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手,所以说也不是太太。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极东主吃耀菊,不拆。

喜欢瑞金和雷安。

极端的cp洁癖。

头像截自sm27908677

【米英】食物链

cp/米英

#背景大概是人类、吸血鬼、狼人等等等等生物共存。






所以说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普通青年阿尔弗雷德一不小心在森林里迷了路,看到了极其需要进食人肉的亚瑟。


他曾无数次地想象自己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怎么做,起码他认为自己绝对不会像电影电视剧里的主人公一样迈不开腿,然而事实和他自己的生理反应告诉阿尔弗雷德,他连像那些被他嘲笑的主人公一样说话眨眼都做不到,他只是止不住地颤抖,双腿发软,冷汗止不住地流,祈祷这个正在吃“食物”的看上去是人的生物无视自己。


尽管阿尔弗雷德明白这不可能,除非面前这位嘴角满是血的男士又聋又瞎。


亚瑟的确是饿到受不了了,才又来森林里碰碰运气,总有想不开的人类会来这种鬼地方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荒郊野岭的,也不会有人发现尸体,这种人类,一般都没有家人没有朋友,亚瑟在进食前总会为这些可怜人祈祷。


收获远远多于他预料中的那样,起码这一年他的胃不会再颤抖了。


但他没有想到会有活着的人类跑来这里无意义地探险,不然他能享受到很美味的一餐。


跟阿尔弗雷德比起来亚瑟显得要镇静得多,他慢悠悠地站起来,拍了拍手,用大拇指抹去嘴角的鲜血,“人类,你看清楚了,我可没有杀人。”


阿尔弗雷德吞了一口唾沫,他根本不关心这个躺在地上已经被肢解的人是怎么死的,说到底那和他没多大关系,做英雄的前提是不能无意义地死去。他想转身,他想跑,他想忘记这个粗眉毛的不是人类的家伙,他想把这当成梦,这个场面实在是太恶心了。


“喂,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亚瑟动了动鼻子,然后紧皱了眉头,嗅觉太好不是什么有用的技能,“不用害怕到那种程度吧,谁要吃你啊一大股油腻食物的味道。我现在可是饿到快要晕倒了哦。”


阿尔弗雷德努力压住自己内心的恐惧,缓缓点了点头,他觉得心脏都快要冲出来了。


“你迷路了?”


阿尔弗雷德犹豫了好一阵子,嘴唇才颤巍巍地张开一点点,“……是的。”


“我差点就以为你不会说话了。现在这个时候正是野兽出没的时候,就算你没有遇到我,今天你也会变成一堆骨头。你可偷着乐吧,我还算是个不错的,额,反正不是人类。叫我亚瑟吧,我不会让你叫我怪物的。”


阿尔弗雷德没那个心思去听这个亚瑟在说些什么,他只是想自己明明还没有谈恋爱,没有看到喜欢的漫画完结,也没有吃遍全世界的汉堡包,年纪轻轻就死了岂不是太可惜了些。


亚瑟从外套的内包里拿出一张手帕,擦了擦手,走上前去扇了阿尔弗雷德一巴掌,没用很大的力,至少没在阿尔弗雷德那不算是很白净的脸上留下一个手印,这不过是把他的魂给拉回来,他看上去已经被吓傻了。


被打的人终于回过神来,耳朵也不再有嗡嗡的响声,亚瑟松了口气,以防这个人类会回头就跑,亚瑟拉住他的手腕,“人类我警告你现在这个时候不要到处跑,否则你会看见很多比我长得丑得多的家伙淌着口水,围着你绕圈圈,然后露出獠牙扑上来,我发誓你绝对不会有缓冲过来尖叫的时间。”


阿尔弗雷德咽了咽口水,目前看来亚瑟对自己是无害的,至少他还长得不错,而且嫌弃自己身上的味道很糟糕,可血腥味刺激着阿尔弗雷德的鼻腔以及胃,他难以保证自己会不会呕吐。


“不,不要叫我人类,我有名字的,叫我阿尔弗雷德·琼斯。”阿尔弗雷德挣开手腕,亚瑟的力气不是很大,或许他故意没用力,“我还是能分辨什么对我有利什么对我有害的,放心吧,我不会跑的。我相信你。”


亚瑟转身回到那具尸体面前,阿尔弗雷德的到来已经把他进食的兴趣全给弄走了,“我不在乎你叫什么名字,你告诉我了也无所谓,没准在你被我扔去怪物嘴里之后,我还能找到你的家人朋友给你弄一场风风光光的葬礼。”


“喂亚瑟你…”


“我可没说过一定可以把你带出去,万一你拖累了我,我当然是会毫不犹豫地出卖你,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这个道理你还是懂的。”


阿尔弗雷德明白自己想反驳,但无奈他觉得亚瑟说的话没有任何漏洞。


“喂阿尔,你的背包里有没有袋子什么能装的东西,这里的尸体我可是还要打包带走的。”亚瑟蹲下来,背对着阿尔弗雷德朝他招招手,示意让他把袋子扔过来。


阿尔弗雷德撇撇嘴,他没义务帮这个高傲且不讲理的亚瑟,可他一想到那些血淋淋的尸体,仿佛身上的寒毛都要立起来,所以他还是屏住呼吸在背包里翻了翻,找到了一个黑色的大塑料袋,捏住鼻子把它放在亚瑟的手上。


“你离我那么远干什么?我又不稀罕吃活人。阿尔弗雷德你先背对过去,我怕你等会儿看到进食的样子会把胃里的东西全给吐出来。”


阿尔弗雷德点点头,转过去,强迫自己想想前几天看的电影还有漫画,或者是新口味的零食也不错,然而这没什么用,他脑子里全是亚瑟吃人肉的样子,左手拿叉子右手拿刀子,慢慢切下一小块,用叉子叉着放入嘴里,慢慢咀嚼,吞咽,最后用舌头舔去嘴角的血。


天呐真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场景,这可比电影游戏里来得可怕。


“阿嚏!”亚瑟打了个喷嚏,他怀疑是阿尔弗雷德在咒骂些什么,“阿尔弗雷德,可以走了,跟在我身后,不论听到什么都不要回头,除非你想死。当然如果你死了,我会很负责任地把你丢到河里去,去除你身上垃圾零食的味道,然后你就会进我的肚子里啦。”


阿尔弗雷德跟着这个看上去瘦瘦,噢,不是很高带着英伦腔的非人生物走着,听他用无所谓甚至是开玩笑的语气讲着自己这辈子连想都不会想的事情。


“哈哈,别害怕小鬼,我会把你完好无损地带出去的。总得需要几个玩笑来缓解缓解着阴森恐怖的气氛。”


“噢这可不是能让人放松的玩笑。”阿尔弗雷德面无表情地吐槽了一句,说来也是奇怪,虽然亚瑟生吃人肉但身上没有什么血腥味,更多的是一股清香,让阿尔弗雷德想到自己乡下的爷爷的那些茶叶,比起那个可怕的玩笑,这味道反倒让他没那么紧张。


“喂喂亚瑟,你平时都怎么忍住不吃人肉的啊。”


亚瑟翻了个白眼,“你怎么忍住不吃零食的?”


被反问的阿尔弗雷德老实地回答道:“忍不住所以就没有忍啊。”


“那么我也是。”


“噢噢,你有恋人吗?你没被发现吗?”


“没有恋人,对那种事情不感兴趣,我现在活着都还是个问题。”


“如果你不吃人类的食物的话,那你岂不是可以节省下很多钱?”


“我需要装装样子。”


“好吧,那你…”


亚瑟一把捂住阿尔弗雷德的嘴巴,“阿尔弗雷德你的问题也太多了吧!?难道你想把我关起来做科学研究吗!我严肃地告诉你,你要敢有一丁点这种想法,我能让你在下一秒就消失。”


阿尔弗雷德挪开亚瑟的手,说实话这样的亚瑟有点把他吓到了,但他还是嘿嘿笑了几声,“英雄只是对你有点好奇嘛。”


傍晚了,橙色的光沾染在亚瑟的衣服上,天空掠过几条黑影,乌鸦刺耳的叫声令人恼怒。


“最好是这样,我允许你能问最后三个问题,交换条件是你现在走快点,否则天黑了,别说是你,我都得死在这里。”


真是傲慢的回答,阿尔弗雷德这么想,加快了速度,他不想死,也不想亚瑟死。


一路无言。


亚瑟是不想说了,他在思考自己何必要帮一个人类,任他在森林里到处乱走最后消失,最后自己坐收渔翁之利岂不是一个更好的选择,这样一来自己的良心也过得去。噢得了吧,亚瑟对阿尔弗雷德几乎是没有丝毫的厌恶,不同于对后辈的保护欲,虽然他认为阿尔弗雷德是个冲动的蠢小子。


而阿尔弗雷德,他正在挑选三个最有价值,好吧,实际上是他最感兴趣的三个问题来问。至于会不会有突然跳出来的怪物?阿尔弗雷德是没有必要去考虑的,怪力这个东西,能解决一切可以触碰到的可怕生物。他只需要摆个姿势,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着力点就能不费吹灰之力消灭掉对自己有威胁的生物。


以为戴眼镜的都只顾读书,那是偏见!可耻的偏见!!虽然阿尔弗雷德鼻梁上的是平光镜。


“亚瑟,人肉吃起来什么口感?”


“不怎么样,还没有那些垃圾零食美味,跟海绵一样难嚼,还有恶心的铁锈味,如果不是为了营养,那玩意我宁愿看都不看一眼。”


如果不是迷路,阿尔弗雷德也宁愿少吃几个汉堡包也不想看到今天血肉模糊的场景。


“亚瑟你住在哪里?”


“就在…你问我这个做什么?”


“方便我去找你啊,约你出去什么的。”


似乎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答案,亚瑟竟找不到一个可以反驳的点。


“哈?这听上去更像是请求啊。”


“我用的是‘Where’,而不是‘Please’,所以说这的确是一个问题,而亚瑟你应该回答。”


看来阿尔弗雷德并没有亚瑟想象中的那么笨。


“我可是吃人的。”亚瑟这样说道,试图打消阿尔弗雷德以后还要想与自己有更多接触的念头。


“你又不会吃活人,你只吃自杀的人。”


“出去了我再告诉你。”


阿尔弗雷德面对着前方,眼睛却止不住地往亚瑟这边瞟,有点粗的眉毛,和这个人倒还挺配的,好看的绿眼睛,像是森林一样,没有他们现在身处的这里诡异,看上去弱不经风的样子,没准身上也有肌肉和伤疤,就是有点怕冷,阿尔弗雷德注意到每有一阵风挂过,先传入他耳朵的不是树叶的窸窣声,而是亚瑟咒骂这温度的声音,先看到的也不是叶子摇动,而是亚瑟肩膀颤一下的样子。阿尔弗雷德索性从背包里拿出自己准备天黑之后穿的飞行外套,披在亚瑟身上。亚瑟看了阿尔弗雷德一眼,也没说什么,脸没红,耳尖却红得跟血一样。


这不是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嘛。


但是阿尔弗雷德还没有在普通人里找到比亚瑟更让他喜欢的人。


“呼,在天黑之前走出来了。阿尔弗雷德,快问吧,最后一个问题。”


“亚瑟你并没有马上把飞行外套还给我也没有告诉我你家的位置这是在暗示我,你会带我去你家吗?”


“不,不不不不,当然不是!!!笨蛋你在想什么!!!”


以防亚瑟跑掉,阿尔弗雷德拉住他的手腕,“不诚实的回答英雄是不会接受的,那么再多加一个问题,亚瑟你喜欢我吗?”


“不,当然不!”


阿尔弗雷德看着亚瑟面红耳赤极力摇头否认想要挣脱他逃跑的样子,叹了一口气,“有是不诚实的回答,英雄很不开心,作为补偿,亚蒂你要和我牵手直到到你家。”


亚瑟刚想拒绝,却看到了阿尔弗雷德嘴巴里尖利的牙,还有他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狼尾巴,脸刷的一下就白了,或许他应该换个语气跟阿尔弗雷德求饶。


“亚蒂你又没有问过我是哪个物种。”


食物链这种东西真糟糕。


【END】

(狼人食物链顶端,阿米世界第一帅!!!!!!!

(溜了溜了

评论(2)
热度(45)

© 露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