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手,所以说也不是太太。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极东主吃耀菊,不拆。

喜欢瑞金和雷安。

极端的cp洁癖。

头像截自sm27908677

米英的糖罐子2

cp/米英



隔壁搬来了一个笨蛋大学生。

他貌似有很多东西要搬,原本被我插进锁里的钥匙被我抽回放进口袋。“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看上去他不怎么需要,毕竟他一次性搬的箱子已经把他的脸严严实实地挡住了,不过因为我那可怜的善心,还有日后邻居间的和平相处,我还是忍住了一天的疲劳和怨气,挤出微笑问了他。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请帮我把那些箱子搬进客厅吧,虽然英雄我一个人也没什么问题啦,但这样快一些。”看不到他的脸,欢快的音调却传了过来。

这自大的小鬼……超让人讨厌。

“呼~谢谢了,邻居先生!我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名为阿尔弗雷德的美国人(这当然是我猜的,毕竟美国人都这样。)向我伸出手露出一个毫不含蓄的笑容,让我感觉他……嗯,整个人都被阳光照耀着。

不!!等等!这是晚上吧!哪里来的阳光??

我懵了一下,才冒着冷汗握住了他的手“不用谢,这只是举手之劳,琼斯先生,我是亚瑟.柯克兰。”

“啊哈哈哈哈!亚蒂,不用这么见外啦,叫我阿尔吧,朋友们都这么叫我。”阿尔弗雷德一直咪笑着的眼睛睁开了,是令人心安的蓝色。

不!!不对!朋友??什么时候的事情??“亚蒂”是什么鬼!我有这个名字吗?

很可惜的是,我还没有吐槽另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却先从我的嘴里流出“哇喔……你眼睛真好看。”

他貌似被我莫名其妙的“赞美(?)”搞得不知所措了,看着我眨了几次眼睛,视线开始飘忽不定,用手挠了挠金发,上扬的嘴角渐渐抿成了一条线。气氛逐渐变得尴尬。

我看着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慌慌张张地想要解释,毕竟我不是gay。

“不,那个,你不要误会了!我才不是……哇!!琼斯先生你干嘛靠这么近!”当我只是想直面阿尔弗雷德解释的时候,却看到了一张放大的了脸。

“亚瑟你的眼睛也变好看啊,象征着万物复苏的绿色,有着不服输的一股劲,不停地闪着光,熠熠生辉,很好看。”阿尔弗雷德用手扶着下巴,没有先前的嬉皮笑脸,一本正经地说着“但是,这里,有黑眼圈。”他突然用手指指着我眼睛下方,一停一顿地说到。

夜晚好像变得安静起来,门外走廊里的谈笑声,车辆的轰鸣声,专属于夏天的鸣蝉声,渐渐开始变得透明。

我掰开阿尔弗雷德的手指,虽然我确定我是笑着的,但我也敢保证我那粗得令人发指的眉毛已经拧起来了(阿尔他居然没有吐槽我的眉毛,这让我有些许高兴),苦笑着反驳他“不,你这小鬼才不会明白上班族的辛苦。我这几天全是加班加班加班,没有黑眼圈才怪。”

“唉!!亚蒂你居然是上班族吗??我还以为你也是大学生呢!!”看着阿尔弗雷德吃惊的表情,我满脸黑线,不禁开始怀疑我的长相就那么幼齿吗??

突然感到鼻梁上一阵冰凉,“那么,戴上英雄我的眼睛吧,是平光的,放心吧,能好好遮住黑眼圈哦。等什么时候你的黑眼圈消失了再还给我吧!好了好了,赶紧回去睡觉吧!明天早上亚蒂你会收到英雄我热情的问好哦!做个好梦~☆”阿尔边说着边把我往门外推,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在自家门外了。接着脑袋一片空白地开了门,完成洗漱,快要入睡的时候,好不容易反应过来满脑子却全是那个笨蛋的言语,笑容,还有眼眸里的那抹蓝。
〖 托那家伙的福,大概真的能难得地做个好梦吧… 〗
——————————————
〖啊……那个人是笨蛋吗,完全没有意识到那副神情,那种话语有多犯规。〗洗完澡的阿尔弗雷德躺在床上,脸止不住地发烫。
我想今日亲爱的琼斯先生要托亚瑟的福睡不了觉了。

评论
热度(23)

© 露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