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手,所以说也不是太太。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极东主吃耀菊,不拆。

喜欢瑞金和雷安。

极端的cp洁癖。

头像截自sm27908677

【米英】被夺走人气的阿尔弗雷德

cp/米英

#佳佳点的学院米英 @佳佳_Mint 

#有艾米莉和罗莎。



01

 

阿尔弗雷德从未想过自己会被夺走人气这件事,毕竟谁会去想象不可能发生的事?

 

 

02

 

“我是阿尔弗雷德·琼斯,需要什么帮助吗?”这个笑着的美国男孩儿,好吧,不得不说这个笑容的杀伤力还不是一般大,对于教室外正在向阿尔弗雷德挥手打招呼的女生们而言。

 

亚瑟只是取下耳机,浅笑着说道:“感谢你的邀请,阿尔弗雷德,但是我想我自己可以慢慢习惯的。”这大概是一个自来熟的人。

 

果不其然,那群女生的关注对象立刻变为了亚瑟,他就知道,美国人对英式英语完全把持不住。融入一个完全陌生环境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因此亚瑟还在英国的时候了解了不少有关美国的事情,也顺便把所有和英式英语有差别的用语背了下来,这可费了他不少功夫。

 

虽然自己真的讨厌所有带有口音的英语,从小就生长在伦敦的亚瑟现在都还记得自己以前去苏格兰那边玩,结果那边的人说的话他没几句听懂了,全都是鸟语,仿佛自己和他们不是在说同一门语言一样。而现在,和他交谈的女生们争先恐后地与这个英国来的帅气男生说话,渴望得到更多关于这个男孩儿的信息,也顺便多听听他的口音,她们都快要醉倒在亚瑟的嗓音里了。可事实上,她们就算刻意放慢语速甚至把语调往上翘,在亚瑟的耳朵里也与难听的鸟叫声没什么两样。

 

对于亚瑟来说和不熟的人说话真是一件痛苦的事,但不否认他很喜欢热闹,他不想再被留下不好相处的印象,所以他尽量用温和的表情和能被人听清的音量回答着女孩儿们的问题。这么做的代价是他没看见阿尔弗雷德紧皱眉头笑着的滑稽表情。

 

阿尔弗雷德作为一个从小到大都被同龄人的欢笑声包围的人,受冷落?开玩笑,运动、游戏、漫画、学习成绩没有哪样他落下了,还会弹吉他,再加上他与生俱来的帅气面容和大大咧咧乐于助人的性格,噢,还有一个漂亮又会做饭的妈妈,他不招人喜欢?别别别,这种玩笑开不得,那不现实。

 

 

03

 

“艾米,你说英雄我是不是过气了?”

 

艾米莉被阿尔弗雷德趴在桌子上死气沉沉地说出的话给噎住了,连忙拍了拍胸口喝了一大杯水才笑了出来,“阿尔,你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甚至可以说很傻。”她见这个平时活蹦乱跳的小伙子没反应,他面前的汉堡也一口没动,又继续说道,“需要姐姐帮你解决掉这个看上去是身材杀手的美味汉堡吗?”

 

“不,艾米你休想动它。听我把话说完。”艾米莉受到了寒冷似冰块的眼神。

 

“放轻松阿尔,我只不过开个玩笑,你继续说吧。”

 

阿尔弗雷德咬了一口汉堡,含糊不清地说道(艾米莉发誓如果自己不是和阿尔弗雷德一起生活这么多年她根本不能知道他在说些啥):“艾米,那个上个星期来的英国转校生,就是那个随便在走廊走一走就能收到好几个电话号码的粗眉毛,我不否认他长得还不错,甚至可以说长得很帅,和英雄不相上下了。”阿尔弗雷德咽了下去,吸了一口可乐,艾米莉则心不在焉地点点头。

 

“你都不知道英雄多想和他做朋友,你知道,通常来说大家都不会对转校生有多友好,我没想到的是他几乎把所有女生的注意力都抢走了。”

 

“那真是太令人悲伤了,但是你知道英式英语的魅力就这么大。”艾米莉漫不经心地吐了句槽,以此证明自己还在听他说话。

 

“但是那没什么,毕竟证明男人高人气的证据不在于女人,而且英雄看他那瘦弱的样子,他绝对不擅长运动,然而!然而!!”

 

不断变大的音量让艾米莉捂住了耳朵,“冷静冷静阿尔弗雷德,我知道你很生气,但这里还是学校。”

 

“不我没有生气,英雄怎么可能因为这点事情生气。关键是他连运动都那么擅长,连他用毛巾擦汗、喝水、微笑的动作都引得那些疯狂的女生阵阵尖叫,噢,其他伙计也过去和他勾肩搭背的,我的眼睛当时都要碎掉了!”

 

“你至于观察他观察得那么仔细吗。”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嘛,”阿尔弗雷德边咀嚼着口腔里的汉堡边回答着,“不过我觉得他的学习成绩肯定…”

 

“啊,罗莎!我还以为你不来了。”艾米莉起身的动作和带有愉悦语气的话打断了阿尔弗雷德。

 

还未被完全嚼碎的食物被阿尔弗雷德硬生生地吞了下去,他从未想象过艾米莉居然也会有一个看上去这么文静的小姐妹。“你是?”

 

还没等艾米莉开口,名为罗莎的女孩儿就先回答了他,“你口中的那个会撩妹、运动好的粗眉毛的妹妹,罗莎。”她眨了眨眼,坐了下来,又补充道,“没准再过不久你还会给他贴上〈成绩好得要死〉的标签。别介意,要真说的话我完——全同意你对我哥的看法。而且他在英国的时候还把所有英美用语和单词的区别背了下来。”

 

真不像是兄妹,毕竟那个亚瑟看上去油嘴滑舌,而面前的这个妹妹听起来嘴巴尖利得很。但这不是自己要关注的点,重点是英雄可能真的要被完全碾压了。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着,把最后一角的汉堡吃掉了,“感谢上天,就算这个世界这么悲惨,汉堡也依旧美味。”

 

“如果你真的这么在意的话,要去找我哥谈谈吗?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时间段他会找一个安静没人有树的地方坐下来听歌画画,不过看今天这个天气他大概在自习室。”

 

“太谢谢你了罗莎!”

 

“但是你告诉我,你不会想要和他打架或者吵架,”罗莎大概是实在忍不住了,扭头捂着嘴笑了大概好几十秒才又说道,“除非你想要受打击。”

 

罗莎的话语和行为让阿尔弗雷德浑身起鸡皮疙瘩,但他现在就想去找亚瑟了,那个浑身是迷的男孩儿。

 

“现在你可以去找他啦。”

 

04

 

“嘿亚瑟。”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怪怪的,他想这大概是因为自己头一次抿嘴笑着跟人打招呼。

 

“嗨阿尔弗雷德。”亚瑟向突然出现而且在冬天满头大汗的阿尔弗雷德笑了一下,噢,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然后重新泡在书里。

 

空气安静了好一阵子,只有手指摩擦书页的嗦嗦声,这气氛太诡异了,阿尔弗雷德忍不住想要打破它。

 

“亚瑟我们是朋友吧?”

 

“是的(Yeah),当然。”亚瑟连头都没抬一下,这个回答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结果,他不是很想和才认识几天的人说太多话。

 

“所以,我们应该互相了解一下,比如兴趣爱好和特长还有性格特点什么的。”

 

亚瑟刚准备翻页的手停在半空中,他抬起头来看着阿尔弗雷德,说道:“你太好看懂了阿尔弗雷德,你热爱漫画里的超级英雄,因为你书包里装有几本漫画书,都是最新的,还有你扔掉了几个月前的电影票。你很喜欢可乐,想必这就不用我多说了。你也很喜欢汉堡,你的嘴角上都还有点残渣,大概是因为没有擦干净。运动对你而言十分重要,否则你的身材不可能还这么好。你会因为一点点成功而沾沾自喜,事实上如果你再努点力你就会成为别人口中的天才少年。和你常常走在一起的那个美女是你的姐姐,这就是我猜的了,毕竟你们都有一双,很好看,的眼睛…”

 

“噢,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亚瑟你是福尔摩斯转世吗!”

 

阿尔弗雷德目瞪口呆的表情惹着亚瑟在心里一阵发笑,他不过是想让阿尔弗雷德安静一小会儿,表面上却说道:“只要细心人人都是福尔摩斯。”

 

“但是英雄对你却一无所知啊。”

 

“啊,有两个眼睛一个嘴巴的英国人,你还想知道什么?”

 

“嗯…那,那英雄问你问题,你就回答‘是’和‘不是’,或者你不想说话,那就摇头或者点头,行吧?”

 

亚瑟合上了书,点了点头,他还真是第一次遇上这么有趣的人。

 

“你今年是不是和我一样是十六岁?”

 

“嗯。”

 

“你会打架吗?”

 

“你可以试试。”

 

“那还是算了。你成绩是不是特好?”

 

“一般般吧。”

 

“你以前在英国是不是有很多朋友和追求者?”

 

“反正比起你的还差一大截。”

 

“你厨艺好吗?”

 

“这是当然,罗莎超喜欢吃我做的东西。”

 

“你还有什么擅长的事情吗?”

 

“额,会一点小提琴,种花、看书、刺绣算吗?”

 

“嗯…好像没什么可问的了,这个游戏我们可以随时进行吗?”

 

“当然。”

 

 

05

 

“艾米莉啊,姐啊!”

 

艾米莉看着晚回来那么久的弟弟,脸上还没有挂一点喜悦的成分,忍不住放下手里的冰欺凌戳了戳他的脸,打趣道:“喂你没事吧?罗莎的哥哥对你做了什么吗?”

 

阿尔弗雷德把包扔在床上,从冰箱里拿了一瓶冰可乐出来,猛喝了一口,打了个嗝才回答,“你弟弟被完全碾压了。亚瑟几乎是完美的,天呐,我都找不出语言来夸他。不出意外的话,他大概就是下一个学生会长。”

 

“你讨厌他啦?”艾米莉用手肘碰了碰阿尔弗雷德。

 

“没,正好相反。”

 

“那你喜欢他?”

 

阿尔弗雷德歪着头,手里不停抠着可乐瓶外面的塑料,他不是想故意让艾米莉的八卦之火不停燃烧以至于烧了她自己,他只是在想该怎么组织语言,“大概吧,我有点想和他做朋友,但是他看上去有点不好相处。”

 

艾米莉的手搭上阿尔弗雷德的肩膀,“没准亚瑟和罗莎都是一样的,和不熟的人说话总有些不自在和害羞嘛,你要像姐姐一样主动点,过几天就好啦。”她又拍拍阿尔弗雷德的胸口,“我周末约了罗莎一起去游乐园,你也一起去吧,当我们俩的护花使者,我请你吃汉堡啊,嘿嘿。”

 

“谢谢了。”阿尔弗雷德翻了个白眼之后进了自己房间,他脑袋里的亚瑟太过于好了,几乎是每一个细微的动作每一个眼神都能让他的心脏跳动漏一拍,可这么几天下来除了今天他和亚瑟说的话不超过六句,阿尔弗雷德猜想他眼里的亚瑟大概有英式口音的滤镜作用。

 

 

06

 

但那不是他在假期的第二天就感觉心里掉了一块的理由。

 

这时候就需要汉堡的治愈作用了,最好是免费的,于是他理所当然地去当了艾米莉和罗莎的护花使者,顺便也去游乐园玩一圈。他不会承认自己看到罗莎来的时候,不不不,准确来说是罗莎旁边的亚瑟,那掉了的一块又自己跑了回去而且让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亚瑟我说了你可以不用来的。”

 

“笨蛋,女孩子在外面可不是那么安全,特别是你这种看起来就很可爱又瘦弱的小兔子,很容易引来危险的大狼的。”

 

噢,亚瑟今天和以往不同戴了眼镜,手里还拿了本很厚的书,很厚的书?

 

“啊,我没准备去玩,只是来接送罗莎的而已。”

 

艾米莉已经牵着罗莎的手了,速度真快,“那,阿尔弗雷德?”

 

“不,我也不去了,夹在两位女士中间可不好。”阿尔弗雷德摆摆手,坐在长椅上看着艾米莉牵着罗莎一蹦一跳地走了。

 

坐在旁边的亚瑟却没什么声音,能在这么吵闹的环境下看书也是一种技能了。

 

“那个,亚瑟,上次的游戏可以继续吗?”

 

被提问的人转头看着阿尔弗雷德,这人的笑容真是比阳光还灿烂,“啊,当然。”

 

“你有,啊…”阿尔弗雷德停顿了下,自己的脸现在八成红得跟艾米莉的口红差不多了,“你有喜欢的人吗?

 

亚瑟把围巾向上拉了拉,虽然自己的脸现在有点发烫,“不,还没有…”

 

阿尔弗雷德冷静了一会,做了几个深呼吸,“亚瑟,我发现我有点喜欢你,不是朋友的那种喜欢,是,就是…”

 

“我想我也一样。”见阿尔弗雷德语无伦次的紧张样子,亚瑟索性直接回答了阿尔弗雷德那个还没问出的问题。

 

“所以,亚瑟我可以牵你的手吗?”

 

“嗯,这该死的天气,太糟糕了,如果可以暖和一下那是最好不过了。”

 

没人愿意相信阿尔弗雷德和亚瑟的第一次约会是在一张游乐园前的长椅上牵着手进行的,还有一旁差点被遗忘的厚书。

 

 

07

 

从那以后大家和亚瑟说话时离他都有段距离,毕竟另外一个还没过气的人气王眼睛都快可以射出光线杀人了。

 

大家都以为阿尔弗雷德这是在吃亚瑟人气的醋,可惜他们搞错了阿尔弗雷德吃醋的对象。

【END】

评论(9)
热度(124)

© 露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