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手,所以说也不是太太。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极东主吃耀菊,不拆。

喜欢瑞金和雷安。

极端的cp洁癖。

头像截自sm27908677

【米英】关于不会爱和没人爱

cp/米英

#有普洪,注意避雷。




阿尔弗雷德是个奇怪的人,他知道父母和亲人们都爱着自己,但他不理解也感受不到亲情,他知道朋友们都喜欢自己,但他无法理解友情,对于爱情亦是如此。他会哈哈大笑也会泪流成河,他只是不能理解各种各样的感情,就算有一天父母和家人死亡,就算朋友们都离他远去,他或许也不会有丝毫的感情波动。爱情?上天,在阿尔弗雷德知道这个单词时,身边的朋友无一不谈情说爱,独独阿尔弗雷德甚至不能理解这个单词的存在意义,为此他看了各种各样的色情片和爱情片,可惜的是还没开始几分钟他那倔强的眼皮就要耷拉下来。

 

他认为这和自己从小到大都乐观过头有关。

 

在父母离婚的前几天,家里简直是个地狱,满地的碎玻璃渣,充斥着整个房子的不是吵闹声就是寂静,阿尔弗雷德倒是不以为意,该干什么干什么,他照样可以哼着在幼儿园里新学的歌,把绕过地上的碎玻璃渣当做一种冒险游戏,踮起脚尖把房间的门关上,乖乖做完作业后要么拿出最新一期的漫画书看要么在本子上涂涂画画,该吃饭时就吃饭,父母就算是吵架也不会忘了他的。总之,阿尔弗雷德自小就不是个会寂寞的人。在父母离婚后,阿尔弗雷德非但没有感到悲伤,更没有将这件事加以隐藏,他甚至挂着笑容在学校到处说“英雄很可能有两个爸爸妈妈了!”

 

在阿尔弗雷德的世界里,任何人对他的爱都是单向的。

 

他曾经尝试着去爱别人,太难了,比他在生活和学习中遇到的任何问题都要困难。他对谁都只是停留在感兴趣或者烦人的阶段,哪怕是身材火辣的女孩装作无意地碰他的下体,暗示自己想和这个身材和长相都不错的小伙子打一炮,这时阿尔弗雷德多半会沉下脸,推开她们,阿尔弗雷德只是在生气,生气那些女孩明明会有爱的人却不好好珍惜自己。

 

 

 

亚瑟也是在学校数一数二的怪人,没人愿意喜欢他,就算是亲人,也好像和他之间有一层看不见摸不着的墙一样,就算是他那几个喜欢欺负他的哥哥,都总是离他远远的。亚瑟在想这会不会是自己的问题,但是自己明明一直以来谦逊又彬彬有礼,看准场合说正确的话,对待事情严谨仔细,别人的请求通常来者不拒,出门穿戴整洁,他就是个标准的绅士,甚至是英国人特有的古怪幽默感他都刻意隐藏起来了。用世界上最好的词语来形容他都绝对不会过分。这一切的一切,居然都还比不过一个美国人的鲁莽冲动?

 

亚瑟觉得这多半是人们的审美观发生变化了,准确来说是扭曲。

 

从小到大,亚瑟作为柯克兰家里的末子,成绩优异,尊敬长辈,爱护幼童,即使是熊孩子把他心爱的限量版泰迪熊给剪烂了他也不会发火,也不会垮下脸来摆脸色,只不过是关在房间里偷偷哭一场。他一直都是那个“别人家的孩子”,“懂事”“乖巧”是他身上的标签。在学校更是不用说了,现在大学姑且不谈,至少在之前的读书生涯中,情书这个东西,亚瑟是最不缺的,但是他会回信,每一封,都会用优美但易懂的词藻和句子,用漂亮但简约的信纸装好,递交给那个告白的人。这样柯克兰式的拒绝方式反而是让告白者络绎不绝。亚瑟·柯克兰,简直是所有人心目中最理想的人生。

 

而现在,没有人喜欢他,没有人讨厌他,更多是尊敬和佩服,还有利用。

 

仿佛是诅咒,不,是上帝的旨意一般,这两个可怜的人遇到了。那是开学的前三天,亚瑟在周边的公园慢跑完准备回家,这晚的月亮简直亮得诡异,惨白的路灯与月亮简直不能相提并论。亚瑟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不自觉地慢了下来,学校的红人阿尔弗雷德手握着手机坐在长椅上发呆,噢,当然也有可能是在想什么问题想到出神,亚瑟带着种种疑问走近他,阿尔弗雷德这个时间段应该在家里开派对才是,而且,他家离这儿还挺远的。

 

“阿,阿尔弗雷德?”

 

美国人猛然抬头,手机差点被一个哆嗦甩了出去,显然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在确认只是一个眉毛粗得可怕的人之后才缓了一口气,笑容再次自觉地出现在他的脸上,这是他的习惯,“噢噢噢,伙计,你的声音可真是太轻了。”

 

亚瑟坐了下来,他有点惊讶阿尔弗雷德的反应居然这么大,“你在这儿发呆干什么?”

 

阿尔弗雷德督了他一眼,说道,“派对,”听到这个单词亚瑟轻笑了声,“派对太无聊了,我就出来散步,不知道走了多久,就到这里来了。”

 

“意思是说你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回去?”

 

阿尔弗雷德转了转蓝色的眼珠子,点了点头。

 

亚瑟嘴角挂起一抹幽幽的笑,抹了抹不存在的被笑出来的眼泪,“阿尔弗雷德,是吧?这太有趣了,最喜爱热闹的人觉得热闹的人群和派对无聊。”

 

“哈?亚瑟先生你装得也很辛苦吧?“

 

“你说什么呢?“总不可能没人喜欢这种事情会被他知道吧,拜托,他们在这之前甚至连话都没说过。

 

阿尔弗雷德侧过身指着亚瑟说道:“就算你平时在学校仪表堂堂,果然英国佬那诡异的幽默感还是藏不住。“

 

“你的重点可真有趣。”亚瑟用力抓住阿尔弗雷德伸出来的手指,果不其然,阿尔弗雷德痛得抽了回去,往涨红的手指上吹了几口气,“你不是还有手机吗?”

 

“没电了啊,开先玩了会儿游戏。”

 

“你家人呢?”

 

“没在家。”

 

“你朋友呢?”

 

“他们只会觉得我提早走了。”

 

“你的小女朋友呢?”

 

“天呐你到底要问多久,我没女朋友。”

 

“男朋友?”

 

“当然也没有…你真讨厌。”

 

亚瑟愣住了,一瞬间他甚至觉得周围的空气全都消失了,顿时他觉得自己简直连呼吸都做不到,就像是他小时候被人抓着头发摁在水里一样,随时都会窒息,从那以后他都恐惧与水有关的任何运动。上帝啊,这种感觉真是又怀念又让人恐惧。

 

“嘿,嘿,亚瑟,你还在吗?”阿尔弗雷德在亚瑟无光的绿眼睛前挥了挥手,“如,如果,是我说了什么话,我向你道歉,对不起。其实,你是个很好的人,我喜欢你,真的。”阿尔弗雷德张开手臂,“如果要什么实在的道歉礼物的话,一个大大的温暖的英雄式拥抱怎么样?”

 

喘过气来了。

 

“你在撒谎。”亚瑟是在推测而已,他真不应该这么说出来的,该死的亚瑟·柯克兰,你本可以这么欺骗自己的,哪里来的自卑或者自尊心让你这么干,亚瑟懊恼地想着,指甲都快嵌入手心肉里了。

 

阿尔弗雷德尴尬地收回双臂,“额,这次没有,真的,相信我。”

 

亚瑟冷笑了几声,颇有嘲讽意味,对自己的讽刺,“我就知道,像你这种受喜欢的人嘴上一向没几句真话。”

 

阿尔弗雷德挠了挠头发,这个英国人真让人恼火,被误会的滋味可不怎么样,他准备说出那个一直被当成玩笑话的真相,“亚瑟,听好了,我做不到爱别人,也不能理解‘爱’。”阿尔弗雷德看见亚瑟深吸一口气的样子心里不禁一阵开心,至少他把这当作一个让人震惊的事情来看待,“但是英雄发誓,我对你的感情有点不一样,我也不能确定那是不是爱或者什么,可能吧,我觉得我应该试一试。”

 

[这个世界上相似的怪人总是会成对地相遇相识相爱。]无视最后的单词亚瑟现在是相信这句话的。在这之前他们不过是校友罢了,他们之间的差距是星星和沙子的距离,当然天上的星星是亚瑟,他们只是见过几次,听说过对方的名声。

 

“试什么?”亚瑟问道,不,他才没有什么期待。

 

“虽然不能很清楚这样的的感情,也不知道它是友情还是什么,不过先交往着看看吧!”

 

如果美国人都和阿尔弗雷德一样地思考问题的话,这个国家恐怕早就完了。

 

“反正也没人喜欢你吧,哈哈哈哈哈。”

 

因为在这之前这个国家的人已经被打死了。

 

“呵呵,看在你求我的份上,我答应你也不是不行。”亚瑟真得庆幸刚刚出现的云把月光严严实实地挡住了,否则他脸上和耳尖的红晕可就一览无遗了,“所以,你准备怎么回去呢?先说好啊,我家你肯定是去不了的。”阿尔弗雷德也太好看懂了,啥心思全写在脸上了。

 

“我有钱啊。”阿尔弗雷德笑得一脸灿烂。

 

是的,在这个世界上有钱就是一种超能力。

 

“你开心就好。”亚瑟起身伸了个懒腰,“那么,就这样吧,时间不早了,我们开学再见。”

 

阿尔弗雷德只是痴痴地看着亚瑟,那近似于期待、渴望的眼神使得亚瑟挪不动脚而且浑身不自在,“你想干什么?”

 

“亲吻!亚瑟,亲吻!恋人分别时候的亲吻!”

 

“噢,你这小机灵鬼。那就,只亲一下啊。”虽说是大学生了,但也许这是初吻的原因,刚刚还索吻的热情男孩此时连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好,对于接吻跃跃欲试却倍感紧张,要是自己的心跳声被他给听到了那得多尴尬和羞耻,自己可不是个孩子了,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着,身体往前倾了一些,想让这个吻的到来早一点,哪怕只提前了几秒。

 

他不知道的是亚瑟同样精神紧绷,在交往中太主动会不会引起反感?亲吻这种事情不需要伸舌头吧?这样的顾虑突然一口气全冲了上来,两个才认识十分钟的小伙子就开始谈恋爱了,他的愚蠢哥哥们知道了会在背地里嘲笑他的。

 

 

亲到了。

 

 

阿尔弗雷德发誓他俩的嘴唇最多只接触了三秒钟,不能更多,即便只是这样的程度,他也觉得整张脸都火辣辣的。

 

最后他俩慌乱地告了别,但直觉告诉亚瑟事情发展得肯定没有那么简单,于是他失眠了,等到清晨那一阵又一阵的捶,没错是捶门声,传到他的耳朵里,亚瑟被惊醒了,他发誓不管是他的哥哥或者是邻居再或者是陌生人,他都一定会教教他们何为礼貌,明明有门铃不按为什么要用手捶门,难道不…

 

噢,是阿尔弗雷德。

 

亚瑟一切想说的话全卡在了嗓子眼,一切言语转化为了行动,在那个男孩笑着说出“早上好”之前他就立马抓住了门把手用力关过去。

 

“英雄没见过哪个人会对恋人实施暴力举动。”阿尔弗雷德嘟着嘴抱怨道。

 

亚瑟在阿尔弗雷德的额头上贴完创口贴后,还理了理他额前的刘海,至少让创口贴的存在感弱一点,“抱歉啦,你就当我是在梦游吧,确实昨晚也没睡好。”说完,亚瑟走向厨房,从他起床开始,他的胃没有一刻停下来抗议。

 

“亚蒂。”

 

“嗯?”

 

亚瑟突然手抖了一下,刀子差点没拿稳,不知什么时候阿尔弗雷德过来从背后环抱住了自己,背后的美国小伙呼出的气息弄得亚瑟的耳朵麻酥酥的。

 

“不觉得这很神奇吗?在学校里不苟言笑的柯克兰,在和我相处的十几分钟里,开心、慌张、生气、害羞、抱歉、调侃、烦躁,我全部都能用眼睛看见,一想到以后可以看见更多,我就止不住地感到开心。”

 

“…阿尔你下次抱我的时候应该注意一下我手上是否拿着刀子…”亚瑟的确很开心,那也不代表他会直白地把自己的喜悦表达出来,阿尔弗雷德松了手,走到旁边去,“那你今天是来干什么?说到这个我才意识到,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的。”那把刀子被亚瑟硬生生地插在刀板上。

 

阿尔弗雷德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瘦弱的人还有这么大的力气,他不自觉地避开亚瑟那锐利的眼神,“一些额额额,很正常的方法。我今天来是想和你一起出去逛街啊,后天就要开学了。”

 

“可是我没什么东西要买啊。”

 

阿尔弗雷德看见一旁还未清洗的茶杯,是那种说贵也不贵的,而且既然亚瑟在用,那就证明一定不会是哪个重要的人送他的,否则他一定会把它们和柜子里看上去就非常老的《莎士比亚合集》锁在一起,所以如果碎了也不会被骂。

 

“现在有了。”

 

“阿尔弗雷德你个小混蛋。我他娘就应该宰了你。”

 

话是那么说,最后亚瑟还是被拉着去逛一圈,准确来说是约会,噢,别傻了,阿尔弗雷德是第一次爱上一个人第一次谈恋爱可那代表不了什么,即使他犹豫了半天连亚瑟的手都还没那个勇气去牵。当然分别的时候他们仍然有一个亲吻,他们都觉得自己没有像第一次那么紧张了,起码,他们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新学期的第一天,如果没阿尔弗雷德就会显得正常得多。

 

“甜心(Honey)!”不得不说,当这个单词闯入亚瑟的耳朵的时候他人生中第一次恨不得找个洞,当然,只需要把红着脸的脑袋给埋进去就好了。

 

但亚瑟没想到自己的恋人是这么一个有心的人,他居然能用好几种称呼来叫自己,即使有时候他仅仅只是想这么叫而已。

 

“亲爱的(Sweetie)!”

 

“Love!”

 

“Daring!”

 

“Dear!”

 

“Baby!”

 

“Artie!”

 

亚瑟因为阿尔弗雷德在这天已经招惹到了不少视线,天,这太可怕了,那些人的眼睛简直跟监控摄像头没什么两样,甚至更厉害,鬼知道为什么那个在他们眼里完美的理想情人会这么叫自己,虽然自己并没有感到多么难堪,他甚至觉得好极了,但是,你知道的,亚瑟是不会表现出来的。

 

“阿尔弗雷德,我能问问你为什么今天是怎么了吗?你换了至少五种甜腻得令人发指的称呼!”

 

被质问的人愣了一下,随后开口道:“或者我还能叫你小布丁(Puddin)或者A先生(Mr.A)*?”在看到亚瑟一脸不知所云的表情后阿尔弗雷德笑了笑,“事实上,英雄只是想看看你会更喜欢哪个称呼,不过就现在看来,亚蒂会是最好的。”

 

亚瑟不停地搅拌着杯里的咖啡,一边快速地翻了个白眼,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告诉所有把眼珠子挂在阿尔弗雷德身上的人,自己在和这位爱不上任何人的小子谈恋爱!起码这样他们的眼神就会从猜疑转变为嫉妒和羡慕,天,想想那场景吧,多有趣啊,就算是亚瑟也会忍不住嘴角上扬的。

 

“噢,亚蒂,你在喝咖啡?!你明明在那天差点因为我摔了你的茶杯宰了我!”

 

亚瑟拿起旁边的书往阿尔弗雷德头上拍了一下,当然没用力,他舍不得,“笨蛋,都怪你的那群粉丝们,他们看上去巴不得把我的五脏六腑都看透。我现在上课都没精神好吗。”

 

“或许我们等会儿就可以在学校的论坛上说这件事。”

 

“…别干蠢事。”

 

听听这语气,阿尔弗雷德想,亚瑟是在玩文字游戏,他并没有说那件事情就是蠢事,也没有阻止自己那么做,这么看来,自己的恋人是支持这么做的,虽然英国人的口音听起来让人醉仙欲死,但他们总是不愿意把自己的真正想法直白地说出来,那太糟糕了。

 

“那真是太棒了!”

 

亚瑟不得不夸赞阿尔弗雷德的行动力,他在第二天就如愿被人包围着问他们何时开始谈恋爱,说实话那种感觉并不坏,亚瑟喜欢热闹,他也得到了几位喜欢他的朋友,没有比这更让人开心的事情了,特别是伊丽莎白那个女孩,虽然她问的问题可都厉害得不行,甚至是一些亚瑟和阿尔弗雷德还没有想到和涉及的事情,嗯,各种方面。

 

 

“不过后来斯科特那个混蛋在亚瑟毕业之后就把他强制带回去了。”

 

“你是在敷衍我先生,你只用一句话就把后续全部概括掉了。”

 

亚瑟揉了揉叉腰嘟着嘴表示抗议的小姑娘的头发,“我已经为你讲得够多了,而且我是来见你妈妈的。”他抬头刚好就看到呆住的伊丽莎白,“嘿,利兹,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我是来邀请你和基尔去参加我和阿尔弗雷德的告别单身派对*的。”

 

【END】

 

*DC漫画中哈莉·奎茵对小丑的称呼,姑且算是玩个梗吧,阿尔毕竟是喜欢美漫的人啊23333(实际上是满足自己的私心)

哈莉超可爱!!!


*告别单身派对:指新婚之前的狂欢。

评论
热度(39)

© 露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