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手,所以说也不是太太。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米英不逆不拆。

极东主吃耀菊,不拆。

喜欢瑞金和雷安。

极端的cp洁癖。

头像截自sm27908677

【耀菊】无味

cp/耀菊


 

初夏的阳光还算不上毒辣,只是太阳光确实灼人眼睛。

 

“啊,想吃红烧狮子头了。”王耀打了个哈欠,生理盐水填满他的眼眶,看什么都有点模模糊糊的,他使劲揉了揉眼睛,摇摇晃晃地走到门口,打开大门,却转身直接躺在了旁边的藤椅上,鸟儿的清脆叫声着实让王耀的心情好了不少,“今年的端午节真是早了许多。你们说是吧。”

 

“没准我也应该在门外种些花花草草陶冶情操,菊花荷花啥的,嗯,就像陶渊明那样。”王耀坐了起来,扶着腮望向门外绿油油的一片,他在等熟悉的身影出现,为此他在两个星期前就提前向上司请了今天的假,今天特意起了个大早。

 

“王先生何不先去漱洗一番?亦或是先享用早餐?”一旁的怨灵漂浮在王耀身后,即使王耀看不见,他也依然弓着背,微低着头,语气充满恭敬和一丝讨好的意味,就像他生前一样。

 

王耀现在的样子也说不上整洁,他专门调了好几个闹钟,违背自己眼皮的欲望,从床上艰难地爬了起来,随意地套上一件短袖,头发因为种种原因杂乱得不行。

 

“等他们来了再说,端午节不和他们一起过还有什么意思。”

 

“先生,你又在和谁说话?”

 

王耀的眼睛瞬间有了光亮,他快速地扎好头发,“呀!嘉龙你终于来了!”

 

乍一看王嘉龙和往常一样没什么表情,王耀却是从中读出了些什么,“发生了什么事吗?”

 

王嘉龙把手里的口袋向上举了举,是粽子,还有一张纸。王耀看着他的脸,心里有些惴惴不安,犹豫着接过,“这是?”“他送的,他以‘本田菊’的名义送的。”

 

王耀打开折叠的纸,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 “咳咳,王先生,端午节快乐!”

 

“没了?”

 

“没了。”

 

王嘉龙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想要把纸拿过来仔细看看,却不想王耀直接转身把它锁在了柜子里,用身体挡住。“先生为什么不给我看看?”“那是本田给我的为什么要给你看?”脖子上挂着耳机的少年一时语亏,撇撇嘴也没再说什么。

 

越来越热的天气和焦急的情绪,让王耀的额头上起了一层薄汗,于是用发绳把头发束成高马尾,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心静自然凉,这个时候是真的该感激他身后的怨灵们了,他们让旁边的空气凉了不少。

 

王嘉龙和王耀面无表情坐在由水泥做的灰色梯坎上,这个地方很安静,手机除了能打电话之外什么都干不了,理所当然的这里没有电视没有游戏机也没有网络,道路上也没有叽叽喳喳的路人,汽车的喇叭声还有装修的轰鸣声,于是肚子打鼓的声音就显得尤为清晰了。

 

王耀捂着肚子,“那个,嘉龙,你吃早饭没有?”

 

“啊,难道先生还没吃早饭吗?我可是吃了,嗯,还多喝了一瓶养乐多。”

 

“啊…好饿啊,这里还有粽子,嘉龙你拿去帮我热热,我敢打赌它是甜的。”上一秒还痛苦难受的表情转眼间就变得精神起来,王耀顺手拿起旁边的粽子给王嘉龙。

 

王嘉龙皱着眉满腹狐疑地拿过粽子,“先生你不怕他在里面放点什么泻药之类的虽然不致命却会很难受的东西?”王耀却是笑了几声,摆摆手,说道,“以前机会那么多,何必非要今天?”

 

王嘉龙还是挪不动脚,愣愣地“还是算了吧,冰箱里应该还有其它食材,我做给你吃便是。”

 

王耀面对他不依不饶的态度感到有些哭笑不得,“尊重他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既然这是他亲手做给我吃的,我就应该把它解决掉。行了快去吧。”

 

王嘉龙拗不过他,只好乖乖去厨房,刚迈出脚步就听到王耀嘟嚷着说些什么。

 

“别看他现在爱吃盐,小时候可是离都离不开甜的东西,看见路边卖糖的小贩就走不动。我不给他买,他就在大街上哭哭啼啼的,那眼泪不一会儿就落了下来,停留在唇上,他伸出舌头舔了一口,没想到那么咸,硬是红着脸憋住眼泪,用袖口抹着脸上的鼻涕。他每次都那样,一伤心就哭,一尝到眼泪咸的味道就憋着。我也拿他没办法,就告诉他回去给他做年糕。好家伙,笑容一下子就露出来了,刚刚还说讨厌我,现在就上前牵住了我的手。”王耀说的是本田菊,这个只要有点常识的都知道,王嘉龙对本田菊的记忆不多,对他的感情也自然谈不上恨或者喜欢,只不过有那么一些别人都察觉不出来的反感,这一点就和王濠镜十分相似了,王耀也不常谈起他,不论是过去还是将来。国/家们好像都有条不成文的规定,他们拥有的人名,如若不是亲近之人都不使用,纵然日/本和美/国关系再好,你也绝对听不到阿尔弗雷德叫本田菊的名字。但既然王耀他现在说起了,没用国名也没用人名,那么听听也无妨,王嘉龙是这样想的。

 

“他真的是个贪吃的孩子,一团这么大的年糕和粽子,”王耀用手指圈了一下,“他狼吞虎咽地吃得满脸都是,舔完碗过后,又用眼睛看着我,我难道会拒绝吗?他次次都抓我的弱点,我就一次又一次地纵容他。你猜怎么着?他最后都快要把我给吃掉了。”王耀自嘲着笑笑,王嘉龙没吭声,他不知道王耀是在和那些动物说话,还是在向背后的怨灵们吐露心声,不论是谁,总是能安慰他几句。

 

天上的云散得很快,不一会儿阳光就从缝隙里钻出来,于是夏蝉更加放肆地鸣叫。王耀定是能想象出本田菊半夜在书桌上拿着笔,一个字都写不来的场景。

 

“耀,许久未见,很抱歉,在下的汉语又差了许多。最……”本田菊把这页撕了下来,揉成一坨扔进了垃圾桶。一个本子,已经没了好大半,这么写太亲密,那么写又太不礼貌。上司不允许他离开,他也没办法,就想着“送那个人一点礼物就好了”。他是不可能匿名送出去的,他有着自己的私心,这是能被理解的。

 

“波奇?”本田菊把白色的狗抱起来,“如果我能像耀那样听懂动物的语言的话那么你一定能给在下一些建议了。”

 

他最终还是拿起笔,在纸上认真地写下了一句话:耀,端午节快乐。

 

连笔锋都和小时候差不多。

 

王耀自然是看得出这简简单单的六个字本田菊斟酌了多久,做个收藏总是好的,说不准哪天就有用了。

 

“先生,粽子。”

 

“啊,得救了,谢谢。”粽子还在冒着热气,那层粽叶被少年剥了下来,王耀用筷子插了一只粽子,咬了一口,明显看得出是豆沙馅的,王嘉龙正惊讶于他居然能猜到,王耀却是哽咽地说了一声,

 

 

“这粽子,分明是咸的。”


 

————————————

 

不知道大家看懂结尾没有,前面说了小菊一伤心就哭,眼泪是咸的,那个粽子呢,小菊做的时候带着伤心的情感,老王吃的时候也有点想哭。标题为“无味”我是觉得耀菊的情感就是那样吧,酸甜苦辣咸,没有哪种味道是可以形容得出他俩的感情的。(妈呀,我在乱七八糟说些啥。)

评论(4)
热度(33)

© 露仔☆ | Powered by LOFTER