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手,所以说也不是太太。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极东主吃耀菊,不拆。

喜欢瑞金和雷安。

极端的cp洁癖。

头像截自sm27908677

【米英】不眠之夜

cp/米英

#有耀菊,注意避雷。




睡不着。

 

睡得着才怪了,你喜欢的人和你睡在同一张床上你睡得着?而且这张床还不算大,两个男人睡在一起更是拥挤,亚瑟只有把自己小半个身子悬在空中才能保证自己不会和阿尔弗雷德有任何的肢体接触。

 

都怪王耀,一,不是,是两个不喜欢热闹的东方人非要在婚前搞什么派对,亚瑟以为这辈子他都绝对不会在别人家里留宿,直到他看见王耀站在门口一脸笑意手里拿着两把锋利的菜刀。

 

三个房间,王耀以“我们几个大学同学应该好好交流感情”的理由留下了阿尔亚瑟和伊万,新婚的两位当然睡在一起,阿尔弗雷德和伊万是死敌,亚瑟有点怕伊万,多么简单的分配。为什么不睡沙发?天呐,伙计,动动你的脑子,这是新房,客厅还没空调,而中.国的夏天是离不开那玩意的。

 

亚瑟知道阿尔弗雷德不喜欢和人有太过多的身体接触,自己自然也不应该因为私心让他为难,“菊,或许我和阿尔其中一个可以打地铺。”

 

“亚瑟先生,”本田菊(十分努力地)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这人根本不会演戏,“我和耀是不会让客人睡地板的。”

 

“王…”

 

“眉毛你想说什么?我在准备宵夜呢。”噢,亚瑟真是受够王耀的天然呆表情和菜刀了。

 

“额,没,没事,我是说,早点睡,祝你和菊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亚瑟如果能面对当时那个懦弱又暗自窃喜的人,他一定会扇他一巴掌,因为他,自己现在完全睡不着,眼睛干涩得就像是好几分钟都没眨眼一样。而空调,没错,就是那个该死的东西,吹出来的风让亚瑟简直像是活在冬天,在一旁的阿尔弗雷德又让他的心脏止不住地狂跳,剧烈运动完就是这样的感觉。

 

这大概就是冰火两重天了。

 

更尴尬的是,王耀,那个满肚子小算盘的人,只准备了一条被子,而在睡前热到不行的亚瑟把被子给了阿尔弗雷德,他认为如果自己有一天死了,多半是被自己给蠢死的。

 

亚瑟觉得自己快要哭了,他真的睡不着,一点也不。自己的身体都快要麻木了,可自己又不敢有太大的动作,阿尔弗雷德会因为这一点点的动静醒来的。

 

“亚瑟,还没睡吗?”是阿尔弗雷德的声音。

 

[我睡了我睡了我睡了当然我睡了。]

 

狂冒冷汗的亚瑟听见阿尔弗雷德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后把被子搭在自己身上。

 

阿尔弗雷德睡着了吗?没有,他为了催眠自己甚至回忆了蝙蝠侠漫画中一整条的世界线,细微到每一句对话中的每一个单词,即使是这样,他也没有半点睡意。他兴奋过头了,从发现亚瑟出现在派对的那个时候开始,他的眼睛就没离开过亚瑟,王耀留他们的时候,大概只有阿尔弗雷德一个人差点欢呼出来。

 

按照阿尔弗雷德的性子不是应该早就告白了吗?然而并没有,阿尔弗雷德觉得亚瑟就像只随时可能受惊的兔子,自己如果突然告白了,小兔子一定会立刻逃走,连一根毛都不会留下。那可不是阿尔弗雷德想要的结果。

 

“额,白天玩得太疯了,我现在也没睡着。”

 

你可骗鬼吧,阿尔弗雷德想,这个人白天都没和弗朗西斯打一架或者吵一架,一整天都规矩得很,晚上更是滴酒未沾,只是痴痴地看着摆在桌台上的红酒。

 

“亚瑟,我想你可以过来一点,你小半个人都悬在空中了。”嘴上是提建议,身体就直接行动了,阿尔弗雷德没用多少力就把亚瑟给抱了过来,“噢,伙计你怎么这么冷?”

 

“不不不不,阿尔弗雷德,我觉得是你太暖和了。”

 

“亚瑟你可以翻个身吗?”

 

当然,现在除了“我爱你”之外这是最能让亚瑟感到高兴的句子,他的身子已经要麻木到酸痛了。

 

“我爱你,亚瑟。”

 

月光透过窗户洒在阿尔弗雷德身上,没有了眼镜,亚瑟更能看清他心仪的人眼中所装的事物,大概是星辰和大海吧,这老套的比喻第一时间冲进亚瑟的脑袋里,阿尔弗雷德嘴角上扬的角度的一点点变化都牵动着亚瑟的心,他觉得今晚自己如果睡得着的话,一定是因为高兴得昏阙过去的。

 

这美好得让亚瑟不禁怀疑这是不是自己的幻想或者梦,毕竟他又不是没有幻想过,和阿尔一起约会什么的。

 

阿尔弗雷德看着怀里扑闪着眼睛的小兔子,脸上的微笑已经维持不住了,索性把头放在亚瑟的肩上,“那就明天给我答复好了,晚安,小兔子。”

 

第二天醒来,阿尔弗雷德已经没在了,亚瑟紧皱着眉头睁开了眼,刺眼的阳光让他想起了阿尔弗雷德的笑容,他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才摇摇晃晃地走出卧室。早饭已经弄好了,客厅里只有王耀正在吃包子,两人大概对视了十秒钟,随后一声轻蔑的“嘁”传入了亚瑟的耳朵,还赠送了一个蔑视的眼神。

 

“我王某人费尽心思给你们俩制造了那么多机会,”他喝了一口牛奶继续说道,“然而你们什么都没做?”

 

“王耀你别欺负我中文不好。话说回来阿尔他在哪里?”

 

“貌似是去预订宾馆了,想和你在中.国这边多玩几天。你手机和其他东西呢?”

 

“大部分在阿尔的包里。”

 

只见王耀一口喝完杯里的牛奶,起身走到亚瑟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正要开口的时候亚瑟边冲向门边朝王耀吼道:“把宾馆的地址发给我,我去找他!”

 

亚瑟觉得不眠之夜这个词汇以后会在阿尔弗雷德的晚安吻中消失。

 

【END】

评论(15)
热度(31)

© 露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