇了撇嘴,说:“是吧,我也这么认为。”她把裙子掀起来看了看,这是她第一次穿裙子,她感到有些不适应。伊丽莎白注意到基尔伯特的不自在,安慰道,“你在担心什么,基尔?我有穿短裤。”

但基尔伯特还是转过身捂着脸跑了,他还没有学会怎么和一个女孩子好好交谈,那在他眼里简直比任何一门科目都难上好几倍。在伊丽莎白眼里那就显得难以理解得多,突然就跑掉,那不礼貌而且严重违背了基尔伯特的风格。“大概是要去上课了吧。”粗神经的伊丽莎白这么想着,随手拔了花坛里的一根草,叼在自己嘴里,也走向了自己的教室。

 

“噢,伊丽莎白,你看上去漂亮极了!嗯…如果你能把头发披散下来的话会更好。”类似的声音在伊丽莎白的耳畔旁不停游走着。为什么自己帅气的一面就不能死死地刻在他们的脑子里呢!为什么学校规定女孩子就非得穿该死的裙子不可呢!真讨厌!

 

但是在毕业那天穿什么就由自己决定了。

 

基尔伯特最近也变得更加嘈杂,无微不至的关心让伊丽莎白觉得自己以前最好的哥们儿现在变得和自己的老妈子一样烦,不停地叮嘱他在月经的时候少吃冰的,基尔伯特说这是从一位中国人那听来的。嘿!难道他真的把我当作一个傻娘们儿了吗!伊丽莎白越想越生气,她是多想再和基尔伯特认认真真地打一架,没有放水,没有让步,但是基尔伯特那傻小子是绝对不可能再和伊丽莎白打架了。伊丽莎白仔细一想,基尔伯特不光不和她打架了,他甚至远离了原来的狐朋狗友,弗朗和安东就算了,再想一下,自己貌似是除弗朗之外唯一和基尔伯特有大量交谈的长发生物,他连和女生对视都会脸红。

 

难道他是同性恋!那他一定是受了!

 

就在伊丽莎白还在揪着这个问题不放的时候,有人往她头上轻轻敲了一下,是亚瑟。伊丽莎白还没等到亚瑟开口说话就猛地站了起来,有些事情她必须得跟阿尔弗雷德说一下。“你好啊,伊莎。”真是想到什么来什么。伊丽莎白抓住阿尔弗雷德的手腕,无视亚瑟不明所以的眼神小声对阿尔弗雷德说道:“让你家亚瑟远离基尔伯特,他是个同性恋。”

 

“啥?”

 

基尔伯特发现学校的人越来越不对劲,男生都开始躲着他,哪怕是之前和他有过节的人,倒是有一大部分女生看起来对自己兴致勃勃。特别是伊丽莎白,那眼神巴不得把基尔伯特就地解剖。

 

“女人啊。”

 

基尔伯特在家吃完饭的时候感叹道,他真不知道伊丽莎白这么有心机,亏自己在得知她是女孩过后还把她当朋友当哥们儿,她居然就这么回报自己?用什么凶恶的手段孤立自己,不愧是女人。贝什米特夫妇倒是用尽全力憋着笑,自家儿子就是一根筋。

 

就这样,基尔伯特在和弗朗、安东每天乐此不疲的调侃中度过剩下的初中生活,噢,当然还有和伊丽莎白愈演愈烈的吵架。在毕业的前一天,基尔伯特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都是个“同性恋”,那真让人惊喜,基尔伯特干巴巴地附和着笑,他想随便拉个人过来打一架了。

 

纵然基尔伯特极力否认自己是个同性恋,并且一再强调自己是个比垂直线还要直的男人。但伊丽莎白依然坚定自己的看法,为了证明它,伊丽莎白在毕业典礼那天把自己的头发高高扎起,穿上了放置在衣柜里好几年的为未来的自己准备的白色西装。上帝啊,难道你见过比我还要帅的人吗!伊丽莎白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

 

然后她就放心地赶往毕业典礼的地点,她寻找着小个子的基尔伯特,没错,那时候伊丽莎白确实要比基尔伯特高一点。伊丽莎白那晚很帅气,确实是这样的,好多穿着晚礼服的漂亮姑娘的眼睛都离不开她的身影,不断有人来邀请与她一起跳舞,但她一心一意想要找到基尔伯特。噢,老天,她就知道,基尔伯特正在一边一脸怨念地看着跳舞的男孩女孩们,一边不断地往自己的嘴里塞蛋糕,反正他也没和这群人有多好的关系,安东自然是跟着罗维诺跑了,弗朗?不知道,他大概是去勾搭老师了。

 

“反正最后落单的只剩自己一个是吧!”基尔伯特没想把这句话吼出来的,但他确实这么做了,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往他这边的方向看了过来,有点尴尬。伊丽莎白倒是绕过人群走到基尔伯特的面前,安静过后是一阵起哄。

 

伊丽莎白亲了基尔伯特,毫不犹豫的,一点儿也没有拖泥带水,当着所有人的面。

 

基尔伯特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有点快,伊丽莎白捧着基尔伯特吃惊和绯红色的脸,很是满意,哪个男生会因为一个帅气的人亲了过后脸红?

 

“本大爷没准是个同性恋。”基尔伯特这么怀疑着自己,当然这个想法在基尔伯特身高长过伊丽莎白,伊丽莎白开始发育胸部之后不复存在。

 

【END】

评论(4)
热度(65)

© 露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