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手,所以说也不是太太。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极东主吃耀菊,不拆。

喜欢瑞金和雷安。

极端的cp洁癖。

头像截自sm27908677

【米英】 来打个赌吧

cp/米英

#有普洪和亲子分,注意避雷。



上班族们总是有法子给自己找点乐趣。


亚瑟柯克兰和恶友三人打了一个赌。


“怎么可能,我才不会输。如果我输了,我就去亲一个同性恋。而如果你们输了,就试吃我的新菜一年。”亚瑟笑了起来,用低沉又略带自负的嗓音,翠绿色的眼眸里映着弗朗和安东生无可恋的神情。


“赌就赌啊,粗眉毛!本大爷才不会怕你!”


看上去只有基尔伯特兴致勃勃。


听着是个玩笑是吧,亚瑟也一直这么认为。


“嘿,伙计们,这…这不过只是个玩笑而已。”


“你说什么啊小少爷,你输了。现在在你面前,基尔有伊莎管着肯定是不行的,而且他不是同性恋,我还有美丽的小姐们,安东有罗维诺…”


“不!听着,你们三个混蛋!那只是个玩笑!”亚瑟有些恼火,去亲一个不认识的人,那可不是绅士的作风。


“绅士可从不会不遵守诺言。”


亚瑟抿了一口茶,沉默不语,眼睛却说着我想让你们下地狱这样的话。


弗朗西斯自动无视了威胁的眼神,坏笑着拿出手机,“阿尔弗雷德,离我们最近的单身同性恋。要我们帮你联系他吗?”


“噢,我的天哪,还是说作为绅士的你居然想不守承诺?太让本大爷失望了。没想到亚瑟你居然是这种人。”基尔伯特这么说的时候,还不忘皱眉,用手扶着额,不停摇头,发出啧啧的声音。


基尔伯特的话给了亚瑟致命一击,他啪的一声放下茶杯,“亲就亲,前提是你们得把那个谁明天带到我面前来。我绝对是个诚信的人。”


不论是弗朗西斯还是安东尼奥,他们的心里可都是高兴得要爆炸了,粗眉毛的窘态,那真是太让人激动了。


阿尔弗雷德是早已经公开出柜的同性恋,意外的人缘一直不错,只是听说他一直没有谈过恋爱。亚瑟和他并不认识,只知道他是金发蓝眼的美国人,性格外向,是同性恋。只见过几面,但对他的整体印象还算不错,还蛮喜欢他的,当然只是想交朋友的那种。


亚瑟真的没有想到他们能把阿尔弗雷德带到他面前来,也很意外阿尔弗雷德居然能来见一个陌生人。当亚瑟低着头站在阿尔面前时,他恨不得立刻从十五楼的窗户跳下去冷静一下。但他还是颤巍巍地说出了口,整个世界都变得扭曲了。


“可…可…可以,额,让我…亲…你一下…吗?”


结结巴巴的一句话,亚瑟完全不敢抬头看阿尔弗雷德表情和眼神,一直低着头,本就白皙的脸庞因为害羞变得红得都要滴血了。阿尔弗雷德虽然觉得面前的人现在可爱又有趣,但完全不能理解,难道这是个恶作剧吗?


只有阿尔的几次干笑声。


最后还是阿尔弗雷德眯眼苦笑着开了口,“唉?亲我吗?开玩笑吧?英雄像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抱歉,我做不到呢。”


“他当时,就是这么说的。”


“噗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万万想不到小少爷你还有被拒绝的时候啊!哈哈哈!!可惜安东那小子回,咳!”基尔伯特拍了拍弗朗西斯的背,“咳咳,不,基尔,你再,咳咳,这么拍哥哥我的背,咳,就要被呛死了。”


基尔伯特用力地拍了一下弗朗西斯的背,“弗朗吉,如果本大爷能一巴掌拍死你的话你已经死了上百次了。”


“停止你那恶心的笑声,活该你被呛死,胡子混蛋!”亚瑟说这话的时候,耳朵和脸庞已经布满了粉红色,眼眸里的森林出现一层薄雾,“所以说,凭什么我要被同性恋嫌弃啊!!”


看来绅士风度已经被亚瑟扔在了地上,他的哭喊声快要超过酒吧里的闹声,弗朗和基尔把耳朵堵上,时刻准备着离开,以防等会儿亚瑟又做出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给酒吧又造成什么损失,事实证明把亚瑟拉到酒吧来就是个天大的错误。


“我操,亚瑟你不要吐在本大爷身上,回家伊丽莎白会打死我的!”


“不就是一个亲亲吗?那个小鬼,”亚瑟醒了个鼻涕,“有什么资格嫌弃我啊!!”


“弗朗吉我就说不要带他来的!!他现在发酒疯了啊!!”


“嘿,你们都在这里啊。”不巧的是阿尔弗雷德出现在了这里,而且看上去与酒吧的气氛格格不入。


弗朗西斯举起酒杯,“真不可思议,小阿尔,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要喝一杯吗?噢,当然,亚瑟请客。”


“不,谢谢,我不喝酒的。”阿尔一直把手放在兜里,换下了工作时的西装,穿上了一件类似于飞行员夹克的外套,看上去就是个学生,他耸耸肩,四处张望着,“我是来这里找我朋友的,很明显,他已经走了,我白来了一趟。”


亚瑟冲上去抓住阿尔的衬衫领口,想说什么却软得直接趴了上去。基尔和弗朗仿佛是看到了救世主一般,立刻笑起来,拿起黑色的西装外套,拍拍上面的灰,“不不,小阿尔你没有白来。”


阿尔一直轻轻拍着亚瑟的背,扶着他,以防他不小心倒下去,看着这个一直喃喃细语,烂醉如泥和平日完全不同的模范职员,都不知道该吐槽些什么好,可以的话他并不想和别人有太多的肢体接触。


“额,这是?”


“亚瑟柯克兰,一个讨厌的醉鬼,”基尔伯特把亚瑟的外套给他穿上,并从口袋里拿出了钱包,“这是他一直以来欠我们的酒钱和照顾他的报酬。不过,阿尔弗雷德,好小子,以后你一定会比我们做的更好。”


阿尔弗雷德看着弗朗和基尔准备好离开的身影,有些疑惑基尔伯特话里的意思,他只是来酒吧找人而已,却要照顾一个白天向自己索吻现在趴在自己身上的酒疯子?他不知道自己该笑还是哭,“嘿,等等,伙计,为什么?”


“因为是你拒绝给他亲亲才让他这么伤心喝了这么多酒,噢,可怜的亚瑟。哥哥希望你可以照顾好他。”弗朗西斯和基尔伯特在门口的位置给他竖了一个大拇指,然后毅然决然推开门,跑了。


阿尔有些懵,酒吧里嘈杂的声音让他的脑子嗡嗡作响。低头却发现亚瑟红彤彤的脸上全是鼻涕和眼泪。


他没用多少力气就把亚瑟放在凳子上,“你还真是轻,有好好吃饭吗,坐好了。你的脸可真够红的,或许你并不适合喝酒。”阿尔弯下腰,拿了一张纸出来,他得确保等会儿亚瑟的鼻涕或者眼泪不会弄脏他的衣服。


“要你管。”亚瑟闭着眼睛,说话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任由阿尔用纸巾在他的脸上擦拭,不得不说他感觉阿尔并没有用力。


“好吧,看来我们还挺有缘的。”阿尔把纸巾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把自己的夹克外套脱下披在亚瑟身上,背起他,“今天天气可不怎么好,希望你已经睡着了。太闹腾的话事情就会难办得多。”


“嘿,等等,先别着急睡,亚瑟,你家在哪里来着?”


“闭嘴!臭小子!别用这种语气问我!”亚瑟勒住了阿尔的脖子,“我出来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阿尔弗雷德的脖子被亚瑟呼出的热气弄得有些痒,亚瑟冰凉的手不时会触碰到他裸露出来的皮肤。事实上他自从小学毕业之后再也没有和谁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了,这让他打了个颤。


“哈?你才比我大几岁啊,柯克兰前辈。”


亚瑟扳起了手指,“五岁?也有可能是八岁或者十二岁?”


“好吧好吧,我就不该对一个英国人的数学抱有希望。”


阿尔突然觉得一阵头疼,亚瑟在抓他的头发,“小鬼,向大英帝国的人民们道歉!”


“天哪,疼疼疼疼!住手亚瑟,谁能想到这是那个在公司里少言寡语,做事一板一眼的英国人,那群女孩子得多伤心啊。”阿尔弗雷德这么感叹着,还不忘翻个白眼。


“笨蛋,在说什么呢?是道歉吗?”亚瑟凑上前去,轻声说着。


阿尔转过头看着亚瑟,看上去和白天有些不一样,像个打了腮红的瓷娃娃。“嘶…说话不要离我这么近啊。”阿尔绝不会承认自己是有点害羞,因为亚瑟说话时吐出的热气还有捎带嘶哑的嗓音,这都让他的耳朵有些酥麻。


哪有人对陌生人这么毫无防备,更何况这个陌生人还是个同性恋。


“噢,天哪,亲爱的阿尔弗,你不会还没有过和女人或者男人上过床吧?”亚瑟靠得更近了,语气接近于挑逗。


“当然有过,”阿尔不想就此展开话题,他不喜欢,可他还是用极小的音量加了一句,“如果算上父母和兄弟。”


亚瑟拍拍阿尔的脸,“那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是同病相怜了,可怜的小伙子。”


“谁跟你同病相怜啊,真是不能想象平常那么正经的人晚上在说这种话题。”


“那,亲吻呢?”


“什么?“


“不要告诉我你连这个都没有。”


“噢,可能吧。”


“那我很荣幸我会拿走你的初吻,亲爱的阿尔弗。”亚瑟露出微笑。


“闭嘴吧亚瑟,我可不这么认为。”


“不,你必须给我一个亲吻,否则我会变成一个不诚实的绅士。”亚瑟说话的时候带着一点哭腔,开始用力地捶打着阿尔的肩膀。


“所以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吗!嘿,亚瑟,不要乱动,停止你的暴力行为,很痛啊。”


“早知道就不跟他们打赌了,你是个坏小子,阿尔弗雷…”亚瑟重新挽上阿尔的脖子,头靠在阿尔的肩膀上,均匀的呼吸声取代了让阿尔感到嘈杂的说话声。


“那你真是可怜,因为打赌输了就要被陌生人亲。嘿?亚瑟?”阿尔弗雷德停下来回头看看睡熟了的亚瑟,“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你家在哪里。”


天色渐渐变暗,星星一颗接着一颗爬上漆黑的天空,路灯闪了几下后亮了起来。


“看上去真是漂亮,”阿尔弗雷德把亚瑟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帮他脱掉鞋子,叉腰看着窗外,“噢,真是不想让除我之外的第二个人睡在我的床上。”阿尔把被子往里压了压,拉上窗帘,“祝有个好梦,亚瑟。”


叫醒亚瑟的绝不是初升的太阳或者清晨的清脆鸟叫声,是自己身上的酒臭味,还有一点点的头痛。亚瑟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抬头看着这个充满超级英雄元素的陌生房间,忽然想到了什么,鞋子都没穿冲进厕所仔仔细细对着镜子把自己全身上下观察了个遍才放松下来。


“这是个孩子的房间吗…”亚瑟走出门,闻到一股培根的浓烈香味。


“哟,亚瑟,早上好,昨晚睡的还行吧。”阿尔弗雷德一脸笑容,把培根端在桌上,“要吃培根吗?我刚准备来叫醒你的。”


阳光好得过分,可阿尔弗雷德看见亚瑟整个人面如死灰愣在了门口,一点反应也没有,吓了一跳,走到亚瑟面前,挥挥手,“不,伙计,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做啊!”


亚瑟深呼吸了一口气,“很抱歉,琼斯先生,昨晚麻烦你了。”


这大概不是亚瑟柯克兰,噢,你知道的,我说的是昨晚那个醉鬼。


“额,还好,如果你愿意的话先把早餐吃了吧,英雄的手艺很棒哦。”


“琼斯先生的自称像是小孩子。”


“阿尔,叫我阿尔。你昨天可不是一口一个‘琼斯先生’。”


“嗯,也行。”亚瑟坐了下来,随意看了看,出人意料的,东西都归类整理好了,屋子还算整洁,只是垃圾桶里全是垃圾零食的包装袋,“你居然还没有变成几百斤的大胖子,这真是不可思议。”


“嘿,你们英国人都这么说话的吗?如果我要当一个英国人的话,我现在只需要一口英腔,再说一句‘嘿,老兄,你的眉毛好看极了’。”阿尔弗雷德小弧度地挥着叉子,甚至挺直了身板刻意模仿了传统英国人的说话动作和口音。


当然这在正宗英国人眼里就是个傻子的动作,但亚瑟还是坚持微笑着说话,“或许你不应该这样说话的,不礼貌,更何况这还是个冷笑话。”


阿尔弗雷德无所谓地耸耸肩,继续吃着自己盘子里的培根,“是吗?英雄觉得还好。”


亚瑟咬了一小口培根,“你小子的手艺还算不错,不过跟我比还是差那么点点啦。”


“希望英雄能有幸吃饭你做的食物。”


这对话实在进行得不算是友好,屋子里只有盘子和金属叉子的碰撞声,亚瑟抓了抓自己杂乱的金发,努力回忆着自己昨晚上干了些什么,但那只是徒劳,最终还是从死胡同里绕了出来,“抱歉,阿尔,我昨晚说了些什么吗?”


“嗯?也没有什么,就是说如果我不给你亲一下你就是不诚实的绅士。”


“嗯…哈…这还真是…嗯…有够…难为情的…哈哈…”亚瑟把头低下,发出干硬的笑声,“绝对…绝对会戒酒…大…大概…”


阿尔弗雷德饶有兴趣地看着亚瑟后悔的样子,实在是可爱的很,他大概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发现自己的衬衫前两颗纽扣没有扣上,“嘿亚瑟,抬起头来。”


“嗯?”


真正让亚瑟心跳停止的是下一秒,那还真是永生难忘,阿尔凑了过来,温热的嘴唇带着薄荷和阳光的味道,只停留了那么几秒,但亚瑟还是忍不住舔了舔唇,那太诱人了。


“所以诚实的绅士,愿意再来打个赌吗,赌你会不会爱上我,如果你爱上了,就算你输。”


“我想我已经输了,笨蛋。”


“话说阿尔你难道没有接过吻吗?”


“啊!真是的,为什么又要问一遍啊!”


————————————————————
“哥哥后悔了,不该让阿尔把亚瑟带走的。”


“那是本大爷有史以来做的最不帅气的决定。”


“你们当然不能理解我们的心情。阿尔那小子一闲下来就踏踏踏地跑来找亚瑟,整整隔了一栋楼啊,他也不嫌累。他们两个一空下来就丢闪光弹,谁受得了啊!”



【End】

评论(4)
热度(37)

© 露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