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手,所以说也不是太太。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极东主吃耀菊,不拆。

喜欢瑞金和雷安。

极端的cp洁癖。

头像截自sm27908677

【米英】二十一天

cp/米英

#有普洪,注意避雷。

 

【第一天】亚瑟视角:

 

你要我该怎么形容我现在的心情?噢,上帝啊!看看这温暖的阳光,听听这清脆的鸟鸣声!


我分手了!分手了!终于和那个英语烂到渣,一天只知道吃垃圾食品玩垃圾游戏的美国混蛋分手了!

 

我,亚瑟·柯克兰,总算是回归了单身,回到了过去我一手遮天的时候,逃离了那个该死的阿尔弗雷德了!

 

想想阿尔弗雷德提出分手时候的样子,脸上一反常态连一丝笑意都没有,和我分手绝对是他今生今世犯过的最大错误。哈,真是滑稽得很,明明是提出分手且分手前更任性的那一方,硬是表现出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感觉下一秒他那蓝眼睛就真会出现液体。

 

不管怎么说,从此以后我一定能有一个更美好的生活。工作完一定要约安东弗朗他们去喝一杯!

 

阿尔视角:

 

英雄就是英雄!就连和Art…呸,亚瑟分手都说得那么若无其事、事不关己,我的老天!谁要是看到他那个时候的样子一定会心疼他的,当我和他说这件事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愣住了,瞳孔放大,那双幽森森的绿眸就差点没把我给吃了,他在克制自己不马上冲上前来给我一拳或是一耳光的欲望,英雄都差点心软下来想搂着他给他说我只不过是在开玩笑而已。但他同意了,挂着一副性冷淡的表情同意了。

 

真是值得纪念的一天啊,英雄恢复自由了!至于亚,亚瑟,这个世界上难道除了我还会有第二个傻瓜愿意做他的恋人吗?好吧好吧,光是料理,这个世,这个宇宙,只有英雄我自愿吃,也只有我吃了才会安然无恙。他和我分手绝对会是他一生中的一大损失。

 

工作完回到家总算不用看到一张满脸眉毛的脸了,还能肆无忌惮地吃我爱吃的食物。未来真是一片光明啊!

 

【第二天】弗朗视角:

 

我不明白他俩又哪根筋断了或者是搭错了,分手,分手?居然能把分手这种事情搞得这么随意?姑且不说他们成为爱人多少年了,闪瞎了多少人的眼睛,就单单他们是爱着彼此的这一点事实来说,他们也不应该做这么草率的决定。哥哥我都不想说什么了,反正他俩迟早要后悔。尽管今天亚瑟看上去挺正常的,过几天,呵。

 

还有,哥哥我一向很讨厌脏话,很讨厌粗鄙之语,但现在,我不得不承认它们有利于情感的发泄。妈的眉毛脑子有坑,昨天把我和安东拖着拉着去酒吧喝酒,想着安慰他我们也就去了。结果喝了好几瓶就他一个没醉,清醒得很,还能走直路,感情你他妈是来看我和安东发酒疯的啊?还拍了照?这让丽萨小姐怎么想?还害安东跪了好几个小时的键盘!哥哥我再怎么好脾气也是会生气的好吗!

 

失恋的人真可怕,以后,都绝对不和眉毛他喝酒了。

 

再!见!

 

【第三天】基尔视角:

 

本大爷怀疑,阿尔那小子疯了。

 

他居然敢在中午买好几个超大的汉堡包,代替乌七八糟的料理。甚至于在下班后和我们一起去KTV,这不合理,他以前都是在下班后迎着夕阳的光辉跑着回家,说什么“我家的英国甜心还在等英雄啊!”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个全世界最好的爱人。如果加班到晚上,更心塞,在我们这些单身人士面前的不是黑夜,而是亮得瞎眼睛的情侣,亚瑟他会来接阿尔弗雷德。拜托,他是个成年的男人好不好!

 

“我和亚,亚瑟分手了呀。”

 

“啊?”

 

“放心吧,我和亚蒂,呸,亚瑟是和平分手,没有吵架更没有打架啦。”

 

本大爷说的不是那个,你们分手了?你们现在分手了那本大爷从好几年前就开始吃的狗粮算什么!

 

不接受,算我求你们好吧,赶紧和好,本大爷想对得起过去的自己。

 

【第四天】安东视角:

 

我想骂人,还想打一架,和眉毛两个。他这次真的过分了,我和弗朗,作为他多年的好友,想着安慰他陪他去酒吧喝酒解解愁,结果,他不仅没喝醉,对,那个酒量酒品都烂得要死的亚瑟·柯克兰,没醉,还拍了我和弗朗发酒疯的照片,这就算了,朋友之间打打闹闹多正常啊,还发给罗维是几个意思?

 

现在导致的结果就是弗朗被丽萨小姐误会成同性恋,俺被罗维误会出轨,至于亚瑟,虽然三天前道了歉,这几天都请我吃饭,但是俺被罗维冷淡了几十个小时他该怎么弥补我啊!和阿尔弗雷德分手?别看现在他在讲台上神采奕奕的样子,笑得跟三岁儿童似的,到处发光,还真当自己和高中时候一样长得帅博学多才讨女孩儿喜爱啊,才分手几天啊,年轻人还是太冲动,依我看,亚瑟就是把阿尔弗雷德的玩笑当真了,两个别扭怪又放不下面子。连喝酒都没醉,不晓得心里头好难过了,我相信,不出一个月复合。

 

话说用番茄可以给嘴巴消毒吧,弗朗吉什么毛病啊,发酒疯乱亲人,俺都要哭了啊,俺会被罗维嫌弃的啊,番茄一定可以消毒。

 

【第五天】伊斯特万视角

 

阿尔弗雷德从几天前开始不知道抽了什么风,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男性公敌的气味,一直以来在我们眼里是邋遢大王,一天到晚和那个柯克兰腻歪的阿尔弗雷德,现在是西装革履,蓝眼睛一天到晚发着光。

 

多反常啊。

 

“基尔没给你说吗?我和亚,亚,亚,亚瑟,嗯,亚瑟分手了。”

 

“怪说不得,几天前准姐夫的那两个朋友带着柯克兰去酒吧喝…”

 

“天呐!你说什么!他还没有吸取教训吗!他上次喝了酒上吐下泻!还是我拖拉硬拽把他给弄到医院里去躺着的!”阿尔弗雷德的反应比我想象中夸张多了,杯里的咖啡都晃了晃,我怀疑那是和柯克兰相处太久的结果,因为他使劲揉了揉头发后翻了个白眼。

 

“阿尔弗雷德听我说,他身体没问题,也没发酒疯。但是,额,”我耸了耸肩,“他一直呆坐在那里念叨,好像是‘今天不能喝太多,因为没人把他背回家’什么的。看上去有点让人心疼。”我都这么说了,我都给出这样的暗示了。

 

“也是,听说安东和弗朗都喝醉了。”

 

“……”

 

没救了,我要让尤露远离这个傻子,免得哪一天突然跟我提分手。

 

【第六天】斯科特视角

 

本着作为他兄长专门请假从苏格兰来到美国和他商量一下未来他怎么规划,是立刻投入到另外一段恋情中还是更加努力工作过后再考虑,毕竟长兄如父嘛,不论怎样我都能或多或少地尽我最大的力气帮帮我这个末弟。他的接待也很是让我满意,看来还没有在美国生活久了就忘记该有的礼仪。

 

但我没想到他会把一杯叫做“茶”的咖啡递给我。

 

说实在的,他脸上平和的笑容让我倍感欣慰,他还是从那个叛逆的少年毕业了啊,成为一个能放得下很多的成熟的大人了。

 

“亚瑟,我想询问一下你的意见,你是想…”

 

“我想辞职过后去环游世界,或者是去过我真正想过的生活,顺便弥补一下阿尔弗雷德耽误了我的青春,让他看看没了他我能过得多好!抱歉,有点得意忘形了,斯科特你是想说什么来着?”

 

“没什么,其实我这次来是旅游的,你能给我介绍几处著名景点吗?”

 

我准备多请几天假,去劝劝阿尔弗雷德,看他能不能放下面子和亚瑟复合。

 

世界上怎么会有我这么好又了解弟弟的兄长啊。

 

【第七天】阿尔视角

 

哇喔,不得不说时间还真是跟握在手里的沙子似的,真快啊,都一个星期了。亚蒂没了我一个人生活一定不好过吧,真是担心他会不会喝了酒或是冰的东西胃又开始痛,晚上睡觉的时候手脚冰凉没人给他弄暖和,要是做出来的东西没人吃,不仅浪费粮食自己心里头还整得不痛快。真是可怜的人,不过英雄才不在意他,毕竟我过得很开心。

 

今天真是适合开派对啊,是时候疯一下了,以前都怕亚蒂…亚瑟喝酒来着。

 

【第八天】弗朗视角

 

“阿尔弗雷德昨天居然开派对?!他根本就不能沾酒!”

 

这是重点吗,小少爷?

 

“哈?你那是什么表情?我又不是女人,还不至于一分手就把关于他的一切全部删除扔掉好嘛。”

 

“你开心就好,你开心就好。”

 

阿尔弗雷德,算哥哥我是少见多怪,这朵艳丽的奇葩,他在昨天开派对的时候把美国独立宣言全部背了一遍,还字正腔圆,声音洪亮,特别打动人,一个二个喝得醉醺醺的听得认真得很,特别是某些人,不见得开会的时候那么积极,虽然我也不知道阿尔弗雷德他一个理科生怎么做到的。哥哥我因为要送丽萨小姐回家就没喝酒。那个场面,相当宏大壮观,一个个不是美国人的人感动得泣不成声。厉害,很是厉害。

 

哥哥我当然是淡定地拿出手机拍摄,这可是阿尔弗雷德人生中的一个可以调侃的点,反正亚瑟和他早晚要复合,他男朋友的梗,就是他的梗,这是报复的一种手段。

 

希望他们明天就复合,那么那个视频就有用武之地啦。

 

【第九天】伊莎视角

 

我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颓废下去了,总不能让阿尔弗雷德和亚瑟分手这件事击垮我一个作为摄影师的意志,虽然说他们几乎可以是我的初心。

 

他们是全天下最不应该也是最不可能分手的情侣之一,这张照片是他们在高中毕业那天晚上坐在长椅上亲吻的时候我抓拍下来的,当时那群笨蛋都醉得不省人事,只有我一个人发现某两位不在,突然看见的。这个场景很浪漫,以至于我后来翻到的时候都有点想哭,他们头顶上的烟火很绚丽,但也不过是他们俩的陪衬,我猜那可能是他们的初吻或者第二次,两位少年的动作很生疏,他们的嘴唇接触不过短短几秒就立刻转开了头,大概是害羞了。噢,基尔伯特就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

 

这张照片就有趣多了,嗯,让我想想,这大概是亚瑟高中毕业要回英国去拿点东西,顺便给他的哥哥们报平安。在机场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硬是死命拉着亚瑟的手,生怕人回去了就不来了。

 

“阿尔弗雷德,亚瑟他只是去几个星期,不过多久就会回来啦。”

 

“对啊,阿尔弗你放手,我发誓一到英国就给你打电话,好吧?”

 

哈哈,没见过这么固执的人。不过在后来亚瑟不在的那段时间里阿尔弗雷德把自己整个人都埋进了书的海洋里,等到快要学成个傻子的时候亚瑟才回来。

 

甜美的回忆在现在看来就是一把把锋利的刀子,那么就此打住,明天拉上基尔伯特一起想想怎么让他们和好。


【第十天】阿尔视角

 

刚起床睡眼朦胧并且衣衫不整的我开门就看到了人模狗样、西装革履的前男友的哥哥,那个只和我交谈了几句就开始冷笑嘲讽的自大狂,严格要求亚蒂做这做那而且凶恶的死弟控,比亚蒂更加古板刻薄重视礼仪的老头子。为什么他在不上班的时候也穿得这么正式?他不觉得辣眼睛吗?

 

正当我开始纠结要不要无视这个苏格兰人直接把门砰的一声关上然后回房间继续睡觉的时候,他清了清嗓子,接下来说的一句话把我的睡眠病毒全部消灭掉,“咳咳,琼斯先生,我希望能和你谈一谈,在你把衣服穿好之后。”有毛病啊,一大早上敲别人家的门就为了谈一谈。但我还是转身回卧室随意找了找在英国人眼里还算能看的衣服,我得证明英雄并不是一个没有礼貌没有衣品的人。Emmmm,虽然衣服是以前亚蒂买给我的,将就吧。

 

“茶包泡出来的茶的味道果然还是要差一些。”

 

“别,斯科特先生,你不可能大老远的过来就为了谈一谈美英两国茶的差距。况且有茶包就不错了,茶叶全部被亚蒂他拿走了。”

 

斯科特放下茶杯,坐端正了抬头看着我,“的确,今天我…”

 

门铃又响了,难道有谁和英雄有仇吗?

 

“哈喽阿尔弗雷德。”

 

伊丽莎白,这下危险了。她背后还有个基尔伯特。

 

“不请我进去坐坐吗?”伊丽莎白把碎发别在耳后,对我笑了笑,她是很有魅力的女性,但不可否认她的危险指数比她的魅力指数高得多,还有她身后的基尔伯特。

 

“当然,进来吧。”斯科特看见有其他客人,起身整理了一下着装,或许我应该介绍一下,“额,这位是亚蒂的哥哥,斯科特·柯克兰,这两位是我很好的朋友。”

 

英国人都这么会撩吗?斯科特见此上前弯腰对伊丽莎白做了一个吻手礼,基尔伯特的红眼睛发出来的光都可以杀人了,我以为他们可能会变成一个修罗场的时候,但事情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

 

开始还好,也就是扯了扯日常,谈到亚蒂和我们分手的时候他们简直就换了张脸。

 

一个不断用修辞引用典故来劝说我复合的男人,一个凶神恶煞用武力想要胁迫我复合的女人,还有,还有,还有一只吵着嚷着要让我复合的,额,鸟?

 

英雄现在要怀疑人生了,如果是亚蒂想要复合的话直接来找我或者发个短信也好啊。

 

不知道他们三个嗓子会不会痛。

 

【第十一天】基尔视角

 

嗓子痛。

 

本大爷就跟男人婆说,有些事情用武力和智力会来得快得多,讲理和劝说什么的根本行不通。要我说,一开始就把那两小子绑起来关在一个屋子里,什么时候复合什么时候放出来,简单粗暴多好啊。

 

一句话都不想说,亏男人婆还有点人性,把去劝说眉毛的日子推迟了一天,明天再去。

 

还是肥啾可爱得多,本大爷的喉咙感觉被治愈了不少。

 

【第十二天】亚瑟视角

 

一个人走在路上,突然前面蹦出来两个人,其中一个人还是银发红眼,真的会让我的心跳掉一拍。

 

“哈喽亚瑟,好巧啊。”

 

“我觉得一点都不巧,你们两个在这里候着我干什么?”我看着伊丽莎白的笑容,我很尊敬她,伊丽莎白很性感,而且做事从不冲动,她属于那类知性优雅的女性,当然我更喜欢她有话直说,“一句话概括你们的目的。”

 

“我们希望你能和阿尔弗雷德复合。”

 

“这么说吧,如果阿尔他真这么想他就应该自己来找我而不是你们俩,况且提出分手的是他。”这时候如果有红茶喝就好了。

 

“我们昨天去找阿尔他谈过了,还有你哥哥。”伊丽莎白说的话能让我心脏停止跳动。

 

“斯科特?他不是来旅游放松的吗?”

 

“亚瑟,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你们两个分手完全是因为冲动,要不然我们多管闲事只是为了自讨苦吃?阿尔弗雷德他就算嘴上没说,那眼神可是把什么都出卖了。”伊丽莎白紧皱着眉头,音量渐渐提高了些。

 

“……”

 

“沉默不是回答亚瑟,因为我们是朋友,我们了解你们的感情,我们才来劝你们复合。你可能都不知道,阿尔弗雷德他一开始很努力纠正对你的昵称,试着很平常地叫你的名字‘亚瑟’,到现在他根本就没有了,改不过来了。他习惯有你了,我相信你也一样。如果我没有这个把握,我们就会什么都不干,只能祝福你们能够遇到更好的人,可现实是你们俩并没有想分手。”

 

我还是没有说话,不是不想说,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说到底他们费的心思我都明白,道理我都懂,自己也想做一些有用的事情,但,人总是有一些奇怪的心理,我猜我现在就只是想要博得阿尔的注意力,就像个叛逆期的孩子想要做些极端的事情赢得家长的视线一样,仅此而已,这该死的骄傲,我早该消灭它的。

 

见我没什么反应,伊丽莎白低头叹了口气,白雾从她嘴里飘出,逐渐变淡,逐渐消失,我和阿尔的爱情可不会那样。“基尔,走了,去那家酒吧陪我喝几杯。”伊丽莎白转身就走,基尔伯特倒是向我竖了个大拇指,拍拍我的肩,轻声说道:“都是男人嘛,有什么好害羞的,干点实在的。看本大爷今天就能把男人婆拿下,过几个月就能让她陪我回德国办婚宴扯结婚证。”

 

嗯哼,这可不是废话嘛。

 

【第十三天】马修视角

 

听说阿尔和亚瑟先生分手了,虽说有些不可思议,但出于兄弟的情分,我还是想来和他住几天,照顾照顾他。

 

但是阿尔弗雷德并没有和我想象中一样把房子弄的很乱,满地都是垃圾零食的口袋包装,或者是脏衣服多到看不到洗衣篮的影子。他平常还算是个爱干净的人,可一旦碰上什么极端的事情就会颓废一阵子,没过几天又会活力四射。

 

“嘿,马蒂,你居然会来找我,真是让人受宠若惊!”阿尔弗雷德这么说着,眼睛却没离开手里的活。

 

“阿尔弗,你在干什么呢?我能帮上什么忙吗?”我试探性地问道。

 

“如你所见,收拾房子,我得把这些游戏和科幻小说都安放在仓库里。噢,原谅我实在是舍不得那些漫威和DC的漫画和周边,但英雄会把它们好好放在一起。”阿尔弗雷德抱起一个密封的箱子,放在另几个箱子的旁边,我可不敢去猜测它们的价值和重量,“谢谢你的好意,但你坐在沙发上就好,从加拿大那边过来一趟可不容易。咖啡还是茶?”

 

“咖啡就好,谢谢。”

 

阿尔弗雷德拍拍手上的灰,走在橱柜面前,“咖啡咖啡咖啡…找到啦。啊,抱歉兄弟,只有速溶的了,我还没来得及去买咖啡豆。”

 

“没,没事的。”

 

“你想问我怎么了?别问我怎么知道的,马蒂你的心思太好看出来了,哈哈。”

 

阿尔弗雷德,这个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几乎在所有方面都胜出我,从小到大,几乎所有同龄人都围着他转。但他不会察言观色这一点真的很欠揍,比如现在,我十分担忧他在公司的人缘如何。

 

“我和亚蒂分手了十多天,但我现在想和他和好。我承认这很自私而且,”阿尔弗雷德撇撇嘴,“自以为是,所以我没打算直接上去对他说一句‘嘿亚蒂,英雄还爱你,我们和好吧’,我的天,小孩子都不可能会这么做的好吗。我是个成年人,应该明白什么叫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后悔那种东西不存在,这次的短暂分开能让我们更好地看见对方的好和自身的不足。我想让亚蒂看到我的改变,让他知道我爱他,一直都那样,没改变。”

 

我哑口无言,阿尔弗雷德成熟了不少,从一个莽撞的小伙子变成真正能为爱人付诸行动的男人。

 

行动派的人总是要讨喜一些。就像阿尔弗雷德现在这样,他拿出了和他以前追亚瑟先生时一样的干劲。这总该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第十四天】 基尔视角

 

(恶友组的闺蜜茶话会x)

 

呀,又是本大爷,先让我笑一会儿,哈哈哈哈哈哈!亲父在上,伊丽莎白她真答应我了!

 

“基尔你在笑些什么啊,哥哥听着很不爽哦。”

 

咳咳,先不谈我和伊莎,毕竟现在眉毛和汉堡小子俩人比较重要。

 

“我上次和伊莎一起去找亚瑟他谈过话了,不过他看上去有点无所谓的样子。”

 

弗朗吉和安东尼击了个掌笑了起来,“眉毛他就那样,表面一副别人要操天日地都和我没关系的样子,心里比谁都慌。俺和弗朗吉,和他仇视了那么多年,他一遇到什么事情很多时候都是‘我没什么所谓’的欠揍表情。”

 

弗朗吉点点头,补充道:“你要说是乐观哥哥我也同意,不过那分明就是放不下内心的骄傲。”

 

本大爷在他们俩一脸惊讶的表情下拿出了阿尔弗雷德和亚瑟的3D小模型,当然是伊莎做的,本大爷还没那么心灵手巧。“我们要做一些能让他们和好的计划吗?比如说游乐园偶遇什么的,哈哈哈。你们怎么都不说话?”

 

有敲玻璃的声音?我操,眉毛,他怎么在这里?还带着一个能带来冰雪和火山的笑容。

 

他走了进来,“基尔伯特,不得不说你这还做得蛮好的,特点和体型甚至于是穿衣风格和表情都特别准确。所以为什么是阿尔和我?没做其他人的吗?”

 

那边的两位朋友你们说说话好不好!一声不吭真的很吓人!

 

“话说你在休假日和你的恶友在咖啡店里聊天居然都不陪陪伊莎?她就算是个腐女也不至于把自家男人往外推吧?”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基尔伯特!”你们这时候异口同声只会让本大爷心寒好不好!

 

亚瑟很自然地拉出椅子坐下,把玩着桌上的模型,说道:“我知道你们在商量什么,没必要藏着掖着,我和阿尔的事情由我们俩自己解决,虽然我们有好久都没联系了。Emmm,我是个成年人,还是有自己的打算啦。总之,还是,还是谢谢你们为我俩这么操心了。我还要去上课就先走了,你们慢慢聊。”他起身,椅子的移动没发出一点声音,“基尔,谢谢你的模型,我做个纪念。”

 

至此,我们沉默了。

 

可那是伊莎做的啊,被拿走了我会被骂的…

 

【第十五天】亚瑟的学生视角

 

柯克兰教授最近变了很多,一开始我们上他的课完全没精神,并不是因为他的课有多糟糕,更不可能是长相和口音问题,而是因为他很少笑,一笑起来又有些毛骨悚然。偶尔他也会有幸福的笑容,如果他在上课前接了一个电话的话。最不幸的是在上课前柯克兰教授和另外两位温柔些的教授又纠纷,柯克兰教授有绝对的职业操守,他倾尽全力不把自己在课外的情绪带到课堂上来,对每个学生都可以说是温柔相待,但是人的面部表情哪有那么容易控制,于是我们连毛骨悚然的笑容都不想见到,愤怒的表情都要好些。

 

直到十几天前,他,他的精神状态可以说是他的一个巅峰,笑容常在,上的课生动有趣,简直就像是解放了一样。那种不正常的状态只维持了短短几天,最近他更接近于一个陷入恋爱沼泽的人,别问我为什么这么认为,他在向我们不停地了解现在的潮流文化,穿衣风格也更加接近于现在年轻人的风格,而不是黑色大衣。更加重要的是,他的料理没人解决了。

 

我们都还是很尊敬爱戴亚瑟教授的,希望有英雄能把他从沼泽里拉出来又不让他感到痛苦。

 

【第十六天】亚瑟视角

 

时间感觉过得越来越慢了,在我沉迷工作的时候年轻人的世界到底是变了多少啊。

 

阿尔很喜欢吃甜食,喜欢超级英雄,没准我可以把甜品做成超级英雄的样子作为礼物送给他,我的甜品做得还是很不错的。

 

不想说太多了,行动最重要。

 

【弟十七天】伊莎视角

 

基尔说亚瑟把我做的模型拿走了,对,他怕得昨天才跟我讲。其实那是好事,证明亚瑟是真的很重视自己和阿尔弗雷德的。

 

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开导他俩,那么接下来,会不会复合老实说我不敢打包票,总之,我是那么希望着的,一切还得看他们自己。都是成年人了未必还需要别人出面吗?

 

【第十八天】阿尔视角

 

一切好像没什么不同,从我提出分手到发疯庆祝自己的单身,再到现在的怀疑人生。

 

我想亚蒂了,我不清楚这样的想念会不会变淡,我也恐惧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亚蒂还爱着我吗?不知道,如果亚蒂真的不爱我了,我只请求上帝能给亚蒂一个更好的爱人,希望自己能慢慢适应没有亚蒂的日子,强迫他再次爱上我那可不是英雄的做法。

 

在没有确认亚蒂不爱我之前我是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和他有太过于亲密的关系的。

 

这才是英雄的做法。

 

【第十九天】弗朗视角

 

渐渐回归到之前的日子里了,唯一不同的是小少爷和阿尔的关系还没有确认,伊莎和基尔谈了恋爱,就连哥哥都没有什么变化好吗,还是照样追着丽萨小姐,不过我已经感受到丽萨小姐的动摇啦。

 

像我们这种多年的老朋友能做的事情都做完了,还是为他们献上最真挚的祝福吧。就算最后没成,也希望他们能过上自己最想要最喜欢的生活,有一个爱着自己宠着自己的恋人。

 

【第二十天】上帝视角

 

一切都很平和。

 

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第二十一天】亚瑟视角

 

今天是第二十一天,很特殊,有个什么法则之类的,说是一个人养成一个习惯只需要二十一天,我现在觉得这完全是在胡扯。二十一天,阿尔没有养成不吃汉堡的习惯,二十一天,弗朗也没养成每天和我打一架的习惯,二十一天,我也没有习惯没有阿尔的生活。

 

真的是,懊悔也没用,如果自己当初把那混蛋骄傲踩在脚下,问清楚阿尔要和我分手的理由,再好好谈谈,很多事情都能迎刃而解。

 

现在要到零点了,我准备下楼去吹吹凉风。

 

【第二十二天】阿尔视角

 

现在是凌晨,我在亚蒂家门口。

 

什么个鬼二十一天法则,英雄现在只知道没有亚蒂的晚安吻真的不能睡觉了,睡觉的时候没有亚蒂的抱抱不能熟睡,没有亚蒂,就算是英雄很多事情也干不了了。

 

碰碰运气,万一亚蒂下来了呢。不是常说相爱的人的心是隔得很近的嘛。

 

虽然有点冷。

 

“阿,阿尔。”

 

上天啊,当熟悉的英式口音再一次出现在我的耳畔,杂乱的沙金色头发和粗眉毛再一次出现在我的视野里,那双碧色双眸里再一次倒映出我的样子,我从五岁那年以来第二次想要哭出来,鼻子呛人得很,高兴得有种眩晕感。

 

“喂,你冻坏了吧,这么晚你在这里干什么。”亚瑟上前把围巾取下来围在我的脖子上,我直接靠了上去,抱着亚蒂说:“想你了。”

 

“你个笨蛋,想我了打个电话就好。”

 

“想看见你。”

 

“非得在这个时间来,这么冷。”

 

“亚蒂我们再谈一次恋爱好不好。”我承认自己有些像撒娇的孩子了。

 

“可以,但必须答应我。”

 

我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准提分手,什么事情都不可以,就算打架都不可以提分手。”

 

“好。”

 

“还不放开我笨蛋,我还做得有甜品,上去补充点热量。”亚蒂拍拍我的背。我松开了他,转而上前牵住他的手。

 

英雄和亚蒂的新恋情从现在开始。

 

最后让我骂一句,二十一天法则,你个******。

 

【END】

 

(写得烂,自觉滚开…)

评论(6)
热度(40)

© 露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