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手,所以说也不是太太。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极东主吃耀菊,不拆。

喜欢瑞金和雷安。

极端的cp洁癖。

头像截自sm27908677

【米英】有谁能让标题君起死回生吗

cp/米英



我们的王,阿尔弗雷德,又一次在会议上明显地走神了。老实说,这种事情稀奇的程度堪比母猪上树,王耀清了清嗓子,敲了敲会议桌,他还没有那么大的权力或是胆子往这个国家的国王头上打一下,即便他知道阿尔弗雷德并不会介意。说来也是奇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阿尔弗雷德非但没有一点架子,更没有身为国王的威信,按理来说钟的选择是不可能出差错的。

  

 

“陛下。”

 

 

“啊,啊,抱,抱歉。”阿尔弗雷德冲周围的人露出一个笑容,“所以,你们刚刚讲了些什么?”

 

 

王耀叹了一口气,他还真没见过哪个国王会在这种情况下笑出来,“先休息一下吧。”

参与会议的大臣没有窃窃私语,只是摇了摇头,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他们眼里的失望和无奈,就算是那个不会察言观色的阿尔弗雷德也做不到无视这些糟糕的情绪。他随手拿起一支笔,无意识地准备在写满国家政事的笔记本上写写画画,但他停住了,本子上多了一张纸。

 

 

[阿尔弗雷德,你怎么了?]

 

 

阿尔弗雷德转过头,撞上了亚瑟担心的碧色眼睛。

 

 

[还好。]

 

 

阿尔弗雷德终于舒展了眉头,亚瑟总是那个唯一能让他放松下来的人。

 

 

————————————

 

 

“亚蒂,你有没有想过我其实,并不适合当国王。”

 

 

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躺在床上,还问出这种问题,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地说:“你个蠢货,如果你都不适合当国王,那么你觉得弗朗西斯和基尔伯特怎么解释?”

 

 

阿尔弗雷德一直都不是个不自信的小伙子,也不是个懒惰的国王,但现在都反了过来,他是个懒惰的人,不自信的国王,当然他不想这样的,可那毫无疑问,所有人怀疑、不信任的眼神和动作就是一把把刀子,嗯,准确来说是针,细微且不明显地逐渐渗透、打击阿尔弗雷德的自信心。

 

 

可怜的国王,亚瑟都要忘记那个天真烂漫的大男孩了。“阿尔,我知道你只是想和所有人打好交道,你当然想做一个让国家繁荣富强的好国王。对自己自信点,要不然信任我或者是王,再不济总该可以相信钟的选择吧。”亚瑟坐了下来,将阿尔弗雷德的眼镜取下,轻轻理着他额前的金发,阿尔弗雷德觉得眼睛有点酸,亚瑟俯下身在他的脸颊上轻啄一下,低语道:“好好睡一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亲爱的国王。”

 

 

————————————

 

 

这天早晨很清静,不合理,阿尔弗雷德一直都像一只鸟,早起的吵闹的鸟,就像大鬼基尔伯特和他的那只肥啾,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地吵个不停。自从亚瑟和他同居之后没有几次自然醒的经历。但是今天,亚瑟是任由真正的小鸟,肥嘟嘟的可爱的知更鸟的婉转的鸣声在耳畔一次又一次地徘徊,一阵又一阵清凉的风撩起他的金发,抚过他的脸庞,他才慢慢睁开眼,下意识地摸了摸床的另一半,意料之中,一点余温都没有。

 

 

“早上好,我亲爱的帅气王后。要来点曲奇吗,英雄我早上亲自烤的。”好吧,愉快活泼的声音又回来了,这是值得高兴的。阿尔弗雷德一手端着一盘曲奇,一手拿着一杯醇香的红茶,噢,嘴里还叼着一片面包,侧着身子进入房间,看起来傻乎乎的,即使他身上是端庄大气将他倍显成熟的国王的西装,不得不说这让亚瑟又有了一个愉悦一天的好心情。

 

 

亚瑟掀开被子,下床走在国王面前,得到了一个早安吻,准确来说是索要了一个早安吻。

 

 

“你看起来好极了。”亚瑟拿了一块曲奇咬了一口,不论是口味还是酥脆的口感对于亚瑟而言都无可挑剔,“噢,阿尔弗,你什么时候对于厨艺这么擅长了?”

 

 

“我今天早上和大家开了一个小会,只有寥寥几人罢了,没讲什么事情。”

 

 

“直奔主题阿尔弗。”这顿早餐真是不错。

 

 

“我就是为了塑造一个形象,一个威严的国王形象。但我现在发现要英雄板着个脸和那群老家伙说话实在是太困难了,这个城堡本身就太过于严肃了,我应该给它带来点生机和笑声,但是没几个人会支持我的。”

 

 

“所以你想做些什么?”

 

 

“我们可以找个人来书写我们的故事和国家的变化,以此证明英雄是一个好国王,亚蒂是一个好王后,王就不用了,整个扑克大陆都知道他是个好骑士,我们让黑桃成为了一个更好的国家。阿尔弗雷德不是个只会笑的傻小子。”

 

 

“说实话你这想法还真是好不到哪里去。”亚瑟拍掉手指上的饼干屑,用手抚住阿尔弗雷德的脸。

 

 

“听好了阿尔弗雷德,我的王,你我不死,便是故事。”

 

 

 

【END】

 

评论
热度(28)

© 露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