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手,所以说也不是太太。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极东主吃耀菊,不拆。

喜欢瑞金和雷安。

极端的cp洁癖。

头像截自sm27908677

【法贞】



“贞德,你的理想是什么?”

“我想要成为人类,不,至少是能够拥有一双人类的双腿。”

贞德是人鱼,不,不是公主,只是普通的人鱼。要说她有什么特殊的话,她想要成为人类,想去陆地上走走,体验人类的生活。

“哦……亲爱的,你这愿望真是…”

“怎么了吗?”幼小贞德转过头看着同她说话的玩伴。

“贞德,这些话不会是你喜欢听的,但是你不是童话书中的公主,就算你是,也不会有人类的王子与你相爱。更何况我们是连出海面都被严令禁止的。亲爱的,现实些吧。”看上去同龄的玩伴比贞德要成熟得多。

贞德将披散的头发束成马尾的动作停下,靠近同班,一只手指向上方,一只手指着米歇尔的胸口,故作神秘压低了声音说道:“嘿,米歇尔,我已经够现实的了,我也不对什么王子感兴趣。但是,你难道,就真的不对上面的世界感到好奇吗?你真的满足于现在的生活吗?就没有,哪怕一点点好奇心?”

米歇尔对贞德的言语感到莫名其妙,不知道是不是小孩子的好胜心作祟,她还是双手抱胸,鼓气似地回了一句:“不!当然不!”

“嗯,好吧,如果你这样认为的话。不过,等着吧,米歇尔,我,贞德,绝对会在二十岁之前上岸!”

幼年时倔强的对话现在仍然历历在目,不过马上十九岁的贞德还是人鱼。

[今天的天气?大概是晴吧,海底不怎么好辨识啊。
今天也还是没能上岸,也不是没有机会,但那些海妖不是要我的听觉就是要我的味觉。我怎么可能给他们啊,我上岸是为了感受啊,没有它们我感受些什么啊。
真是伤脑筋,希望明天能上岸。]

“十九岁的贞德,加油吧。”

贞德放下笔,将抽屉里的夹子拿出来看了看,确保它完好无损,和往常一样笑着给自己打气。

[那个小女孩,现在还好吗?]

贞德突然看见不断下沉的双马尾少女,立马向她游了过去,还有些意识的人类女孩看见贞德明显吃惊了一下,但还是任由贞德将她抱着渐渐向海面靠近。

“哈,哈。”刚从死神手里逃出来的的金发碧眼女孩有些庆幸,一面又对贞德的出现感到神奇。

“谢谢你的救助,我是罗莎柯克兰。”

贞德看着罗莎,没有说话,又将头垂了下去。

[人鱼出海面是严令禁止的。]

“啊,没事的,虽然我对你的存在感到惊喜和惊讶,但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罗莎仿佛知道贞德在想些什么,快速地摆动自己的手,试图让对方相信自己。“这,这样吧,我是一个著名的魔法师,很厉害的哦。如果你有什么愿望的话,向我提出吧,除了让死人复活,我能满足你的。”

因为害怕受惩罚,本想立刻回到海底的贞德听见这句话,马上看向了罗莎。

“真,真的吗?”

罗莎看见贞德的瞳孔里仿佛在夜里闪着光,她很熟悉的光,以前经常看见的。

〖是在谁的眼里呢。〗

“当然,金钱,地位,心爱之人,我都能尽力满…”

“人类,我想要成为人类,不,至少是能够拥有一双人类的双腿。 ”贞德打断了罗莎的话,多年以前的话语脱口而出。

罗莎想到了千千万万的答案,偏偏没有想到这个,虽然有点震惊,但她还是尽快整理好了思路。

“嗯,很抱歉,我不可以现在立刻完成你的愿望。但,最多一个月,等我一个月,我就能把魔法研究出来。但…”

贞德眼里的光亮黯了下去。

〖又是什么条件呢?〗

“这魔法不简单,虽然向救命恩人索要条件是很不淑女的行为,可确实它的工程量太大了,我需要一点点回报,那就头发吧,你的长发,在一个月后,在这个时候剪给我吧。”

“好,好的!麻烦了!”

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在等待的期间,贞德努力掩饰自己喜悦的心情,可有时候,掩饰太多反而更加明显。

“贞德,那天发生了什么吗?就是你十九岁生日那天。”米歇尔看上去担心极了。

正等待着夜晚发呆的贞德,转过头看着米歇尔:“没有啊,什么都没有发生。”

米歇尔一只手握住了贞德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一只手抚摸着贞德的脸颊:“看着我的眼睛,亲爱的。你在撒谎。”

贞德最终还是把视线移向了别的地方。

“…好吧好吧,如果你想隐瞒的话,我也不强迫你。”米歇尔将手抽了回来,皱着眉头,有些恼怒地看着一言不发的贞德。

“……”

“如果真的要上岸的话,带些海底的东西吧,听说在人类那还挺值钱的。”

“米歇尔…如…如果我是男的话…我…我绝对都爱上你了。”贞德带着哭腔,断断续续地说了出来。

“得了吧,我可是有男朋友了。”

“去吧,上了岸,成为人类,也要坚强地活下去。”

不要忘记我。

“去吧,贞德。”

——————————————————

“啊,总算来了,那个,小姐,要不要再考虑一下,现在的方片国可是战乱不断。”

“叫我贞德,不用了,就现在吧。”

“好吧,等下你先把这瓶药水喝下去,有点苦,不过没关系,我带的有糖,然后我要念一段咒语,你可能会感觉有点疼,不过也没关系,我会尽量减轻你的疼痛,海边有些冷,不过这里有厚衣服,过会儿你穿上就行,等你成功了我们就去旅馆先歇一晚再说。啊,我做这么多才不是为了你,只是为了自己的良心过得去罢了。”

贞德看着正在边忙活边解释的罗莎,不禁想要发笑。

“柯克兰小姐知道一个女孩吗?金色微卷发紫瞳。以前我救过她,我有东西要还给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贞德问了出来。

罗莎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推了推眼镜。

“你说的应该是方片国国王弗朗西斯那个胡渣男吧。”

“唉?”

“本来弗朗索瓦丝也有可能是,但她没落过水,那就只有弗朗西斯了啊。本来他小时候就没胡渣,经常被人认成女孩子。好了,喝吧。”

贞德梦寐以求的事情成为现实了,这一切都显得那么不可思议。

“啊~阳光明媚的一天。”刚梳洗完毕的贞德伸了个懒腰。

“一个大男人你哭什么啊,再说我是黑桃国的啊!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啊!”

“说来说去绕这么大的圈子还是这件事是吧……去死吧!!你这笨蛋!!”

旅馆里所有的人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萝莉身材的罗莎冲着电话里咆哮过后“啪”的一声将电话挂断。

“你们这群笨蛋!不要看我啊!”

“柯克兰小姐,有什么是需要我能够帮上忙的吗?”贞德小心翼翼地开了口。

“不需要,赶紧随时准备和我去黑桃国就行,大钟要敲响了。”罗莎面无表情地看着外面,几年前就预见了这一切的她却什么也没有做。

【这样不是很自私吗。】

“不用担心,小姐,这里是乡村,离城里可远着呢。”正洗着盘子的旅馆老板娘看见罗莎惆怅地望着外面荒芜的风景,以为这又是两位丧失家人的富家女儿亦或者是失去爱人的悲哀女孩,便想说些什么安慰她们一下。“在这里你尽管放心,我们这还有一些枪支,保护我们自己,足够了。”

“谢谢,这里可是温暖极了。”

吃完饭晚饭的两人回到房间“我还以为人类很坏呢,这不是挺好的嘛。”

“是啊是啊,贞德小姐,你就这样放宽心相信所有人类吧,然后你就会发现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

………

“我想去国都。”

罗莎放下手里的厚书:“那可有的你走了,国都离这儿可远着呢。”

“柯克兰小姐你能帮我的吧。”

“不能,除非你是去送死。”

“那我就是去送死吧。”

“你千辛万苦变成人类是为了送死?人鱼的脑回路都这么不对头吗?”罗莎显然有些恼怒了。

“……”

“是为了那个胡子混蛋?”

“他曾经也救过我,我得回报他。”

“你也救过他啊,这不是打平了吗?”

“那不一样。”

罗莎努力把注意力拉回书上,尽力把平复自己的心情。

“明天,我会送你到国都,我给你喝的药水里有增强力量的副作用,你可以以‘勇士’的名义去见国王,之后你就好自为之吧,贞德。”

——————————————————

“到了,小姐。”老伯干涩嘶哑的声音传出。

“谢谢您。”贞德正准备拿出钱来支付费用,一只瘦的像树枝的手抓住了贞德细嫩的手腕。

老人皱着眉头,摆摆手“算了吧,姑娘,这世道,钱也没有什么用了,还不如你自己留着做些能保生命的事。”

贞德不知如何是好,干脆抱住了老伯。

“我很感谢您,如果不能用钱来表达的话,就只有拥抱了,我以前最好的朋友米歇尔总是会这样做。”

“我同样很感谢您,美丽坚强的小姐,在这乱世中您就像温暖和煦的春风一般的存在。”

告别了老伯,贞德向集市走去,一路上,美丽的贵族小姐,热闹的集市,热情的人们。

〖这真的是个正在打仗的国家吗?〗

她买了一套盔甲和一匹马,还有面具,一直走到清冷的王宫。

“我还以为排队的人会有很多啊。这个国家到底是怎样的啊…”

“国都的人们安居乐业,而其他地方的人们饱受战乱之苦,保护自己那块小地方都还来不及,哪里来的余力来保卫国家?”坐在门口的男人站了起来,声调轻浮又懒散,“走吧,小兄弟,你想当勇士救国,我带你去见国王。”

男人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着瘦小的贞德,略带了些审视的眼神把贞德打量了个遍过后,转过身去,自顾自地往前走,“不打算把面具取下来?”

即使隔着面具,贞德还是不自觉地扭头看向其他地方, 静悄悄的,没有人影,除了两人的脚步声之外没有声音。这里和外面,哪一个才是王宫?

“先生?”男人悄悄偏转了身子,用余光看向贞德,脚下的步伐没有慢下来。

“啊?哦,算了吧,我小的时候遭遇火灾,面容极其难看,怕吓着国王。”

“你的名字?”

“额,达尔克。”

“达尔克先生,很失望吧。”

男人走在前面,看不到他的表情。

“失望?”

“是啊,作为这个国家的人民很心累吧。”男人顿了顿,不再看向贞德,干笑了几声,“明明是那么繁华的国家,现在却被废柴国王搞成这副模样。”

“这也是无法避免的事啊。”

“没救了吧这个国家,如果大钟再不选出新的…”

“请务必不要这么认为!弗朗西斯国王十分优秀。”贞德有些激动了,在她的印象中,那个女孩,不,是男孩,坚强勇敢,无所畏惧。

“谢谢,谢谢你还这么认为。”金发的男人停了下来,转过身,很勉强地笑着,向贞德伸出手,“我是国王,弗朗西斯 波诺弗瓦。”

贞德懵了一下,她没有想到,这个国家的国王居然已经沦为这幅模样,身上穿的衣服看上去干净整洁得体,却打了许多小补丁,还没有外面的平民华丽。

弗朗西斯尴尬地将手抽回:“哈哈,很难相信吧,哥哥也没想到居然有这么一天啊。哥哥我已经把王宫里所有的佣人都辞了,一切都是为了财政啊。护卫都去打仗了,弗朗索瓦丝他们也被我送到安全的地方了,啊,简单来说现在这——么大的地方就只有小达尔克你和哥哥我咯。不过没关系,哥哥我做的菜还是很好吃的,不会亏待你的!”

“不,不是,国王陛下,我并不是那个意思!”贞德意识到刚刚发神的行为是有多么无礼,“我只是在想什么时候上战场,我也想要为国家出一份力。”以及报答你的恩情。

“老实说,这个国家真的没有任何希望了,除非大钟在这几天就把新的国王王后骑士一并选出来,或者有真正的英雄能够领导士兵们在明天及以后与梅花国的战争中获得胜利。可现在黑桃王后昏迷不醒,士兵又毫无气势。”走廊仿佛没有尽头,前方只是一个黑洞,但贞德还是紧跟着弗朗西斯的步伐。

〖总是有办法的吧。〗贞德握紧了手中的发夹,暗暗给自己鼓劲。

“达尔克先生今天就睡以前骑士的房间吧,明天凌晨就要出发。哥哥我去给你做点吃的,现在就准备一下吧。”

“麻烦了。”

贞德打开了灯,立刻用手挡住了眼睛,“哦…好吧,真是有够刺眼的。”贞德渐渐睁开眼睛,小心翼翼地把发夹用布包起来,放进包里。

“虽然看上去很干净整洁,实际上已经很久没人住了啊。”贞德随意用手指头摸了一下墙壁,好吧,全是灰。

围着这个屋子走了一圈后,贞德坐在床边,取下让她闷得有些难受的面具,双腿稍稍微抬了一下,又站起来,来回走了几步,最终被自己孩子般的动作逗笑。

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一般,小时候为了救弗朗西斯而违背禁令露出水面也好,后来和米歇尔的玩笑话也好,十九岁生日救魔法师女孩第二次出水面也好,一个月前有了人类的双腿也好,刚刚和弗朗西斯的相遇也好,现在坐在这里也好,全部都显得那么不可思议。鸟儿的叫声,鲜花的馨香,万里无云的蓝天,她可以听到、闻到、看到。

她是多么感谢做出决定的自己啊,她冲破了那片大海对她的束缚,她尽了全力打破那个笼子,她有了自己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双腿和生活。代价?不过是一束头发和没有尸体罢了。

“达尔克先生,可以吃饭了哦!哥哥的手艺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好的。”贞德慌慌张张地戴上了面具,走出门外。

“嗯?达尔克先生不把面具摘下来吗?盔甲不脱掉的话不好行动哦。”

“咳…咳咳!”贞德被水呛到了,她可没这么准备,“没…没事的,国王陛下,咳…面容实在是不能看,很抱歉。盔甲只是刚刚忘记了。不用担心我。”

“好吧,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就算了吧。”弗朗西斯撇撇嘴,“不要叫我国王陛下了,就叫我弗朗西斯吧。”

——————————————————

“贞德是个奇迹,不到一星期,她说服了几乎所有士兵,重燃了他们的斗志,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她击溃了梅花国大部分兵力…”

“得了吧,胡子混蛋,你就继续讲你的那个故事吧。丽萨小姐可是需要休息的。”一旁的黑桃王后明显的已经很不爽了,背后冒着就连普通人都看得见的黑气,“丽萨小姐可是和我们一起走了很久的路才来到这里的啊。”

“就是啊,本来我和亚蒂都觉得太累了不让丽萨小姐先来你这里的啊,谁知道你看见人家就死活让她陪你聊天的啊。”旁边的黑桃国王附和着。

“啊……你们两位真是到哪里都要给别人塞一把狗粮,耀到底是有多辛苦啊!!”

“啊,没有关系的,也没有很累。一路下来陛下都很关心我。”名为丽萨的短发女孩摆着手,她还只是个实习记者,能采访到国王之类的人物机会可不怎么多。况且这个曾经的废柴国王,看上去并不那么令人讨厌。

弗朗西斯看着丽萨,他实在是不相信世界上还有如此相似的人。“那好吧,丽萨小姐就先去休息,剩下的明天再讲吧。”弗朗西斯拿出发夹,放在丽萨的手中,“这个,就当是礼物吧,把它当做护身符什么的也不是不可以哦。祝你有个好梦。”

——————————————————

那个女孩,贞德,在一场大火中,化为泡影。

在那之前她从未给弗朗西斯说过关于她自己的任何事情,庆幸的是她早把发夹交与弗朗西斯,而弗朗西斯早就知道那位“达尔克先生”是小时候遇见的那条人鱼,她是位名为贞德的美丽勇敢的女孩。

只是在弗朗西斯想要呼唤她的名讳的时候,那位少女已经消失了。

被大火吞噬的贞德,还能证明她存在过的物品,只有罗莎那里的一束棕色头发了。

【END】

评论
热度(6)

© 露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