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手,所以说也不是太太。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极东主吃耀菊,不拆。

喜欢瑞金和雷安。

极端的cp洁癖。

头像截自sm27908677

【米英】绿眼兔子

cp/米英


#狼米眉兔


#佳佳你的点文,很抱歉拖了这么久@佳佳_Mint 

 

 

垂耳兔亚瑟披上了绿色的斗篷,背上装有弓箭的背筐,是时候去森林深处找些食物过冬了。


 

亚瑟不断加快速度,同时尽量一直拉着自己的帽子,时间晚一些倒是无所谓,关键是如果碰上那两个不友好且愚蠢的家伙可就麻烦了。

 

“哟!眉毛绿眼兔,你这是赶着去哪里?要本大爷帮你一把吗,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一号蠢货出现了,带着嘈杂的笑声和欠揍的表情,还把自己给呛着了。

 

亚瑟被拎了起来,宽大的帽子脱落了,显露出来的是杂乱的沙金色头发,看上去毛茸茸的一双耳朵,还有粗宽的眉毛和绿色的眼睛。

 

垂耳兔亚瑟的眼睛是绿色的。

 

同样是兔子,基尔伯特可就受欢迎得多,噢,可别让这自以为是的大话让伊丽莎白听见了,纯白无暇的头发和红色的眼睛,这才是一只兔子的标配,或许发色不一定是白色,至少眼睛得是红的吧。

 

拥有清新绿色的眼睛的垂耳兔亚瑟被视为异类,没有谁愿意接近这个被“诅咒”过的兔子,也没谁会来欺负他,除了两个蠢货。

 

亚瑟知道自己这么一直折腾是没用处的,索性决定把手伸到后面拿箭来打一架比较干脆,等等,空的!

 

“小少爷你是在找什么呀?”二号蠢货出现了,淫荡且毫无节操的声音迫使亚瑟拒绝看向二号蠢货的方向。

 

亚瑟不是一只愿意妥协的兔子,但,识时务者为俊杰嘛,反正两个蠢货得意不了多久了,现在的欺负也不过是取笑取笑他而已,亚瑟相信自己马上就可以长大打败他们了。亚瑟已经完全学会屏蔽一些讨人厌的话了,他闭上眼睛,心里想着应该用胡萝卜做些什么好,亚瑟热爱烹饪而且坚信自己擅长厨艺,但毕竟吃过他做的饭菜的只有他一个。他突然被摔在了地上,正当他以为这次那两个蠢货是因为自己没有任何反应而悻悻而去的时候,他看见了眼前长着灰白色耳朵和尖尖牙齿的家伙,还诡异地笑着。

 

这是一头狼,一,头,狼!

 

这时候亚瑟已经开始感叹自己的不幸了,那两个蠢货再怎么说也就是一只兔子和一只猫,没什么大的杀伤力,可面前这个笑着的是一头狼,会吃肉的那种,会在月圆之夜嗷呜呜呜呜呜叫的那种对于食草动物极为可怕的生物。

 

亚瑟才没有被吓得打哆嗦,只不过是因为风太大太冷了而已。

 

“你是被刚才那两个家伙欺负了吗?”

 

这该怎么回答?惨兮兮地回答“是”让他起怜悯之心放自己走还是抬起头淡定地回答“不是”给他一点威慑力,自己也好逃脱。

 

“我的名字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叫我阿尔就好。”在阿尔弗雷德这里却已经有了答案,这只可怜的垂耳兔被吓得失魂落魄,连话都讲不出来,那两个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就算他的眉毛粗也不应该欺负他啊!

 

“额,亚,亚瑟·柯克兰。”亚瑟最终还是紧捏着衣角,给自己鼓足了劲,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亚瑟你好,我可以叫你亚蒂吗?”瞧瞧这只惊魂未定的垂耳兔,连自己的名字都要吞吞吐吐地说出来,阿尔弗雷德不由得把自己的语气放得温柔了些。

 

“当然可以。”说不可以会被吃掉的吧。

 

风越来越大,呼啸而过把树叶吹得窸窸窣窣地响,一团一团的灰色渐渐开始蔓延,这个时候别说阳光,就连热量都感受不到。在这里和阿尔弗雷德周旋实在算不上是一个对的决定,还不如放手一搏来得实在。

 

“阿尔,现在的天看上去要下雨了,我觉得我得回去了。”亚瑟拍了拍沾满杂草和灰尘的绿色斗篷,披在身上,箭差不多都被撇断了,成了无用的竹签子。

 

“你没有过冬的食物吧。”阿尔弗雷德说完一针见血的话后直接把小小的亚瑟轻轻抱起,“亚蒂你还真是轻啊,要去我家吗,胡萝卜太多需要清理掉。”

 

如果阿尔弗雷德没有看见亚瑟一脸黑线和白眼他就准备抱着亚瑟回家了,他没有停下来,因为天气的确变得越来越糟糕,“不用担心,英雄在马蒂的要求下都不吃肉的,更何况是你这种骨瘦如柴又可爱的。”

 

亚瑟没有如阿尔弗雷德想象中那样乱动,而是安安稳稳地趴在阿尔弗雷德的肩上。

 

和温暖的笨蛋在一起总比挨饿受冻好。亚瑟这么想着居然真的在阿尔弗雷德的肩上睡着了。

 

 

“忘了说一句话,你的眼睛真好看。”

 

【END】

评论
热度(34)

© 露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