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手,所以说也不是太太。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极东主吃耀菊,不拆。

喜欢瑞金和雷安。

极端的cp洁癖。

头像截自sm27908677

【米英】八分钟时间机器

cp/米英





火车的轰鸣声让他想吐。 

 

 

“我的老天,这是哪儿…”阿尔弗雷德吃力地摁着自己的额头,紧皱着眉头,眼睛眯起一条缝,眼前的一切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他晃了晃脑袋,喉咙里想要吐出一团空气的感觉更是让他倍感糟糕。

 

 

“嘿,阿尔弗雷德你没事吧?”

 

 

阿尔弗雷德觉得行李们在紧紧地挤压着他,像是几堵高墙包围住他,他甚至喘不过来气。阿尔弗雷德面色铁青,他是真的很痛苦。他抬起头来,刚好对面男人的视线停留在阿尔弗雷德的身上,两个大男人对视的感觉真是奇怪,但毋庸置疑,对面男人的眼睛让他安心不少,他眼里装有一片精灵栖息的森林。

 

 

“不怎么好,伙计,我有告诉过你的名字吗?你是谁?”

 

 

“阿尔,我不能确定你在刚刚打瞌睡的几分钟内干了些什么,或许是时空旅行,或许你光速移动去救了一群人,但我确保我在三天前就告诉了你,”这段嘲讽的话配上英式英语真是不能更赞了。

 

 

“亚瑟·柯克兰。”

 

 

没印象,一点也没有。阿尔弗雷德撑着椅子一旁的扶手站了起来,没准去洗个冷水脸能赶走眩晕感。“你的眼镜。”亚瑟把一副眼镜递给阿尔弗雷德,他旁边有一个黑色的大口袋,看上去不怎么起眼,在那之前他的手里还捧着一本干净得仿佛像刚从印刷厂出来的书。“谢,谢谢。”

 

 

阿尔弗雷德踉踉跄跄地往前走了几步,一只脚却被一个放在地上的行李包的带子绊住了,他感觉身体正在向地面倾斜,不知是什么东西像钳子一样把他紧紧地抓住了,把他拽回了座位上,“阿尔弗雷德你个蠢货,别告诉我你真的和别人交换了灵魂,”亚瑟的声调低了不少,“就像你喜欢的白痴电影里的那样!”这话听起来了不怎么样,但不管怎么说,这份别扭的关心总该是让阿尔弗雷德对于身边的一切陌生事物少了一些畏惧感。他放心地闭上眼睛睡了一会儿。

 

 

在他被灼热的火焰包裹之前。

 

 

“哈…哈…”阿尔弗雷德大口地喘着气,他感觉自己刚刚淋了一场大雨,全身黏嗒嗒的,他无法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恐惧感蔓延开来。他吞下一口并不存在的唾沫,张望着周围的一切,企图找到一个可以离开这儿的开口,哪怕是一条可以照亮这儿的缝隙,即使他什么都看不清楚,这里太暗了。“嘿,嘿,阿尔弗雷德,冷静下来冷静下来,上天总是会照顾英雄的,冷静一下冷静一下。”这样的心理战术在此时此刻对于阿尔弗雷德貌似没有起太大的作用,他只听到自己的心怦怦地剧烈地跳动,似乎要蹦出来般的疼痛。他不敢长时间闭住眼睛,他的后背淌着汗水,同时不断做一些小动作来使自己明白自己还是存活着的,撇嘴,吞咽,皱眉,眨眼,咬唇。

 

 

“阿尔,感觉怎么样?”

 

 

“糟糕透了!是你这混蛋把我关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鬼地方吗?”阿尔弗雷德回答得很快速,他实在是受不了安静得仿佛时间都停止了一般的环境,让阿尔弗雷德感到糟糕的不只是他现在的处境,还有那个突然出现的声音,那明显是用了变声器,喉咙里的痰仿佛是卡在了那里,永远没咳出来一样,黏稠得恶心。听不出来性别和口音,这个时候神秘感的存在就是在置阿尔弗雷德于死地。

 

 

“没错就是我这个混蛋。”回答得还挺干脆,“但是我现在不能让你出去,我得请你帮我个忙。”阿尔弗雷德想念他的妮可姑妈了,还有她的花裙子,他的父母在他小时候就出车祸离世了,一直以来都是妮可姑妈在抚养他,现在可不是想那些的时候,总之是越快离开越好,“谁会请别人帮忙把别人关起来?”“那些都无关紧要,还记得刚才坐你对面的男人吗?”和它※交谈起来可真是困难。

 

 

“那个梦里的男人,柯克兰?”

 

 

“谁告诉你那是个梦。听好了,我需要你做的就是回到那个时候,那辆火车,你只有八分钟改变未来,要么杀了他,要么你带上他和他的行李离开火车。否则你将又被我带回来。”

 

 

这些话就像一把尖锐的匕首毫不犹豫地插入阿尔弗雷德的脑袋,真是无理取闹的要求。“不是,为什么我就非得帮你不可?难道我就没有拒绝你这个莫名其妙的求助的权利吗!”

 

 

“真可惜,没有。”

 

 

真让人头疼。

 

 

-------------------------------------

 

 

 “嘿,阿尔弗雷德你没事吧?”没有一丝变化的语气和眼神。

 

 

“嗯,还好。起码我没有去时空旅行。”阿尔弗雷德这次清醒了许多,他还有足够的意识拿起桌上的眼镜仔细地观察周围的环境。放心好了,身为英雄的阿尔弗雷德·福斯特·琼斯是不可能杀人的。虽然在十分钟内让柯克兰爱上自己也没多大可能,但是万一呢,阿尔弗雷德决定坐下来好好和他说说话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他挪了挪屁股,让自己的坐姿稍微舒服些,“有人说过你的粗眉毛其实和你挺搭的吗?”亚瑟放下书,不耐烦地撇撇嘴,还顺便翻了个白眼,“你在三天前说我的眉毛简直无与伦比。”阿尔弗雷德冲亚瑟抱有歉意地笑笑,他发觉三天前的自己就像个孩子般幼稚,简直就像是要刻意拉住某个人的注意力。

 

 

“所以你是梦见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吗?你才打了几分钟的瞌睡就突然醒了,我以防万一你等会儿把过错都推到我身上才问你的。”亚瑟低着头又轻轻地翻过一页,他看完上一页不过才过了二十秒钟而已。这个人还真是有够别扭的,非得在关心别人的时候找个不像话的借口。

 

 

 

“没有,一切都还挺好的。”阿尔弗雷德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他突然觉得自己不能这么不明不白地又死一遍,他得搞清楚一些事情,比如说那个炸弹是谁的,如何爆炸的。

 

 

“你貌似在担心着什么,要去拯救世界吗?” 

 

 

“差不多。”阿尔弗雷德无法对火车的轰鸣声视而不见,那声音瘆人,又在他的耳朵里呜呜作响。

 

 

“自以为是的笨蛋。”亚瑟的声音很小,但是依然穿过所有噪声,直接戳在阿尔弗雷德的头脑正中,“难道不是吗?你自认为自己帮了别人不少,可最后全部都搞砸了。”

 

 

“不会,至少我想这次不会。”他站起来,抬手看了看手表,“还有五分钟。”与此同时,亚瑟也站了起来,“柯克兰,你要去哪里?”

 

 

“阿尔弗雷德,这真是让我荣幸,三天以来你第一次叫我‘柯克兰’而不是该死的‘亚蒂’。”亚瑟或许不是刻意的,但他在“柯克兰”和“亚蒂”两个单词加了重音,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放心好了,我只是去厕所而已,不至于埋个炸弹。”

 

 

他在发什么无名火啊,或许我应该在这里等他,然后给他好好地道个歉,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着,把头转向窗户,他直直地看着窗外的景色,一丛丛的荒草和灌木,空气变得有些冷,阿尔弗雷德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火车停了一阵,乘客开始陆陆续续地离开。还有一分钟,火车又开始前行但亚瑟还没回来。艳阳高照传来的阵阵暖意不能使阿尔弗雷德感到一点惬意。接着是尖锐的爆鸣声。

 

 

“操!”阿尔弗雷德没想到一醒来他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单词,这也绝对暴露出他心里的恐惧和不知所措。“阿尔弗雷德你还真是蠢,试问天下还有谁能比你的反应来得更加迟钝。”阿尔弗雷德扬了扬眉毛,“亚瑟他为什么对于我对他的称呼感到生气。”

 

 

“你觉得呢?你从三天前开始就不顾他的反对一直叫他‘亚蒂’这样的昵称。”

 

 

阿尔弗雷德想起亚瑟的样子,他穿着并不显眼的风衣,很是有英国人的风格,他的表情似乎只有冷淡、不耐烦以及嘲讽,他很瘦,没准也有很多肌肉,他喜爱平静,他能在吵闹的环境下认真地看一本书证明他一定是个知识分子以及有涵养的人,不过这值得怀疑,因为亚瑟会用很难听的语言讽刺人,他是个性格古怪别扭但很温柔很好相处的人,至少对于阿尔弗雷德而言是这样的,他一定不会是个女孩儿们理想中的爱人,但一定是个完美的丈夫。阿尔弗雷德在脑内过滤着和亚瑟相关的信息,最后他自己都惊讶于这么多居然只来自于十几分钟的观察,因为妮可姑妈一直以来都说阿尔弗雷德是个热心肠但不仔细不能很好换位思考的孩子,等等!妮可姑妈!

 

 

“混蛋,很抱歉现在我只有这么称呼你了,妮可姑妈知道我现在是安全的吗?”

 

 

“你怎么称呼我无所谓。如果你帮我了这个忙的话,你会很好地回到妮可姑妈家,你的那辆火车就是去你妮可姑妈家的。否则你的妮可姑妈会悲痛欲绝,但别担心,她会一直很安全,我发誓。”这样的保证让阿尔弗雷德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你还可以告诉我更多关于亚瑟的信息吗?比如说家庭背景、人际关系之类的。”

 

 

这一次的回答没有那么快,它停顿了很久才有了声音,“父母离异,性格古怪,厨艺差,自以为是,没有朋友,始终沉溺在痛苦和悲伤中。是个,混蛋。”它的语气里头一次有了些许明显的感情,在那之前,它说话一直都既不焦躁也不急迫,听起来很客气,可这次它有些无奈和恼怒。

 

 

 -------------------------------------

 

 

 “嘿,阿尔弗雷德你没事吧?”一如既往,阿尔弗雷德难以想象有着这样经历的人还怎么做得到关心别人,甚至只是个认识三天的陌生男人。 “别担心亚蒂,英雄好着呢。”阿尔弗雷德希望自己现在的样子不会让情况变得尴尬,单方面热情没什么用处,他拿掉亚瑟手里的书,“别看书了,在火车上看书对视力没什么好处,为什么不选择跟我聊聊天呢?”上帝保佑这不会让他生气,要不然他的打算就全泡汤了。“如果你嫌我们还聊得不够多的话。”这句回答真是让人惊喜。

 

 

但阿尔弗雷德语塞词穷了,他不知道该问什么好,他不认为自己还有什么好问的,谁知道三天前、前天、昨天、十分钟之前的自己还剩什么没说,看吧,有时候太过于健谈对于未来的自己可不是什么好事。“让我猜猜,你大概是觉得自己没话题可说了。”亚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阿尔弗雷德,你差点就真的让我以为你上通天文下知地理了。”

 

亚瑟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有一种英国人特有的含蓄的美,嘴角只是上扬一点点的弧度,看上去就只是个礼貌又敷衍的笑容。妮可姑妈以前对阿尔弗雷德讲过:眼睛是知道一个人心情的窗户。于是他现在凝视着亚瑟的眼睛,想知道亚瑟到底是如何想的。阿尔弗雷德突然感觉有点不对,绿色本是很特别的颜色,它既不是冷色,也不是暖色,能让人感到平静,可现在那双绿色眼睛让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的心脏跳个不停,脸颊还有点发热。

 

 

“很热吗?你的脸看上去跟猴子屁股似的。”

 

 

“还好,对了亚蒂你是要去哪里做什么?”上天,阿尔弗雷德总算是想出来一个问题了,他明白自己是绝对不会问一个不熟悉的人这么隐私的问题的,不过现在他觉得亚瑟和他关系还算不错。

 

 

“不知道也无所谓,反正随便哪里对于我而言都一样。”亚瑟脸上没了笑意,挑了挑眉毛,看上去毫不在意。

 

 

“在这里就不一样,因为我在这里。”

 

 

时间真是个混蛋,莫名其妙地好像变慢了些,亚瑟没有说什么,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阿尔弗雷德,反倒是说出这话的人,抿了抿嘴巴,不停地转着蓝色的眼珠子。这么看来爱情也是个混蛋,它让一向无所畏惧、所向披靡的阿尔弗雷德觉得有点尴尬而且羞耻。但阿尔弗雷德说这话并不是无凭据的,你看见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笑起来的眼神了吗?他本来是敢百分之百保证亚瑟是喜欢他的,但亚瑟现在木愣的表情和反应让他不得不怀疑了自己,阿尔弗雷德本以为亚瑟会红着脸反驳他,亦或者装作一脸平静加上讪笑狠狠地嘲讽他一番,无论哪一种都完全可以证明阿尔弗雷德的想法,偏偏是“无反应”这种情形,完全不合情理,排除掉亚瑟真不喜欢阿尔弗雷德的情况,亚瑟也不可能有这种反应。

 

 

不科学!这绝对不科学!

 

 

阿尔弗雷德淌着冷汗不自然地低头看了看手表,两分钟,仅仅才过了两分钟。要是亚瑟和自己是真的相爱的话,他就再也不用回去听那难听得要死的声音了,还有阴阳怪气的语调。阿尔弗雷德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眼睛也干涩得很,他明白自己没有想哭的心情的,只是突如其来的呛人的感觉填充了他的喉咙。阿尔弗雷德抬起了头,看见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的亚瑟的眼睛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在阳光下不断闪着光。

阿尔弗雷德算是彻彻底底地松了一口气,他对了,他用自己和亚瑟的一次性命作为筹码赌赢了。

 

 

不管怎么样,现在的重点是在最后的三分多钟带着亚瑟下了这辆会爆炸的火车。阿尔弗雷德还是记得自己的任务的。但是如果直接告诉亚瑟这辆车上有炸弹他一定只会当自己是个中二的笨蛋,噢,英雄是想救所有人的,但是现在看来做不到。

 

 

“亚蒂,下车吧。”阿尔弗雷德对亚瑟伸出手,这次总该是胜券在握了。

 

 

就像之前说的那样,时间是个混蛋,如果再不抓紧一点迎接自己的又将会是一次爆炸。所幸的是亚瑟虽然没有牵住阿尔弗雷德的手,但是却起身跟在他后面走向快要关上的门。

 

 

阿尔弗雷德被推了出去。接着是远处的红黑相间的蘑菇云。

 

 

“让我回去,现在。我发誓那将会是最后一次,英雄绝对会把亚蒂带出。”

 

 

“哦呀,我们的英雄这一次火气居然这么冲啊。”

 

 

变了,这次的声音清晰明了得多,明显得听得出来是个英国男人,这个和阿尔弗雷德说话的人换了,“之前的混蛋呢?”

 

 

“啊啊啊,忘了变声器,他?死了。”这个声音和之前的好不到哪里去,怠惰懒散以及嘲笑是阿尔弗雷德听出来的全部。

 

 

“他还真是胆子大,敢搞这么个时光机器出来。”阿尔弗雷德听见了敲打金属的声音,“这样吧阿尔弗雷德,我给你一个电话号码,是那个混蛋,啊,也是那个弄炸弹的人,你完事后就打给他好了。”

“这就送你过去啦。”

 

 

-------------------------------------

“嘿,阿尔弗雷德你没……”

 

 

“亚蒂我很好。”阿尔弗雷德打断了那句他已经停了好几遍的问候的话,时间现在就是个混蛋,生怕它走快了一点点。“不要看书了,陪我去打个电话吧。”阿尔弗雷德抽掉亚瑟手里的书放在桌子上,拉起他的手穿过走廊,停在一个老妇人旁边。

 

 

“夫人,可以借您的手机给我的姑妈打个电话吗?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给她讲。”阿尔弗雷德弯下腰来在白发苍苍的老人耳旁说道,这样的老人一般来说耳朵都不大灵光了。

 

 

“这是当然。”

 

 

阿尔弗雷德一手拿着手机输入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的电话号码,一手紧紧地握住亚瑟的手,完全不顾亚瑟一脸茫然和抗拒的表情。

 

 

“妮可姑妈!我是阿尔弗!”

 

 

“噢,亲爱的,你在哪?我还以为我亲爱的小伙子要把我给忘了!”

 

 

阿尔弗雷德转头往亚瑟那边笑了一下,还眨了个星星眼,理所应当地回答道:“和我爱人正在前往你家的火车上,他是个来自英国的小伙子哦,所以妮可姑妈一定要多准备些吃的呀。”

 

 

“噢噢噢,当然没问题,放心好了!”电话那头的妇人听上去兴奋极了

 

 

听到那个单词亚瑟瞬间意识到什么,意图想要反驳,阿尔弗雷德却在说了一声拜拜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笨,笨蛋吗你!说些什么让人误会的话啊!”阿尔弗雷德把手机还给了老妇人后满意地看着亚瑟面红耳赤反驳着自己,这才是正确且合理的反应。阿尔弗雷德低下头亲了亚瑟一下,这是让一个人闭上嘴巴最快的方式。

 

 

“我很爱你,亚蒂。”

 

 

现在的时间还有五分钟,亚瑟尝试挣扎过后果断放弃,没可能的事情何必要费力气,而且他也不想那么做了。阿尔弗雷德是个神奇的人,他是很聒噪但亚瑟不觉得丝毫讨厌,莫名的幽默感甚至能让他久违地发自内心地笑出来。还有这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独特气质,用个老套但很适用的比喻,就像阳光一样,和他在一起亚瑟觉得很温暖和安全感。那双眼睛更是让人好奇里面都有些什么能让他觉得自己有会随时被陷进去的“危机感”,或是一片万里无云的蓝天,或是一片浩瀚的银河,也有可能是有几颗闪耀的星星陪衬着的黑洞。阿尔弗雷德是个危险的家伙,亚瑟被他搭讪(划掉)搭话十几分钟之后就这么警告着自己,可自己像是中了毒一般,越是想远离阿尔弗雷德,越是不自觉地接近阿尔弗雷德。

 

 

爱情真是个会搅乱思维的混蛋!

 

 

或许和他在一起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在那之前有东西要带走。

 

 

“所以说我现在要和你去你家了?”

 

 

“没错,亚蒂你现在是英雄的爱人,我们可是在交往啊。”

 

 

还有四分半,还阿尔弗雷德加快了脚步,火车门已经开始缓缓打开了。回到了座位上,亚瑟率先拿起了那个从一开始就十分容易被忽视的黑色袋子,从阿尔弗雷德手心传来的阵阵暖意给了亚瑟不少鼓励。

 

 

起码他们总算是赶在最后一刻下了火车,从慌里慌张到气喘吁吁的两个人看着对方突然笑了出来,阿尔弗雷德的手还没有松开。

 

 

时间到了,但阿尔弗雷德没有回去,那列火车也没有爆炸,还有亚瑟陪在身边,真是一个圆满的结局。阿尔弗雷德看到了一个电话亭,他突然想到那个人要他来打一个电话。

 

 

“对了,我还要去打个电话。”阿尔弗雷德凭着记忆拨出了号码,亚瑟的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

 

 

“阿尔你给我打干什么?话说回来我有给过你电话号码吗?”

 

 

[啊,是这样的。]

 

 

“当然有啦,亚蒂你记性还真是差,英雄只不过想试试你给我的电话号码是不是对的而已。”

 

 

“快走吧亚蒂,妮可姑妈做的饭菜可棒了!”

 

 

仍然是一个美满的结局。

 

 

 

【END】


评论(8)
热度(29)

© 露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