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手,所以说也不是太太。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极东主吃耀菊,不拆。

喜欢瑞金和雷安。

极端的cp洁癖。

头像截自sm27908677

【米英】开门

cp/米英



咚咚。


是敲门声。


“是谁?”


“是我,阿尔弗雷德。亚瑟你可以开开门吗?”


“不,我不可以开门的。”


“拜托了,开开门吧。我必须得进来。”


“但是,妈妈说了,我只有在家里才安全。”


“好亚瑟,乖亚瑟,开开门吧,你太久没有出来了。”


“不…我…我只是呆在家里而已,我只是听了妈妈的话。”


“听好了,好孩子,我得进来带你出去,你太久没有看见阳光了,不是吗?”


“但是,妈妈说过了,我必须,我必须待在这里,否则她一定会找不到我的。亚瑟…亚瑟不想成为没人爱的孩子…”


“你的母亲已经走了有一段时间了,亚瑟,你不可能一辈子把自己关起来。”


“不,我会的,我会等妈妈一辈子的。”


答非所问。


亚瑟这个孩子实在是让阿尔弗雷德头疼,他已经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好几年了。以上的对话几乎是每两天就有一次,但那扇门依然是紧闭着的。


找人来强行开门?


阿尔弗雷德不是没考虑过,但亚瑟关着的不仅仅只是房子的那扇门,更重要的是亚瑟心里那扇门。阿尔弗雷德想要打开的也是那扇把亚瑟的内心关起来的门。


很可惜,没有成功过。


“还是没有成功?”银发的男人甩给了阿尔一瓶拉罐。


“成功了才奇怪,不是吗?”阿尔弗雷德笑笑,坐在楼梯上,拉开拉环,冰凉又呛人的液体流过他的喉咙,“不过已经很好了,最开始他连理都不理我。”


“也亏你能有这么可怕的耐心,要是本大爷,早就放弃了。话说我这么久以来都没看见过他。”


阿尔弗雷德低下头,看着冒着气泡的碳酸饮料,“我见过他,亚瑟的笑容绝对是我这辈子最想要看到的东西。”


基尔伯特坐在阿尔弗雷德旁边,揉了揉他的金发,“你小子,绝对不知道你提起他名字的时候都是笑着的,说话的语气都变了不少。”


“哈哈,有这么明显吗?”


只能说阿尔弗雷德自从知道了亚瑟过后,他的笑声和笑容再也没有纯粹的高兴,更多的带有无奈和温柔。



“不,阿尔弗雷德,这真的是你吗?”马修看见自己的胞弟和几年前离开的时候判若两人,实在是不敢相信,“你…你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放心吧,是英雄我,没有被外星人调包,”阿尔弗雷德从橱柜上拿出装有可可豆的罐子和茶叶的罐子,“喝茶还是咖啡?”


“不是可乐?”


阿尔弗雷德再三考虑后还是把茶叶放了回去,他实在是不喜欢茶叶那股味,“马蒂你也会开玩笑啊。父母最近怎么样?”


“还不错,如果你能多打电话问候一下的话会更好。”


“很抱歉,我一直都很忙。”


“是因为亚瑟吗?”


阿尔弗雷德转头看着马修,点了点头,“嗯,因为他我可操了不少心。”


马修靠在厨房的门框,面前的人身上实在是没有一点幼稚的味道,“得了吧,阿尔,你在他那个年龄也让我和爸妈操了不少心。”


“要去看看他吗?更准确是说去听听他的声音。”随后是自嘲的笑声,“毕竟这么几年我都没见过他。”


去往亚瑟的家有一段距离。


马修凝视着窗外不断往后走的树,“他的家还真够偏僻的。”


“是啊,他家以前是贵族,谁知道什么时候没落了。那房子也本该被没收,结果亚瑟他妈妈…噢,真不是个美好的故事。”阿尔弗雷德咬牙切齿地拍了一下方向盘。


“可怜的孩子,”马修转头看向阿尔弗雷德,他的眼睛泛着光,那是有想要守护的人的眼神,“但是你正在努力把它变成HE,不是吗?”


“当然,这是英雄要做的事情。”


阿尔弗雷德还是照例深呼吸了一口气后,向前走了一步,抬手敲门。


咚咚。


“谁?”冷淡至极没有一点感情的声音。


“是我,阿尔弗雷德。亚瑟,今天可以开门吗?”


“不,不可以。”能听得见房子里有人走到门口的踏踏声。


阿尔弗雷德露出笑容,不管怎么样,这也算是一种进展。


“拜托了,亚瑟,开开门吧,我得进来。”马修听得出阿尔弗雷德的语气里含有大量的喜悦。


有金属碰到门的声音,阿尔弗雷德猜测应该是亚瑟坐了下来,靠着门,索性自己也靠着门坐下。


“但,我只有待在这里才安全。”音量比先前要小,亚瑟已经对这样的对话感到无聊了。


“那么,亚瑟,再问你一次吧,”阿尔弗雷德感觉到了亚瑟的不满,再问下去太久不会有好处,“要开门,还是不。”


没有回答,没有任何声音。


阿尔弗雷德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准备离开,“那,我就先走了。”


还没走出几步,阿尔弗雷德就被吓得愣在了原地。


“不准走!给我站住阿尔弗雷德!”


是门被打开的声音。


穿着衬衫和黑色裤子的沙金发男孩扑向阿尔弗雷德,“你不能走了,我不准你走了。”


阿尔弗雷德脸上有亮晶晶的东西划过,他笑了出来,抱着亚瑟,拍着他的背。


亚瑟搂着他的脖子,阿尔的衬衫湿了一片。


“太黑了,那房子里太黑了…”


阿尔揉揉亚瑟柔软杂乱的头发,亚瑟不断地在颤抖。


“什么啊,亚瑟你一直以来都有好好照顾自己啊。没事了,没事了亚瑟,我不会离开你的。”


两个人在阳光照射下的草坪上,哭得就像孩子。


——————————————————
(照例的小番外)


“阿尔弗雷德成长了?是一个成年人了?你开玩笑,你没有看到他和亚瑟在一起时的样子,你说他才几岁我都信。”


【End】

评论(1)
热度(35)

© 露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