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手,所以说也不是太太。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极东主吃耀菊,不拆。

喜欢瑞金和雷安。

极端的cp洁癖。

头像截自sm27908677

米英的糖罐子10

cp/米英



阿尔弗雷德喜欢这样的天气,蔚蓝色的天空没有一丝云朵,阳光不算刺眼却也温暖。英国的夏天真的能够被称之为夏天吗?不管怎么说,在大家眼里平日吊儿郎当,整天都在玩乐的阿尔弗雷德考上了一所厉害的大学,父母自然是高高兴兴地给了阿尔弗雷德一笔费用让他自己去想去的地方了。


首选当然是英国,阿尔弗雷德老早就想去英国的一个博物馆看看。


现在他终于完成了他梦寐以求的事情。博物馆里很安静,人很少,大概是在英国人眼里外面的温度早已超出他们的承受能力范围中,这样也好,毕竟美国的大多数都有熊孩子吵吵闹闹的,阿尔弗雷德小时候也应该算在其中。现在?他当然能把持住自己,至少不会看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就急冲冲地跑过去。


“咳咳,先生,请不要将双手贴在玻璃柜上。”


“抱歉…”阿尔弗雷德红着脸移开双手,转身对着警告自己的人道了歉,那个人看上去比自己还要小,但是声音和语气告诉阿尔弗雷德事实绝不是这样,万一英国人都童颜呢,在昏暗的灯光下分辨不出他眼睛的颜色,但是,他的脸色应该不怎么好。阿尔弗雷德尴尬地走去另一个地方。


“这是最后一个要看的地方了。英国会有汉堡吗?等会儿我的肚子可就空了。”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着,来到一处摆着模型并且没有玻璃柜和警示语的地方,为了确认他还仔仔细细看了好几遍,确认这并没有严禁触摸之类的语言后,阿尔弗雷德放心大胆地开始用指尖触碰着模型,他可能要忘记肚子的饥饿感了。


“先生,那是不准把玩的。怎么又是你?”是那个人,阿尔弗雷德这下是看清他的外貌了,有个他想无视都无视不了的特点,眉毛,超级粗,但是在他脸上看上去倒是适合得很。是绿眼睛。名为“亚瑟·柯克兰”,工牌上写着的,别怀疑阿尔弗雷德的视力,他鼻梁上的眼睛就是个平光镜。


阿尔弗雷德突然意识到自己看着别人出神的行为是有多么无礼,急急忙忙地再一次道了歉,走出了博物馆,但是他并不准备就这样回宾馆呆着。他今天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的,但是事与愿违。于是他决定等一下那位亚瑟·柯克兰,请他去喝咖啡,不,英国人应该会更喜欢红茶,那就请他喝红茶好了,他们一定会成为朋友,阿尔弗雷德信任自己的社交能力,然后自己在英国就有了一个免费的导游。运气好的话没准亚瑟是美国的留学生,如果上天眷顾他的话,亚瑟可能和他会是一所大学。自己和亚瑟有一定的几率成为恋人,婚后他们可以去领养一个或是两个孩子,然后…


“不!阿尔弗雷德你在脑补些什么!!”阿尔弗雷德拍拍自己的脸,天呐,他明明待在空调底下,脸却烫得要死,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在脑补一个发生几率只有百分之一的事情。


“是你,那个不听招呼的美国人?”


阿尔弗雷德掩着面抬头就撞上那个人的碧色眼睛,慌乱地起身做了自我介绍,他连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好,“额,我是阿尔弗雷德·琼斯,亚瑟先生你好,你,你的名字我在你的,嗯,工牌上,对,没错,就是工牌上看见的。额额额额,我是想说,红茶,是的,红茶,我能请你去喝杯红茶或者吃顿饭吗?为了道歉。”


亚瑟眨巴眨巴眼睛,看着阿尔弗雷德,这个美国人的行为简直堪称怪异,他以为美国人都不知道害羞是什么的,看来这是自己的偏见,“所以,阿尔弗雷德,我没叫错吧?你是想说,你是想约我,对吗?”


阿尔弗雷德发觉自己的手心已经开始冒冷汗了,他现在有点懊恼,老天,他无论是和谁一直以来都是充当健谈者的那一方,而现在自己甚至有些语无伦次,“对!并不是,噢…”


“有免费的红茶为什么我不去?现在吗?”


“当然!”


阿尔弗雷德跟着亚瑟玩得很开心,他不知疲劳地听亚瑟说了好多好多英国的辉煌历史,他当然也苦着脸赞美了亚瑟的料理。在阿尔弗雷德眼里,亚瑟就是“绅士”的完美解释,当然是对待陌生人和女性。在英国的两个星期他简直跟着了魔一样,计划好的了解课外知识、感受不一样的文化,全被抛在了身后,毕竟他的注意力几乎全部在那个英国人身上。


最可悲的是,等到阿尔弗雷德回国他才发现自己没有亚瑟任何的联系方式,电话、推特、脸书,一个都没有!连一个都没有!他甚至不知道亚瑟就读的大学是哪一个,你简直不能想象阿尔弗雷德那几天都是怎样的浑浑噩噩混日子的。


开学那天,事实再一次证明上天是眷顾阿尔弗雷德的。


【END】

评论
热度(22)

© 露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