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手,所以说也不是太太。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极东主吃耀菊,不拆。

喜欢瑞金和雷安。

极端的cp洁癖。

头像截自sm27908677

【米英】WAITING

cp/米英

☆☆☆☆☆☆

"Will you wait for me?"

"Yes,I won't wait for you until I see you again."

☆☆☆☆☆☆

森林里的清新空气让长期居住在城市的亚瑟觉得舒服极了,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在地上形成光斑,就像是亚瑟在睡前妈妈每次讲的童话书里的场景,但那也改变不了他现在在这里到处兜兜转转找不到路的事实。

亚瑟穿着短袖,瘦小的身子在林子里穿梭,“噢,这该死的蚊子。”亚瑟阙着嘴抱怨,一把手拍在白皙的手臂上,立刻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巴掌印。

窸窸窣窣的声音,有其他人!亚瑟立马迈开腿朝声音传来的地方跑去。

“嘿!等等,先生!”亚瑟看到了那个在绿色的丛林中格外显眼的金色小脑袋听到喊声后愣了一下,亚瑟正高兴终于遇到同样迷路的人,于是渐渐走了起来,没想到对方却跑得更快。

“嗷!”亚瑟一着急没有看路就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绊倒了,可爱的小绅士吃痛着爬起来,却装作无所谓的样子随意拍拍屁股上的泥土,努力无视掉腿上的淤青和伤疤,“绅士可不应该哭泣。”

“很…很痛吗?”稚嫩得很的问候,连话都说不明白,但在这种时候只要是除亚瑟自己之外的人说话的声音,在他耳朵里都是天籁之音。

“不…还算好,你知道的,绅士从不会感到痛苦。”亚瑟艰难地忍住疼痛蹲下来认真看着这个刚刚跑得飞快现在规规矩矩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家伙,泛着光的金黄色头发,闪闪发亮的眼睛,身上的白色衣服居然没有被弄脏,反观自己的身上的衣服,谁还能想到它以前是一件白衬衫?不不不,这都不是重点,关键是这个小孩背后的半透明翅膀!

亚瑟频繁地眨了几次眼睛,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你是精灵!”

亚瑟突然向前倾的动作把他吓了一跳,他松开一直攥着衣服的手,用来挡住情绪激动的某个家伙。但喜悦的心情支配着亚瑟的身体,亚瑟立马用脏兮兮的小手握住他。

“我是亚瑟·柯克兰,你的名字呢?”

“阿…阿尔弗雷德·琼斯…”

“那么你是精灵吗?”

“大概?”阿尔弗雷德扭过头,他也不明白自己的存在算是什么,他不是没有见过人类,只是能看见他的确实没有过,这也算是个例外了。

亚瑟摸摸阿尔弗雷德的头,用手比划着,“童话里精灵都很小的,没想到…唔?你在做什么?”

“我在帮你治疗伤口,亚瑟很痛吧。”

被说中的亚瑟刷的一下脸就红了,“才…才没有。”

阿尔弗雷德的手心发出点点蓝光,被治愈的伤口处变得舒服多了。阿尔弗雷德拍拍手,开心地看着亚瑟,“我不愧是英雄啊!”

“你会把我送回家吗?”看样子亚瑟并没有想要阿尔弗雷德就这么走了的意思,“我…我也不是一定要你帮我啦,毕竟…我一个人也没问题的!”

阿尔弗雷德举起两只手,学着狼嚎,“嗷嗷嗷嗷呜!!晚上这里有狼哦…”亚瑟抖了一下,眼泪好像在眼眶里打转转,捉弄成功让阿尔弗雷德的心情不错,他扇动着翅膀飞起来拍拍亚瑟的肩膀,“放心吧,亚蒂,英雄绝对会把你安全送到家的!”

“亚蒂你为什么要走进森林啊?不怕野兽吗?”阿尔弗雷德一边啃着不知从哪里来的红色果子一边和亚瑟聊了起来。

“我想采花来做花环送给妹妹,罗莎,她一样有很好看的眼睛,但是它们天生就没有光泽。”亚瑟说这话的时候耸耸肩,轻微动了下眉头,虽然语气平淡,但阿尔弗雷德还是感觉到了伤心,“抱…抱歉。”他沉默了下来,一路上没有再说一句话。

亚瑟的速度却有点像是刻意地慢了下来,“阿尔,能慢点吗?我想我走不动了。”

阿尔弗雷德指了指前方,“亚蒂你只要往前面一直走就能到家了。”

“嗯…那么你明天还会在这个时间在这里等我吗?”

正准备转身飞走的阿尔弗雷德停了下来,“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一直都会等你。”

亚瑟往前走还不忘往后看,直到到家门口。亚瑟现在的样子就像是去泥潭里面滚了一圈,刚刚才脱干净的红木地板上全部都是泥脚印。柯克兰夫人警告着自己不要发火,但那个喜爱干净喜爱得不得了,平时都被同学戏称“小少爷”的亚瑟现在居然是这幅模样?实在是难以置信。

她总算是从目瞪口呆中清醒过来,尽量微笑着说话,“亲爱的,如果可以的话请等一下告诉我你都做了些什么,不过首先是把自己洗干净把地板拖了。”

“精灵,今天我在森林看见精灵了!”亚瑟在晚餐的时候激动地说了出来。

柯克兰先生只是笑笑不说话,而柯克兰夫人却把食指覆在亚瑟粉红色的小嘴上,小声说道:“嘘——精灵不喜欢看见他们的人把他们的身份说出来哦。”亚瑟狠狠地点点头,他本来是想夸夸那个金发蓝眼的小精灵是有多么可爱和友善的。

“亚蒂!后天就要回去了哦,不收拾一下东西吗?”

亚瑟坐在床边,宽松的睡衣把他显得更是瘦小,他把手中的书合上,“什么?后天!”

“是的,亲爱的,我们在这里待了好几个星期了,罗莎会很想念我们的,不是吗?”柯克兰夫人轻轻抚摸着亚瑟的头,拉起他的手,“看看你有什么想要带走的东西吧,以后或许都不会再来这里了。”

“噢…”亚瑟低下头,可爱的粗眉毛皱了起来。

“你很舍不得那个精灵是吗?”

“是的妈咪,我喜欢他极了。”

“为什么不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去给他道别呢?”柯克兰夫人捏捏亚瑟软软的小脸,抹开亚瑟额前的碎发,在他的额头上轻啄一下,“好孩子,那么就去睡吧。有个好梦。”

“我想你说得对,晚安妈咪。”

“亚蒂?”阿尔弗雷德摇摇亚瑟的肩膀,试图让他醒来。

“嗯?阿尔弗雷德?”亚瑟揉揉眼睛,刚从睡梦中醒来的他说话软绵绵的,“笨蛋,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吗。”

阿尔弗雷德把手藏在后面,神秘兮兮地问,“抱歉,哈哈。那么亚蒂,猜猜英雄给你带了什么礼物?”

“稀有的果子?”

“才不是,锵锵锵锵!是花环哦!”阿尔弗雷德从背后拿出用蓝色的花做的花环,踮起脚尖轻轻放在亚瑟的头上,“蓝色意外的和亚瑟很搭配呢。”

“为什么想到做这个呢?”

“昨天亚蒂不是说想给妹妹做花环吗,因为迷路的原因没有办到呢。就想着能为喜欢的人做些什么,所以刚刚去森林深处摘了很多,也有其他妖精们的帮忙来着。大家知道有人类愿意和我做朋友都很开心的。最后做了两个,一个给亚瑟,一个给你妹妹,但如果可以的话想给你们更棒的礼物。啊,说到我的朋友们,其实精灵不止我一个哦,有很多很多同伴偶尔会在森林深处开茶话……”

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坐在自己旁边,巴拉巴拉地说个不停,喜悦几个字好像写在了他的脸上,亚瑟也偶尔配合着笑笑,他怀疑阿尔的眼睛里装有世界上最亮的东西,就像是自己以前在外婆住的乡下晚上时候看到的夜空上的星星,或者是曾经在电视上看到的最纯粹的蓝宝石。他不想打破阿尔的兴致。

“阿尔,我明天可能就要走了。”

刚刚还活跃的气氛一下子降到了冰点。

“…还会再回来吗?”

“妈妈说不会了。你会等我吗?”

阿尔弗雷德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会。”

“一直等到再见到你的那天。”

雨一滴一滴地敲打着车窗,冷空气钻进了车里,这是白天,但无疑大雨带来了灰蒙蒙的雾,车辆在这种天行驶开灯了的可见度也高不到哪里去。

亚瑟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真希望那房子没有变成几十块腐朽的木头。罗莎你不应该玩这么久的手机,难道你想回到看不见的时候吗。”

戴着方框眼睛的女孩把手机放在外衣口袋里,“说真的亚瑟,你能不能说话不要老是这样,有时候你简直像是上上个世纪刁蛮的老绅士。为什么你就不试着融入年轻人的生活?交个女朋友…额,或者男朋友。”

“老天啊,我发誓我交过女朋友。”

罗莎翻了个白眼,发出冷笑声,“是的,只有几天,二十三岁的老绅士。”

“真不明白你现在说这些干什么,难道我等会儿回去的时候就会多一个人吗?哈,老天,别开玩笑了。”

“谁知道呢,没准那个精灵还在…等等等等,”罗莎使劲摇着亚瑟,指着前面,“亚瑟亚瑟,房子前面有光。”

亚瑟踩了刹车往前倾了一下,“别摇了,我看见了。”他立刻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这雨下得真是操蛋。那破房子里还有什么是值得拿的。”

“事实证明!亚瑟,听我的话拿把伞是没错的。”

“不得不说女人的直觉真准,”亚瑟淋着雨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了一把生锈的刀,“谢天谢地,或许这个老伙计还能帮我防身。罗莎,你,待在车里!”

“好吧,如果你在二十分钟内没回来或许我就该报警了。”

亚瑟不断地深呼吸,此时寒冷的空气和雨却让紧张的他感到燥热,他慢慢走近那栋房子,拿着刀的手不停地发颤,脸上的液体不知道是雨还是汗水,“放轻松亚瑟,放轻松。会来这种烂房子偷东西的人可不会是什么有脑子的家伙。”

等等,门口前面有一个坐在台阶上发呆的人影,还有…一点点蓝色的光?

“阿…阿尔弗雷德?”亚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就这么试着问了出口,说他不激动那是假的,如果人的心里面都有一头小鹿,那么现在亚瑟心里的那头快要撞出心脏,冲出来了,更可怕的是脸也莫名其妙地变烫起来。他曾无数次地想象和阿尔弗雷德再见的样子,书上说精灵的岁数比人类大了许多倍,亚瑟当然不敢确定阿尔弗雷德是否还记得和他的约定。越来越黯的蓝光慢慢地向上移动,那个人正在站起来。该死的!这雨下得真不是时候,亚瑟什么都看不清楚。

“有谁在那里吗?没有带伞吗?”成熟的男声,还是操着一口美国口音,那个声音绝不是阿尔弗雷德的,亚瑟的心里顿时安定下来,又有点失望,不过听起来应该不是坏人,但亚瑟也没有继续往前走,毕竟会发生什么他也不知道。

“是的,老兄,很抱歉会占用你几分钟的时间,请问你能帮我个忙吗?这雨真是有够烦人的,还有这鬼天气实在是冷得死人,所以能给我把伞吗,我妹妹还在车里。还有,我想知道为什么你在我家门口?只是为了躲雨吗?”亚瑟真是个传统的英国人,只需要几个单词就解决的句子他说了可怕的一长串。

“额,算是吧,事实上我只是在这里等人而已。”

亚瑟头上的雨停了,声音的主人在他耳畔说着话,在寒冷的空气里呼出的热气可以说是致命的武器,值得庆幸的是他们虽然靠得很近,但没有一点衣物或者肢体的接触。

亚瑟能更加清楚一点地观察眼前的人,没有翅膀,这更让他坚信了这个人不是自己想要见到的那位。

“亚瑟!你真是个丢三落四大王,你的后备箱里明明!就有两把伞…”罗莎气急败坏地走过来,看到亚瑟面前的人愣了一下,“嘿亚瑟,可能你真的能带一个人回去了。”罗莎向他伸出手,“罗莎·柯克兰,所以精灵先生,你的名字?”

“阿尔弗雷德·F·琼斯。”阿尔弗雷德的笑容绝对是太阳,它能起到驱散黑暗和寒冷的作用。

〖大概只是巧合吧。〗这句话成为亚瑟的镇静剂了。

罗莎撑着伞往屋子的方向走去,“我可不认为在雨中打招呼是什么浪漫的方式,为什么不去温暖的屋子里好好说说话呢?”

好吧罗莎就是在乱说话,十几年没人进过的房子还能干净温暖?别开玩笑了。她抿了抿嘴,拿出钥匙,刻意把手伸长去开门,半眯着眼,不管是蜘蛛还是蟑螂她都已经准备好了。

“哇哦…意外的很整洁啊。”罗莎收起伞,放在门外,打开灯饶有兴趣地四处看屋子。

“和那时候完全一样,”亚瑟随手摸了一下窗台,还紧皱着眉头凑到鼻子下面闻了闻,“居然连灰和异味都没有,这不科学。”

“啊,英雄在还是精灵的时候对这房子施了一点时间魔法。”门外的青年终于能被亚瑟看清,是印象中发着光的蓝色眼睛,还有一撮严重违背地心引力的头发,唯一不同的是脸上多了一副眼镜,时间也在阿尔弗雷德脸上勾勒出了更加明显的线条。

“阿!阿尔弗雷德!不,我…我是说,你的翅膀呢!还…还有你的身高,怎么比我还高了!?”亚瑟靠近阿尔弗雷德,恨不得把他全身上下看个透。

“精灵的身份用来换罗莎小姐的眼睛了哦,翅膀就理所当然地消失了,所以我现在也是人类哦。我是阿尔弗雷德,亚蒂,英雄等到你了。”

罗莎在能看见世界的那一天,亚瑟就说过那是因为精灵,但如果这是阿尔弗雷德用自己的身份来交换的话,她不免会感到有些愧疚,“噢,我亲爱的哥哥亚蒂,我们必须得把琼斯先生带回家了,不论出于什么目的。”

罗莎用了平常都没有叫过的昵称,亚瑟莫名感到一阵恶寒,“罗莎我想你应该去睡觉了不是吗?”

“嗯哼,这是当然。晚安,祝聊得愉快。”

亚瑟现在觉得很尴尬,他的衣服湿掉了所以穿的是阿尔的外套,壁炉里的火焰恶魔恨不得把整个房间的黑暗都吞噬掉,亚瑟却觉得它甚至比不上现在阿尔的笑容。亚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时不时就往阿尔弗雷德那边瞟,阿尔的变化绝不是单单几个词语就能形容的,特别是可怕的美式英语。现在阿尔弗雷德的眼里有一团火焰,嘴角止不住地上扬,哼着欢乐的调子。

亚瑟还是忍不住打破了这份安静,“阿尔你现在是住在哪里呢?”

“是住在英国哦。不过养父母在美国。”

“养父母?”

“是啊,”阿尔弗雷德点点头,“变成人类过后就去街上了,一对美国夫妇收养了我,带我去了美国。说来你可能不相信,他们的儿子长的和我几乎一模一样!但是性格和我完全不一样呢,但我们相处得还算不错。高中毕业我就跟他们说我想来英国,他们居然同意了!”

“为什么来英国?在美国不好吗?”

“因为我说过要一直等亚瑟啊,谢天谢地,当我再来这里的时候,这里还没有人来的痕迹。然后我每天都尽力腾出时间来这里。还好,最后还是等到你了。”

亚瑟快要不敢看阿尔了,他自己都差点忘了那个约定,而对方却一直以来等着自己。亚瑟现在不得不好好审视一下他和阿尔之间的关系,朋友?不,或许比那更加亲密一些。

恋人?

“阿尔你为什么要舍弃精灵的身份寿命长一些不好吗?哈哈,有点热呢,真是的,怎么就突然变热了。”完蛋,亚瑟·柯克兰现在的脑子一团乱麻,他转过头,用手扇着风,企图扇走脑袋里那个愚蠢的想法。

“想要和亚蒂在同一条时间线上呢,同时也为了给你和罗莎更好的礼物啊。”

一片空白。

〖天哪!那个笨蛋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

亚瑟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冒烟了,作为一个成年人这么慌张可不好。

“所以要和英雄交往吗?”

“笨…笨蛋,看在你等我这么久的份上也不是不行…(///)”

——————————————

(照例的小番外)

“呵呵,我说什么来着,我就知道亚瑟是什么人,分分钟就打脸了。不出两个月就同居,真是厉害。”某不愿透露姓名的柯克兰小姐一脸嘲讽如是说到。

【END】

评论
热度(30)

© 露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