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手,所以说也不是太太。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极东主吃耀菊,不拆。

喜欢瑞金和雷安。

极端的cp洁癖。

头像截自sm27908677

米英的糖罐子1

cp/米英


离考试结束还有一个半小时。


传说中那个一丝不苟,严肃至极的亚瑟柯克兰会长在考试的时候睡着了。


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一方面所有人都认为他早就把卷子完美地做完了,毕竟那个总是年级第一的柯克兰会长在往常的考试中总是会提前交卷,全年级的人都习以为常。另一方面自己手里的卷子都还没解决哪有时间关注别人。只是在考试时睡着对于他来说确实不可思议,可谁不会有个意外呢?再说了,柯克兰会长有那么多事务要处理,也是辛苦得很。


除了阿尔弗雷德,那个千年老二,常常被楼上学长王耀笑着吐槽“只要那个亚瑟柯克兰在一天,你阿尔弗雷德就绝不会是第一名阿鲁。”


离考试结束还有一个小时。


“不过今天就是这个称号的终结日了!Nahahaha!!”阿尔弗雷德捂着嘴,看着亚瑟偷笑了起来,他已经忍不住想要在成绩下发后,装作无经意间走到那个讨人厌的粗眉毛背后阴阳怪气说一声“呀!柯克兰会长居然不是第一名啊,真是可惜。”阿尔弗雷德趴在桌子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注意力就全部在亚瑟身上了,看起来杂乱刺手的沙金色头发,没有和往常一样紧紧皱起的粗眉毛,酷热的天气让白皙的脸上出现一点点红晕,因为长期熬夜而形成的黑眼圈,沉稳,均匀的呼吸声和这个人独有的花茶香味。


[这个人以前有这么好看吗。]


离考试结束还有五十分钟。


阿尔弗雷德的思绪像是蓝天上的白云渐渐飘远,他的注意力越来越集中在亚瑟身上,窗外的鸣蝉声,风带动树叶的窸窣声,风扇吹起试卷的沙沙声,阳光透过繁盛的树叶的间隙,在教室里形成的一个个小光斑逐渐开始消失。


离考试结束还有四十五分钟。


“琼斯同学,如果你做完了就帮老师守一下,我去上个厕所。”


“啊……哦,好的。英雄保证完成任务!”阿尔弗雷德的注意力被老师的请求给拽了回来,他坐直了,挠了挠头,撇了下嘴,做出一个十分纠结的表情之后,小心翼翼地伸出了手——


他把亚瑟的卷子拿了过来。突然他又想到了什么,对着亚瑟头顶上的空气露出了一个微笑,把食指放在嘴唇上,做出一个“嘘…”的动作。他知道亚瑟有一群可爱的精灵朋友,但他可看不到也不怎么相信,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这么做了。


看到的同学表示很无奈,十分不能理解,年级第二帮年级第一做卷子是什么鬼。


阿尔弗雷德开始模仿亚瑟的字迹抄起了自己的答案。说句公道话,那样规矩端庄的字只有亚瑟一个人才写得出来,要模仿出他的字简直比登天还难。“但是英雄怎么可能会怕这点困难!!”阿尔弗雷德这么在心中暗示着自己,嘴角开始上扬,露出自信的笑容,眼眸变得熠熠生辉。


离考试结束还有十分钟。


阿尔弗雷德看着这份不属于自己的试卷,暗暗发誓自己绝对这辈子都没有写过这么整洁干净的字。他蹑手蹑脚地把试卷压在亚瑟的手臂下,生怕把这位熟睡的少年弄醒。


“阿尔弗雷德?”


在老师的疑问声中,吃惊的阿尔弗雷德缓缓抬起了头。


“额…老师,柯克兰同学的卷子被风扇吹到地下了,我只是把它给捡起来。”阿尔弗雷德有意的降低了说话的声音。


“可是你…”


“这张卷子如此简单英雄我没有那个必要不是吗?”阿尔弗雷德摊了摊手,歪头,照常放出了一个像是闪光弹的笑容,天知道他现在有多紧张。他可不想失去在所有人眼中正义英雄的形象,也不知道怎么在亚瑟面前尴尬地解释这种事情。


“噢…好吧,这是当然。”老师当然是选择相信他,作为第二名的阿尔弗雷德,除了文科稍差亚瑟之外,所有科目都还是可以几乎得满分的。


考试结束。


“什么鬼,我不是只睡了几分钟吗!!”被铃声弄醒的亚瑟柯克兰表示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面前的卷子完完整整地全部做完,字迹也是自己的。旁边的笨蛋阿尔弗雷德聒噪的声音不断传来。


“哟!亚蒂!睡得还好?啊~真是过分啊,年级第一就可以在考场上睡觉啊。”阿尔弗雷德走过来,靠在亚瑟的桌子上旁。


“哈???你这笨蛋看到我睡觉你居然不叫醒我???”亚瑟满脸黑线,用手指着阿尔弗雷德指责到。


“唉~~亚瑟会长有起床气啊,英雄我可没有什么胆子叫醒你。”


“啊啊啊!!!你这笨蛋,我走了。”


阿尔弗雷德看着亚瑟离去的背影,扭过头,脸上出现可疑的红晕。


————————————————————
“那个笨蛋今天是不是有些反常??话说卷子难道是你们帮我做的吗??”亚瑟抬头看着眼前只有他才看到的小妖精们。


“啊,这个……额。倒也不是这样啦。”小精灵们慌张地摆着手,回想着阿尔弗雷德在考场中的动作。


“不想说就算了吧。没准是我自己做的,难道我失忆了吗。”


————————————————————
“哟哟!阿尔弗雷德你行啊,明目张胆地一边炫耀自己成绩好就算了,还帮别人做卷子啊。”目睹了全过程的艾米莉用手肘碰了碰阿尔弗雷德,坏笑着调侃。


刚刚放松下来的阿尔弗雷德听见艾米莉的声音整个人都变得不好了。


“什么条件。”


“罗莎的手机号!”


“成交。”


————————————————————
同考场的同学们不想说什么,就那两个人,总分少了一百分我们也超不过。


【END】

评论
热度(39)

© 露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