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手,所以说也不是太太。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极东主吃耀菊,不拆。

喜欢瑞金和雷安。

极端的cp洁癖。

头像截自sm27908677

【米英】亲爱的盗贼

cp/米英




这个城市的人们一向对于突发事件来不及反应,比如说警方突然宣布过去三年里到处偷珍宝名画,偷完又留下一笔钱或者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怪盗已经死亡。

 

这听上去挺好的,迟迟抓不到的犯罪者死亡,被偷走的价值连城的宝物们也都找回来了,不过是重新拍卖的时候守卫要严密些,毕竟有了第一个怪盗就有第二个第三个。

 

这么看来郁闷的就只有阿尔弗雷德了,倒不是因为他要放弃好几个小时躺在家里的沙发上打游戏的时间来灯光亮得晃眼的拍卖会场,拿着枪傻站在门口,听着名门贵族们在会场里喊出一个又一个他几乎不能想象的数字。他是和那个怪盗打交道最多的警察,没有之一,他连那个人的名字都知道,也不排除那个人给的是个假名。容貌,好吧,没谁能通过面罩看到一个人的长相。阿尔弗雷德现在都还能想起那个人得手后,对着自己得意洋洋挥手然后转身跑掉的样子。

 

当警监公布这个消息的时候,同僚们都要笑出花来了,拍手唱歌大叫准备聚餐开派对,颇有学生考完试的样子,就差还没放烟花。除了阿尔弗雷德,刚刚还坐在办公桌上吃着汉堡和同事们谈笑风生,下一秒嘴里的咀嚼动作就渐渐变慢,把剩下还没吃完的扔在垃圾桶里,说出了一个像是故意要扫兴的单词:“REALLY?”

 

“…琼斯,你难道觉得我像是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人吗?”

 

“不,当然不。”他有点后悔把剩下的汉堡丢掉了。

 

就算是这样,他也不会相信那个人的死讯,谁能完全不对一个身手敏捷的小偷的突然死亡感到怀疑呢?阿尔弗雷德宁可相信他是被自己做出来的新菜毒死的。

 

想到这里,阿尔弗雷德挠了挠头发,他总不能让那个人活着的时候打扰他,死了还让他丢掉自己的职业操守。

 

守在拍卖会门口对于他而言实在是无聊得过分,而且他还不能回头去看看那些动不动就是好几百万的宝物都长什么样。

 

好在它差不多该结束了。

 

“辛苦啦。”

 

阿尔弗雷德被一个人拍了拍肩,他没有转动脑袋或者眼球去看看关心他的男人是谁长什么样,他站直咳了两声,“还好,这是英雄的职责所在。”显然他很快发现这位走路带风的男士声线有些耳熟。

 

阿尔弗雷德把手里的枪扔给旁边的同事,一边取下头盔一边嘟嚷着:“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会轻松些……”

 

“嘿阿尔弗雷德!你要去哪里?我们还没有下班伙计!”

 

 

“真没想到你居然跟上来了,小警探,你挺聪明的,相对于其他条子而言。”

 

“好吧。”阿尔弗雷德把手插进裤子的荷包里,食指在上唇和鼻子之间来回揩擦,慢慢走近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毕竟你总是从,天台飞出去。”

 

“那很帅气不是吗?”

 

“事实上那有点蠢,当然只有一点。顺便问一下,‘亚瑟·柯克兰’是你的真名?”这个问题愚蠢到感觉有点尴尬的小伙子都能想象前边的人嘴角上扬翻白眼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阿尔弗雷德觉得翻白眼这个小动作十分适合,这个理应来说已经死去的怪盗。

 

“拜托,我还以为你会问出更有技术含量的问题,比如说,为什么一个有钱人为什么要做盗贼,或者,为什么我还活着,但是,”他耸了耸肩,“显然你让我失望了。而且我不觉得我看上去是一个会说谎的人。”

 

“我没见过你的样子。”

 

“今天我因为参加拍卖会可没戴面罩,你可以走近些。”大概是听到了手铐碰撞发出的声音,亚瑟又补充道,“如果你敢拿出手铐我现在就跑,然后,怪盗就真的死了。”

 

阿尔弗雷德还是有很多想问亚瑟的,很多,多得他不知道先问哪个好。他想起自己还只是个实习生的时候第一次追亚瑟到天台的时候,他就说出了自己的名字,阿尔弗雷德没有追上去,只是惊讶于亚瑟跳下去居然没有死掉。现在的情形或许比那时还要尴尬,某种意义上讲,他们也算得上是老朋友了。

 

“我可以叫你亚瑟吗?”

 

“当然亲爱的,我们已经认识差不多两年半了。”

 

“那么,亚瑟,”阿尔弗雷德站定在亚瑟面前,“你可以不再叫我‘小警探’了吗,那听上去像是,一个小男孩,但事实上我现在比你更高。”

 

“好吧,阿尔弗。噢,等等,让我找找,你有一些东西在我这儿。”亚瑟一遍从衣服的包里拿出东西一边念出名字,“护照、图书证、去超市买东西的发票、学生证,还有,这是什么?”

 

阿尔弗雷德一把夺过亚瑟手里那些自己以前丢失的东西,“你可真是给我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是我去年从你那儿拿的,意外的纯情啊,粉红色的信纸,还喷上了点,如果没猜错的话是玫瑰香的。小男孩,我还以为你是那种周围全是追求者的人。”

 

“我发誓你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盗贼。”阿尔弗雷德快速撕掉了那封没递出去就被亚瑟偷走的信。

 

“为什么撕掉?我还想看看。”

 

“因为英雄从不把羞耻的东西给别人看,更何况是你。”

 

亚瑟抬起手看了看时间,拿出了一个碗,上下抛了抛,“小伙子,时间不早了,这个碗你还回去,它实在是太丑了。谢谢你夸奖我,如果我真是世界第一的盗贼的话,那么我猜你的心已经在我这儿了。我想再隔不久我们就会再次见面,拜拜。”

 

亚瑟没能离开,他的手被阿尔弗雷德抓住了,“我想我也说过,我不是个小男孩,我现在能抓住你了,亲爱的,亚瑟。”

 


【END】


评论(2)
热度(30)

© 露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