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手,所以说也不是太太。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极东主吃耀菊,不拆。

喜欢瑞金和雷安。

极端的cp洁癖。

头像截自sm27908677

米英的糖罐子9

cp/米英

 

“你很喜欢蓝色。”

 

“不,只不过蓝色能让你安心些。”

 

阿尔弗雷德的房子,几乎被蓝色全部填充,淡蓝色的壁纸,淡蓝色的沙发,淡蓝色的柜子,还有阿尔弗雷德蓝色的眼睛,他说的没错,这些的确让亚瑟觉得安心,大概是什么心理作用吧,毕竟他就是来心理咨询的。

 

“你很特殊,我很少听说心理咨询要在医师的家里进行。”

 

“医院有时候会给你带来紧张的情绪。”阿尔弗雷德倒了一杯茶递给亚瑟,亚瑟笑着接过,温度刚刚好,他小抿了一口,有点受宠若惊,口味是完全符合自己的。

 

“你简直不像是一个年轻的美国人。”亚瑟打趣道,“我在美国生活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能把茶泡得这么好。”

 

“哈哈,过奖了。”阿尔弗雷德面对着亚瑟坐了下来,“那么跟我说说吧,你的烦恼。”

 

“我有一个很爱的人,”亚瑟看着杯里的茶水倒映着自己消瘦的样子,他抬起头耸耸肩,“但是我记不得它的名字了,与其说是记不得,不如说是我从未知道它的名字。”

 

“它给你带来了什么困扰吗?”

 

“只是一点而…”

 

“那看来影响有些大了。”阿尔弗雷德打断了亚瑟的回答,同时低头写着笔记。

 

亚瑟撇撇嘴,“好吧,是这样的,我本身就有点好奇心重,周围的朋友都让我不要再一心缠着那个人不放,说我终有一天会找到他,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但明显重点不是那个啊,”他有些激动了,语速越来越快,发音和用词倒是一个没错,并且清楚明了,不愧是个英国人,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着,“然后,最近几个星期我的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今天上司就给我放了假让我来看病。”

 

“所以,你为什么不是去了医院而是来了英雄我这里?”阿尔弗雷德轻笑着又写下一个单词。

 

“我不觉得这是身体上的问题。”

 

“你觉得我应该做些什么来治好你?”阿尔弗雷德发问道,亚瑟是个有趣的人,而且擅长用各种各样的面部表情来表达或者掩盖自己内心的想法,和他在一起的时候都能被叫做欢乐时光,阿尔弗雷德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可如果笑出来亚瑟一定会质问他,于是现在在亚瑟眼里的阿尔弗雷德滑稽又可爱。

 

“起码得先找到那个人吧。”

 

“我觉得侦探这个东西英国更加在行。”阿尔弗雷德发誓这是他在亚瑟面前开的最后一个玩笑了,否则跟前的小猫就要喷发他隐忍已久的火山炸毛了。

 

阿尔弗雷德在本子上点了最后一个句号,亚瑟见此问道:“结束了吗?”

 

“今天的算是结束了。”

 

“我可没准备交明天的钱,况且我明天还要上班。”亚瑟往后仰了过去,这沙发软得可怕,他都有些想睡觉了。

 

“你现在可以睡一会儿。明天免费,明天晚上我来接你。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做那个人,而且还能让你变得健康些。”

 

亚瑟嗯哼了几声,闭上眼睛说道:“那样也不错。”

 

 

【END】

评论
热度(34)

© 露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